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咩咩Blacksheep

微博ID黑咩咩稿多不压身 墙头反复横跳 老婆按月增加 最近回归老坑 欢迎找我聊银英和圣斗士

【FGO迦周】完美情人--IV--(维多利亚时代AU)

分级:目前是G级,后面肯定有NC17

警告:普通人AU,无魔术设定

配对:迦周/迦尔纳x阿周那

阅读提示:

· 一个很奇妙的AU脑洞,故事背景是维多利亚时期的伦敦,迦周都还是保留了印度人的设定。大体是一个其实并不复杂的刑侦故事,但本质上是恋爱剧

· 会有其他英灵和摩诃婆罗多中的人物出场

· 作者脑洞奇葩,请轻拍

· 本章是一个回忆杀中的回忆杀,时间发生在迦尔纳可以自由出门后,大概距离现在时间线一年半左右。

· 距离上一章貌似时间有点久远了,指路地址:III 。

=====================

IV.

 

周五的下午,泰晤士河的上空总会飘散出一股令人作呕的奇异气味来,灰色的粉尘如同雨一样飘散——人们都知道,那是东岸的棉纺织厂在下班——头顶着纷扬飘散的煤灰和粉尘,女工们的脸上满是盲目的快乐,她们埋着轻快的步伐穿越过街巷和花园,以及一大片灰蒙蒙的公墓。

同样是这样一个飘散着灰黑色粉尘的下午,迦尔纳会乘马车前往位于泰晤士河边的毕达格拉斯俱乐部。在那里有他惯常进行的绅士会晤和一顿例行晚餐,通常与会的成员并不多,并且大多数也都是异国人。也只有在这样私密的豪华包间里,他们才能肆无忌惮地说出那些深藏在心底的,深埋于伦敦下水道之中的肮脏秘密来。

不过通常这样做的都是其他人,大多数时间迦尔纳只负责倾听和提出意见——倒不是说他没有秘密和私欲,只是他从来很少在人前掩饰一些什么,所有熟识他的人都了解,这个表情漠然而彬彬有礼的印度男人欲望浅薄,目光冷淡。

事实上迦尔纳的这些绅士朋友们早在一见到他拄着拐杖前来时,就对他近来的境遇表示了极大的好奇。倒不是说他们真的发自内心地深切同情他什么的,伦敦的上流社会从来需要花边和小道作为谈资,还有什么能比一位正值壮年,充满异国风情的才俊横遭不测来得更让小姐太太们挂念呢?

 

在迦尔纳第一次回归俱乐部的活动中,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没有集中在桥牌之上,身为庄家的吉尔伽美什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忘了算分,他的目光只在牌面上停留了稍纵即逝的时间,便又一次抬起头来,用他血红色的眼睛盯住了迦尔纳。

“所以,在床上如同死猪一般躺了六个月的感觉究竟是什么样的?”爱尔兰公爵毫不客气地这么问他,言语中就好像是故意激怒一般。

但迦尔纳从不上他的这套当,他知道这不过是吉尔伽美什口无遮拦的习惯,年轻又任性的贵族总是喜欢通过孤傲的刻薄来攻讦他人,从而达到愉悦身心的目的——迦尔纳不是这样的贵族,他甚至不是个贵族,他从来不会上这样的当。

但他仍旧决定坦诚相告,“除了我的脚还有点不灵便,其他问题不大。”

而坐在迦尔纳对面,同他一起对战吉尔伽美什和拉美西斯的是一个自称为基督山伯爵的法国贵族,他带着法国议会的使命和用不完的现金支票来到伦敦,刚刚打入属于上层人的聚会不过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基督山伯爵显然对眼前的话题兴致平平,毕竟他与迦尔纳今日才是第一次见面。

 

“我可是听说,有人在你的床铺边不离不弃地照顾你——那些东区的报纸杂志上可都提到,说是大经理人的家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印度来的灯神。”作为明手的埃及将领也起了兴致,拉美西斯扣下了手里的牌,饶有意味地讲起了他所听闻的低俗怪谈。

然而迦尔纳对此却不屑一顾,他抬起异色的双眸,认真地盯住了拉美西斯的脸,“印度可从没有什么灯神的传说。”

他略略停顿了一下,又说,“再者说,阿周那持有的是相当有影响的签证,我不觉得他是突然冒出来的。”

