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咩咩Blacksheep

微博ID黑咩咩稿多不压身 墙头反复横跳 老婆按月增加 最近回归老坑 欢迎找我聊银英和圣斗士

【FGO迦周】完美情人--VI--(维多利亚时代AU)

分级:目前是G级,后面肯定有NC17

警告:普通人AU,无魔术设定

配对:迦周/迦尔纳x阿周那

阅读提示:

· 一个很奇妙的AU脑洞,故事背景是维多利亚时期的伦敦,迦周都还是保留了印度人的设定。大体是一个其实并不复杂的刑侦故事,但本质上是恋爱剧

· 会有其他英灵和摩诃婆罗多中的人物出场

· 作者脑洞奇葩,请轻拍



================================



VI.

 

马车过了塔桥之后艾米亚便催促着库丘林下了车,他们徒步往自治市场去了——这一次库丘林不会阻止他的东洋搭档在菜场度过太久的时光,毕竟他们终于有钱能够买上一些新鲜的蔬菜和肉,甚至搞不好,若是艾米亚愿意,还能同意他喝上几杯,酸涩的,便宜葡萄酒。

但艾米亚并没给爱尔兰人买葡萄酒的机会,他一反常态的,只是兴味阑珊地挑了两个番茄和一些青莒,然后便离开了市场。

库丘林紧跟在艾米亚的身后,跟着他宽阔的步伐亦步亦趋地往维多利亚堤区走去。

“……准备去苏格兰场?”

他敏锐地问道。

“……啊。”艾米亚紧皱着眉头,他没回过头来观察库丘林此刻是不悦还是兴致勃勃——东洋来的侦探现在满脑子的行为逻辑和谜团,他只能陷入沉思。

“要去查成员构成吗?”

艾米亚点了点头,“那家所有人的入境记录都得查一下——那栋房子里从里到外都透着诡异。”

“倒不如说他们东方人本来就奇怪?”

库丘林看上去像是满不在乎的样子,他撇了撇嘴说道,“装模作样的姿态和那些贵族如出一辙,更别提他们奇怪的生活习惯和绕弯子的讲话方式了……”

“不止如此,”艾米亚打断了他,他对此显然有着更加深刻的见解,“你就不曾注意过那个给我们送茶的女仆吗?她可是全程都在打量我们,就在我们交谈的时候,在门厅的拐角里,用她的眼睛死死盯着我们呢。”

“……下人打探主人的私生活不是所有豪宅里都有的剧情嘛,”库丘林耸了耸肩,“这没必要太在意吧。”

但艾米亚对此表达了异议,以一个侦探的敏锐眼光,“不,她不是在注意她的主人,她在注意阿周那,在注意我们——她过于关注闯入者了。

“……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女佣会关注的。”

最后,他这样总结道。

 

>>>

 

鉴于艾米亚和库丘林对于苏格兰场的熟识程度,他们并没有遭受什么阻拦便来到了户籍管理中心。

这时候警察们似乎已经在准备外出巡逻了,只有被发配到这个无关紧要的岗位上的兰斯洛特正在百无聊赖地盯着自己的鞋尖发呆:最近伦敦算不上太平,开膛手杰克的流言仍在四处飞升,但另一位知名侦探却在这时候跑到乡下去了;苏格兰场的警长亚瑟·潘多拉贡实际上也远远不是个废物——只是谁又能指望一个上层人对白教堂纷杂的环境有些许的了解呢。

凭借着和这位被贬谪的户籍负责人的私人关系,艾米亚很快得到了这位印度经理人府邸上所有人员的入境资料——兰斯洛特虽然对艾米亚的行为不甚苟同,但举手之劳他仍是乐意效命的。

 

库丘林对着一堆并算不上太厚实的文件陷入了沉思,他把贴着阿周那照片的那叠来回地翻阅着。

“我就说他一定是个贵族,”库丘林笃定地重复了这句话两遍,“他那个做作的礼仪强调,看起来就像是个贵族。”

“他的父亲的姓氏……一定是个有钱的土邦邦主——我就知道,他来伦敦学习的不过是如何更好地治理他的领地罢了,这样的年轻人在大学学院里到处都是,我听说不同国家来的还有属于自己的自治会呢。”

这个爱尔兰人轻描淡写地说道。

然而这让艾米亚大为警觉,“自治会吗?这样的学生组织总是让人很担忧。”

“事实上确实如此,”兰斯洛特百无聊赖地插进了嘴,“最近印度的动向似乎很不好,白金汉宫那边态度也时常会传来——毕竟距离上一次的叛乱过去并没有多少年……”

当他说出“叛乱”这个词的时候,库丘林的眉毛显而易见地挑动了一下,然而爱尔兰人并没有出言反驳哦,相反地则是陷入了沉默。

“迦尔纳管辖的公司,和唐宁街关系怎么样?”

