黑咩咩Blacksheep

微博ID黑咩咩稿多不压身
墙头反复横跳 老婆按月增加
最近回到银英怀抱了 是个红茶党

【FGO迦周】完美情人--VII--(维多利亚时代AU)

分级:目前是G级,后面肯定有NC17

警告:普通人AU,无魔术设定

配对:迦周/迦尔纳x阿周那

阅读提示:

· 一个很奇妙的AU脑洞,故事背景是维多利亚时期的伦敦,迦周都还是保留了印度人的设定。大体是一个其实并不复杂的刑侦故事,但本质上是恋爱剧

· 会有其他英灵和摩诃婆罗多中的人物出场

· 作者脑洞奇葩,请轻拍

· 最近真的很抱歉,更新间隔那么长……三次元太忙了,等我六月工作稳定下来之后会好不少的_(′·ω·`」∠)_

· 这章祝弟弟 @露德维希亚 生日快乐!!!【虽然已经过了】



================================



VII.

 

 

艾米亚曾经思考过关于误入一个完全不属于他的领域时的应对方案——事实上作为一个侦探,他几乎每时每刻都要步入那些丝毫不属于他的领域。

但眼前的这个尤其波诡云谲。

作为侦探的本能这样告诉艾米亚。

这个五官漂亮的印度男人轻轻捋了捋额前蜷曲的头发,他的笑容迫使着他微微有些下垂的眼睛眯成了两条看起来十分愉悦的黑色细缝,他的睫毛长得惊人——如果是硬的,艾米亚想,那它们足够拿来戳死与他行贴面礼的人了。

克里希那的手掌正在与侦探交锋——艾米亚可以肯定这一点,这个握手进行地短促而有力,对方的手比艾米亚的要大上一些,但与他显而易见的高贵身份和光滑的肌肤不同,这双手的触感是粗糙的,他在一瞬间用力地捏紧了艾米亚的掌中,不给对方任何反击的机会。

然后他很快将手缩了回去。

艾米亚也紧接着奉送了他一个礼节性的笑容,“不,我倒不是有什么事非要见到他不可——只是他的同居人迦尔纳先生托我们……”

在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克里希那的眼神不由自主地漂移了一下,侦探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一点。

“怎么了?”库丘林抢先他一步在他身后发问。很显然,这个爱尔兰男人也在同一时间注意到了这个微妙的细节。

“没什么,”然而这个男人却很随意地用一个微笑一笔带过,“我只是想起我不怎么喜欢这个人呢。”

克里希那的坦诚倒是让侦探相当吃惊,艾米亚略带疑惑地皱了皱眉。而对方则心领神会地晃了晃脑袋,“这恐怕要让您失望了——我只是不太喜欢生意人罢了,生意人嘛,多少都有些只顾着眼前利益。”

“迦尔纳先生看起来并不像这种人,”艾米亚略带试探地说道,“至少我所见的并非如此。”

“也许吧,”克里希那的语气带着一股敷衍的态度,“毕竟我们每个人都是如此独特的——如若不然,帕斯也不会选择他。”

他又一次露出那个深不可测的,一时间看不出是真挚还是虚假的笑容来。

随即的,他们身后的门又被推了开来,艾米亚回过头,他看见年轻男人身上那件一丝不苟的白色长袍,它逆着光,在风里,银白色的丝线波光闪动。

“帕斯!”克里希那终于露出一个闪烁的笑容来,他张开双臂,热切地欢迎着他的朋友,“你下课了,好极了,我的朋友,兄弟姐妹们都在等着你——接下来的会议可是个漫长的煎熬啊。”

阿周那同他打了个招呼,相比之下他显得如此拘谨和不安。紧接着他转过头去。

这个头发蜷曲皮肤黝黑的雅利安青年怒气冲冲地盯住了艾米亚和库丘林。

“请容许我再失陪一会儿,”最后,他的唇角溢出了一丝冷笑,“我得和这两位新朋友好好聊聊。”

那些衣着鲜贵的年轻男女们都忍不住低声嗤笑起来。

 

>>>

 

阿周那拽住了艾米亚的小臂,他像是终于放弃伪装成一个彬彬有礼的贵族似的,拖拽着这个比他还要高大上一些的男人走向拐角——库丘林紧随其后,他们全都默不作声。

因为他们都十分清楚,接下来这个印度学生要对他们说的话,才是他们所需求的东西呢。

如同乌鸦追逐着腐肉一般,侦探永远都要抓住每一个微小的时机,来获取他所需要的信息,只有足够的耐心,才能获得伸出利爪的瞬间:人们总以为令他人转移视线会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但艾米亚知道他的心如磐石,他才不会被阿周那这样的年轻人给唬住。

尽管他自己也并不比眼前的这个法学生要大上几岁。

艾米亚知道,阿周那正在上钩。

 

“你们不该来这儿。”

果不其然,当他们在走道的拐角处停下时,这个年轻一些的印度贵族转过身来,他的脸上写满了愠怒。

“我们来调查,”库丘林满不在乎地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在查什么。”

“你们在查我,这我很清楚。”

他的语气冷得像冰,面容却如同燃烧的火焰。

“如果您真的同迦尔纳先生所需要的真相毫无关系,您就不会阻挠我们,”艾米亚不甘示弱地说道,“您对两年前发生的那次意外了如指掌,我说得没错吧。”

“你又凭什么认为我会知道,”阿周那不甘示弱地抬起下巴来,“即使我知道,你又凭什么认为我会说出口?”