然而当说完这句话后,苍白的印度男人却陷入了沉默。

他发现自己并没有如何认识阿周那的记忆。

 

>>>

 

事实上在苏醒过来的头一两天,迦尔纳的记忆都是极度混乱的。

一开始他的双眼甚至都无法完全地看清眼前的物体,他的视觉模糊到近乎只能感光,头也在剧烈地疼痛,他能够看到白光从右手边的视角里投射到他的眼中——而只是这样的光便让他痛苦得难以忍耐。

紧接着有人影冲进了迦尔纳的视野里,对方似乎在跑向那片刺目的白光,紧接着是窗帘被狠狠拉上的声音,周围终于又陷入了令人舒坦的昏暗之中。

“——你醒了,吗?”

那个人影发出朦胧的询问声。

“啊……是的……”

迦尔纳对他报以艰难地回答。

人影没有再做声,这样的昏暗和模糊的视线让迦尔纳无法看清对方的动作,他只看到那个人影似乎朝着他走了过来,紧接着,床的一边微微塌陷了下去,来人似乎已经完全扑倒在了他的床垫之上,迦尔纳感觉到对方揪住了他睡衣的一角。

那个人影,用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声音漫长地叹了口气,然后,那声音哽咽了起来。

“太好了,你醒了……”迦尔纳听见对方的哭声,“迦尔纳……你醒了……”

 

那是迦尔纳第一次“见到”阿周那。

 

迦尔纳的视觉问题持续了大约一个月。在这一个月期间,除开夜晚睡眠的时间,迦尔纳几乎无时无刻不能感受到阿周那的存在:当他醒来时,对方会坐在他的床边,仆人端来早餐,阿周那也会把那些面包和培根小心地包裹好了递给迦尔纳;紧接着他会给迦尔纳读报纸,迦尔纳时不时地向他询问伦敦的近况:有些事阿周那能回答他,有些却不能;下午通常阿周那会有课业,他会离开宅邸,但当夜晚降临,他又会回到宅子里,他会帮助迦尔纳吃晚饭;晚饭后,阿周那会为他的腿进行按摩,迦尔纳已经有好几个月没好好动弹过了,肌肉麻木而略略萎缩着——他看起来瘦削孱弱,体温却高得惊人,阿周那的手隔着迦尔纳的睡意,微弱的低温渗透进迦尔纳的皮肤之中。

 

除开这些日常生活的部分,阿周那也仍然算得上尽心尽力。事实上迦尔纳怀疑,他若是雇佣一名护工,是否也能得到如此细致入微的照顾?

在大约半个月后,阿周那建议他应当在人的搀扶之下尝试行走,于是他这一次尽心尽力地充当了迦尔纳的手杖,只是除了手杖,他们也会聊天——迦尔纳始终觉得自己算不上是个健谈的人,而阿周那亦不话多,但他们总能找到二人都感兴趣的话题,只要他们愿意交谈。

迦尔纳的眼睛此时虽然仍未恢复,但已经能看到一些模糊的色彩,更何况庭院中的风和阿周那身上微弱的檀香气息令一个在床上瘫坐了许久的男人心旷神怡。

 

又过了大约二十天,迦尔纳的头疼已经消失,他的眼睛也终于逐渐恢复。

 

于是迦尔纳第一次真正地看到了阿周那。

 

他看见一个头发蜷曲,皮肤黢黑的俊美少年。少年黑色的眼瞳里闪烁着光,就好像是有星星落在其中——迦尔纳看见喜悦也看见悲伤,他还看见许多不可名状的心情。

这让他不知道要如何概括他和少年的关系。

 

但这并没什么关系,迦尔纳想,他还有的是时间。

 

>>>

最终这局桥牌不了了之,吉尔伽美什的兴致已经彻底转移到了牌桌之外的地方。年轻的公爵姿态及不雅观地抱着他的茶杯,往嘴里塞了一小块司康饼。“所以呢?”他迫不及待地问道,“你知道他是谁了吗?你的那个……阿周那?”

 

迦尔纳沉默着点了点头。

 

 

 

TBC

毕达哥拉斯俱乐部:是一个捏他,捏他的就是福尔摩斯里麦克罗夫特所创立的迪欧根尼俱乐部……

评论(12)
热度(155)

© 黑咩咩Black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