他忽然这么问道。

兰斯洛特思索了一会儿,“……能说怎么样,据我所知,那家公司在勒克瑙的工厂,是有我国士兵把守的。”

库丘林抱臂而立,他也少见地垂下头去,“这么说……他所效忠的是一个亲英家族了……”

“这不能胡乱猜测,”艾米亚厉声打断了他,“我们并不知道其中的答案——除非现在我们去一趟这个学生自治会。”

库丘林对此颇为赞同,他点了点头,又在学籍一览仔仔细细地看了一眼。然而另一边,东洋的侦探却陷入了一种更为迷蒙的沉默之中——艾米亚将自己手中的两份资料在桌上摊了开来,并排地放置在了一起。

“比起……印度学生的自治会,这两个人更令我奇怪……”

 

库丘林转过头去,他看见黑白照片上朦胧的脸,一位是那个开门的老管家,另一位则是被艾米亚牢牢记住的,年纪颇大的女佣。

东洋男人伸出手,他同时指了指两人的关系表。

“他们不是仆人,”他严厉地指出道,“他们是迦尔纳的父母——”

紧接着,他终于抬起头,眼睛里充满了茫然的肃穆来。

“那么这里便有了个疑问,他的父母究竟为什么要假装成仆佣待在这个家里呢?”

 

>>>

 

离开苏格兰场的路是全伦敦最安全的一条通道,在这里艾米亚和库丘林沉默着并排走着,等翻过塔桥,他们就又要回到那个肮脏的东区去了。在查阅完这家人的资料后,侦探显得格外寡言,他的眼睛静盯着地面上的石板,库丘林也猜不透他在思考些什么。

他们就这样沉默地走了大约五分钟,爱尔兰人终于按捺不住,他站在泰晤士河岸边的煤油灯下开了口。

“你要是这么不放心,我们现在去一趟大学学院不行吗?”

艾米亚用沉默表示了赞同。

 

于是他们又一次折返(实际上这次折返让库丘林心有不甘,毕竟他现在已经有些饥肠辘辘了),顺着铁桥的路线到了伦敦大学学院。

打听印度学生的自治会并不是件太困难的事,只不过稍稍地说上几句好话,便有年轻学生带路将他们引到了一间小陈列室——陈列室的门口似乎确实挂着一个松木制成的,刻着印地语的牌子,但可惜的是他们二人都看不懂其中的意思。

学生自治会此刻似乎并没有几个人在,男女学生稀疏地对坐着,保持着一个彰显教养的距离。艾米亚和库丘林的闯入显然让他们有些措手不及,这些年轻的贵族男女一个个都露出极不欢迎的厌恶神色来——然而这样的表情又在脸上转瞬即逝。

“请问,你们是来找谁的吗?”

最终,那个坐在方形长桌的最内测,留着一头漂亮卷发的男人开了口。他的英语说得漂亮极了,几乎听不出口音来,他的音色也端正优雅,就好像真正的不列颠贵族似的,而当他说话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注视着他。

他们崇拜他,他们欣悦他。

“是的,”艾米亚只能假装自己误入其中,“我来找一位朋友……他叫阿周那。”

然而座下的一个穿着艳丽长裙的女孩却忽然警觉起来,她扭转过自己漂亮的脑袋,眨动着她浅绿色的杏核眼,虎视眈眈地盯住了这位侦探。

“你找阿周那做什么?”

她的语气也是如此不怀好意,“这里不欢迎你们。”

女孩气鼓鼓地站了起来,她发辫上的铃铛跟着她的动作大幅度地甩动起来,她生机勃勃得如同一头发怒的小母狮。

“……阿周那不会有你们这样的朋友,”她说,“他的朋友没有理由我不认识。”

“别这样,德罗波蒂。”然而最初发言询问的年轻男人却忽然打断了她,他柔声呼唤女孩的名字,伸出手去示意她平心静气,他又缓缓抬了抬手,让女孩坐下——这个红裙子的少女沉默了一会儿,最终悻悻地坐回到了座位之上。

紧接着,这个留着漂亮长卷发的俊美男人站了起来,他迈开腿向着艾米亚走了过来。这时候东洋人才意识到对方是个极为高大的年轻人——艾米亚已经称得上是亚细亚人种中的奇迹了,而这个雅利安男人,则又比他高上将近半个头——他的仪态彬彬有礼,最终在距离艾米亚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了下来。

男人伸出手,示意他们应该有好地握个手。

然后他露出一个看起来既真诚又虚伪的笑容来。

“我名叫克里希那,是阿周那的友人——您正在寻找他的事,我可以代为转告。”

 

TBC



那啥黑公主和友人K来了……

我不会白学也不会相簿……大家要信我!!!!!【喂喂】

选克里希那这个译名主要是因为觉得奎师那这名字听起来神性有点高……所以换个接地气一点的……

然后说明一下为啥没写剑桥牛津而是选了伦敦大学学院作为娜娜的母校……

因为伦敦大学学院也是圣雄甘地的母校【你这什么奇怪的私心】

评论(18)
热度(133)

© 黑咩咩Black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