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咩咩Blacksheep

微博ID黑咩咩稿多不压身
墙头反复横跳 老婆按月增加
最近回到银英怀抱了 是个红茶党

【FGO迦周】附骨之疽(1)(摄影师x舞者AU)

在一个无法肝游戏的夜晚,怀抱着【我要填坑】了的心情……

我开了个新坑【打死你】

 @植物鸟语 提供给我起码三个梗还没写……我天我俩脑洞怎么这么多,都是脑洞打字机_(′·ω·`」∠)_


是个挺奇怪的现代AU,摄影师迦哥和芭蕾舞者娜娜这样的设定。就是想看他们作为普通人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故事……画风大概,大概是那种剧情向美剧的调调吧……

文里有非常零散的闪回片段,我尽量排版明显一些。

就这样吧!发了就跑,真特么刺激


================================


1.


阿周那皱着眉头捏住了大拇趾,这件事他已经做得相当习惯了,殷红的血已经有些半凝固,在他崎岖的脚掌上落下一条蜿蜒的小蛇一样的痕迹。阿周那的脚趾红肿得厉害,它们全都通通向内侧微微倾斜着,趾骨突出,拇趾明显地外翻着——他的脚丑陋得出奇,哪怕不跟他的脸作比较,任何一个人也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慢板!控住控住!”

阿周那听见排舞老师的声音,他努力地拉直着腿部肌肉,向着身体外侧缓缓打开。

 

这个留着一头乌黑蜷曲的短发的青年又一次蹙了蹙眉头,他不动声色地捏紧了已经翘了起来的趾甲盖,接着狠狠地拔了下来。鲜血立刻从拇趾缝间新鲜的嫩肉里流了出来——阿周那面无表情地丢掉了趾甲盖,他伸出脚去,够着冲洗脚面的池子,他看着属于自己的鲜红色的血液流进白色的池底,然后它们和水搅扰在一起,纠缠着涌入下水道里。

他没觉得太疼,毕竟他已经习惯了。

 

“分腿!大跳!”

阿周那听见身后有人跌倒了,比人先落地的是汗水的声音。但他无暇他顾,因为他不能停止,不能是现在。音乐还没有停,他当然也不能停下。

“双起双落!”

有汗水顺着睫毛落尽他的眼睛里了,阿周那无暇顾及。

 

他坐在更衣间的凳子上给自己贴创可贴,周围的人也大多在做着同样的事,他们有人会同阿周那搭讪,他也会回应这些对话,但没有什么是比红肿的、麻木得失去知觉的脚趾更让他在意的。阿周那用厚厚的袜套遮盖住自己的脚踝,他抬手给自己套上了卫衣。

这下,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脚踝在打着颤了。手臂和大腿只是酸疼,然而事实上不只是脚踝,他的整个小腿都硬邦邦的,肌肉又硬又脆,如同玻璃一样能被一击即碎。

 

“我知道,”有个男舞者忽然说道,“那是过度练习的表现。”

舞者们开始稀稀疏疏地笑了起来。

阿周那毫不理会,他就在这样一击即碎的不良状态里站了起来。这个傲慢的舞者用单手扶住了他的背包,扬起他纤细的脖子——他像是一只正处在发情期,随时随地准备与人搏斗的雄性黑天鹅似的,高贵无比地走出了更衣间。

他的脚仍在作痛,每行走一下就如同踩在刀片之上。

 

>>>

 

迦尔纳已经在模特面前呆坐了两个小时。赤身裸体的少女们正紧抱在一起面面相觑,她们看起来与那些旖旎的香艳幻想丝毫不搭界,白发的摄影师指挥着她们扭动身体的幅度并组成更加优美的曲线。然而他本人却心不在焉地端起相机,透过镜头端详了片刻,紧接着又放下了手。

 

“迦尔纳,很抱歉在这种时候联系你……”

他实在没有办法忘掉一周前的某个早晨,贡蒂所打给他的电话。更何况随着约定日期的不断临近,这个电话如同头上悬钟一般更让他惴惴不安起来。

 

迦尔纳又是茫然地盯着眼前这五名肤色各异的模特看了许久,他最终还是放下了相机。“啊,麻烦把手抬得更高一些,是的,弯曲一点,不,太过了……”

白发的摄影师轻轻叹了口气,他从半高的木梯上大步跨了下来,他伸出手去扶正了模特手臂的姿势——所触碰到的少女的肌肤是微凉的,这让迦尔纳恍然大悟。

“啊,拍摄时间很长,你们觉得冷了是吗。”

然而这些年轻而没有经验的模特只能摇头。迦尔纳清楚这些姑娘,她们目前还是些籍籍无名的小辈,因此她们所有人都对迦尔纳有着莫大的需求和渴望——当他的照片被刊登在天桥上的时候,闪耀的名字是属于摄影师的,但闪耀的面孔确实她们自己的,货真价实。

但迦尔纳却不会这样虐待他的劳动力,他叹着气去把空调调高了一些温度:事实上摄影师已经觉得热了,他的体温原本就比常人要高一些,先下的环境温对他来说变得更为难耐。

那个皮肤黝黑得,闪动着如同黑珍珠一般光泽的模特终于扭动了一下脖颈,露出一条微妙的纤细曲线来。

“好极了,”迦尔纳说,“不要动,你现在美极了。”

 

那线条让迦尔纳想起夏天,不是迦勒底的夏天,而是斋浦尔的:太阳影射在波光鳞跃的湖水上,投射出破碎的几何形,看起来像是流动的彩窗;粉红色的墙面斑驳着露出里面白色的粉刷,那时候沙发的空间是极其逼仄的,空气中流动着芦苇的气味……

 

迦尔纳转动这角度按下了好几下快门,他终于拍摄到了令他满意的照片。

但他的思绪又随即飘到了更远的地方。

他在想贡蒂知不知道自己和阿周那的那些龃龉。

多半是不知道的。

 

若是她知道,恐怕无论如何也不会请求迦尔纳收拾一个房间出来,好让初来乍到的阿周那住上一阵子了。


TBC

评论(13)
热度(121)

© 黑咩咩Black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