“因为真相,”艾米亚诚恳地说,“真相必须被揭发。”

但这个年轻人却沉默了,他紧锁着眉头,抬着脸望着侦探——阿周那比艾米亚要矮上半个头,但当他们对视时,侦探仍觉得他气势汹汹。

“……并不是所有真相都应该被揭发的,”然后他这样说道,“起码我认为这一个,不行。”

“而且你们今天犯了个严重的错误,”阿周那随即哂笑了起来,他的嘴角变得轻蔑又不安,“即使是调查我,你们也不该来这里。”

“……为什么?”

“这是与你们,与迦尔纳,都毫无关系的事。”阿周那冷冰冰地回答道。

他的声音微弱地停顿了一下,阿周那轻轻沉吟了片刻。紧接着,这个年轻人的俊美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种难以捉摸的,仿佛迷醉一般的神情来,“也许你们并不知道,那么,请允许我在这里做个自我陈述。”

“迦尔纳所在的这家企业——控制着整个公司的,他口中的好友,正是我的表哥,难敌。”

然而有着乌墨一般黢黑的蜷曲头发的年轻人又略略地沉吟了片刻,紧接着,他忽然向侦探抛出了他的橄榄枝。

阿周那说。

“如果你们现在离开学校,我会考虑给你们一些讯息作为交换的。”

“你们认为迦尔纳在伦敦没有仇人……而我可以告诉你们,你们错了。”

他的表情终于安定了下来,阿周那紧蹙着眉毛,声音虚弱地这样陈述道。

 

“迦尔纳先生的,仇人?”

艾米亚略略吃惊,阿周那的讯息来得过于迅猛,侦探开始隐隐觉得他接下来所要说的话题并不在他所预期的范围之中。然而他很快地意识到了:这是一个陷阱。

眼前这个年轻的小家伙是个聪明人,艾米亚想,他正在用他的手段给艾米亚布置下一个陷阱,若是一般的普通侦探,此刻恐怕早就一头栽了进去。

但艾米亚不为所动。

因此他只是假装做出十分震惊的模样,目不转睛地盯着阿周那热烈的黑曜石一样的眼睛,艾米亚觉得对方是想笑的,但他又全然无法肯定——这个男孩看起来又像是纯然地担心这迦尔纳。

“算不上是仇人,但他们相遇时,火药味很浓……”阿周那带着斟酌地说道。

“那个从罗马尼亚来的商务特使,”然后他慢悠悠地说道,“迦尔纳抢走了他在弥尔顿地区的两家棉纺厂,这可让他相当恼火呢——弗拉德·采佩什大公。”

 

“您确定吗?”这一次终于轮到艾米亚虚情假意地问他了。

阿周那点了点头。这时候,刚才联谊会的门被轻轻推了开来,方才在室内同艾米亚剑拔弩张的那个漂亮姑娘正摇曳着裙摆从里面走出来呢。

“阿周那,”她这样叫他,“哥文达在找你呢,你让大家都在等着——”

“是的,我知道了,般遮丽,”阿周那抬高了声音回应道,“我这就来。”

他又一次调转了目光,这一次,他的眼神诚恳。

“希望二位好好思考我说过的话吧。”

这样说罢,阿周那便快步地转身,向着他该去的地方离去了——他奋力地拍打着自己的双手,就好像上面沾染了什么不洁之物一样。

 

艾米亚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儿,那个瞬间女孩正拉着他的胳膊,两人亲昵地说这些什么。他的脸不再像是虚伪的面具一样,而是充满了表情的,生机勃勃的模样——他抬起眉毛来盯着漂亮的女孩,紧接着又像是难以置信似地加快了步伐……直到他最后完全消失在了室内。

坐在台阶上的爱尔兰人百无聊赖,库丘林伸出脚去,他轻轻踢了踢艾米亚的脚后跟,“喂,我说,那小子说的话,你信啊?”

艾米亚微弱地摇了摇头,“……七成是不信的。”

“但我们也无法排除这三成的可能,不是吗?”

库丘林这一次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也许吧,”他说,“但这小子在隐瞒很多事——”

“这一点我同意,”艾米亚回应道,“但是如果他真的和迦尔纳有什么亲密关系……”

爱尔兰男人似乎是终于不乐意起来,他抬起一条胳膊不客气地靠上艾米亚的肩。他轻声冷笑了起来,“那么他和那间屋子里的——那两个人,又是什么样的关系?”

 

东洋的侦探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所以我讨厌达官显贵,”最后,艾米亚悻悻地说,“他们都太复杂了。”


TBC


最近真的忙……FZ活动都没什么时间肝( ´;ω;`)非常抱歉,等我稳定下来会努力更新的!!!

再次强调一下本文没有白学!也没有相簿23333奎老师是出来搞事的,黑公主是出来酱油的……

下章,下章希望重点写感情戏去了~~

评论(15)
热度(116)

© 黑咩咩Black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