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咩咩Blacksheep

微博ID黑咩咩稿多不压身 墙头反复横跳 老婆按月增加 最近回归老坑 欢迎找我聊银英和圣斗士

【FGO迦周】完美情人--II--(维多利亚时代AU)

分级:目前是G级,后面肯定有NC17

警告:普通人AU,无魔术设定

配对:迦周/迦尔纳x阿周那

阅读提示:

· 一个很奇妙的AU脑洞,故事背景是维多利亚时期的伦敦,迦周都还是保留了印度人的设定。大体是一个其实并不复杂的刑侦故事,但本质上是恋爱剧

· 会有其他英灵和摩诃婆罗多中的人物出场

· 作者脑洞奇葩,请轻拍

=====================


II.


艾米亚看着迦尔纳在旁人的搀扶下坐了下来,他满脑子都只有虚情假意这个词。

“我是您请来的侦探。”艾米亚这样说着,他的双臂紧紧相抱着。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这个苍白的印度男人,他看起来可不像是个印度人,不是吗?不,他甚至看起来都不怎么像是个人类了。

他看起来像是光。

“啊,公爵向我提过你,”迦尔纳说话的模样看起来很诚恳,又像是毫不在意,他的两条腿规矩地蜷曲在茶几的另一边,裤缝烫得笔直,“艾米亚先生,对吗?没有名字,只有这个称呼。”

侦探挺直了脊背,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理直气壮一些,“是的,只有这个称呼。”

而坐在他身边的青年显然脸色就没有那么好看了,他黢黑的面容展现出的不快让库丘林忍不住地小声笑了起来(而他的同伴则在桌子底下踩了他的脚)。

但是这个礼数周全的男人并没有当面给他们难堪,他只是咬着嘴唇死死盯住了这两个来自东区的男人,紧接着便将一个冰冷的微笑抛给了他们。不过艾米亚选择了无视,他将目光投射到他的雇主身上,并最终决定单刀直入。

“请允许我直说,事实上我到现在还不知道您需要我调查什么。”

迦尔纳点了点头,男人略带枯萎的银灰色发梢顽固地翘了起来,就好像任何行动都不能束缚它们似的。他异色的眼睛如同刺穿人心的长枪,迦尔纳先是以目光将艾米亚和库丘林狠狠地扫射了一番,又最终落到了他身旁的人身上。

这是阿周那始料未及的,然而年轻人只是略微沉默了一会儿,最终仍是梗着脖子站了起来,他仍旧是端庄而傲慢的,却率先选择了退缩似的——他的嘴唇抿得更紧了,几乎要泛出白来。

“今天下午我还有节课,”阿周那微笑着说,但这实在是太有意思了,因为他的微笑看起来脸色都差劲极了,“我想我得走了。”

“需要人送你吗?”迦尔纳诚恳地问。

“不用了,”年轻人的眉毛已经显而易见地紧蹙成了一团,他黑曜石一样的瞳几乎燃烧起来,“我可以叫辆马车。”

说着,他像是一刻也不能忍受一样,就好像这间装修奢华的门厅中,连空气里都满是病菌——阿周那轻轻挥了挥胳膊,转身走了出去。

 

>>>

 

在白漆雕金的大门关上的一瞬间,库丘林像是终于松了口气似的,爱尔兰人的身体肉眼可见地垮了下来,他将整个后背都靠上了这张做工精良的沙发。艾米亚又一次狠狠踩了踩对方的脚,然而房间的主人却微笑了起来。

“你这是干什么,”库丘林不满地急眉瞪眼,“你没见到主人都没发话吗?我敢打赌,他一点也不在乎我是不是好好坐着。”

“没错,我并不在意。”

“实在是很抱歉,”艾米亚正襟危坐,“让您这么做……”

迦尔纳摇了摇头,“并非如此,这也是我的意愿——”

“我知道侦探平日里干的一些生计,要么极为私密,要么就是有难言之隐。”

这个印度男人挺直了脊背,这一刻他倒显得一丝病态也没有了,他的眼睛澄澈而闪烁,令他展现出一股令人难以逼视的高贵。艾米亚这才意识到眼前的这个男人并说不上是相当年轻,但他的面容却比他可能的年纪要看上去更加有活力一些,一种微妙的病容和热烈的张力在他的身躯里拉锯着,让他看上去神秘极了。

“我需要您查的这件案子,非常私密,”迦尔纳这样总结道,“至于日后会否有难言之隐,此刻我还不知道。”

“那还需要您先说明情况。”

“是的,我会的,”迦尔纳说,“只是我是个不善言辞的人,还请您多多谅解。”

 

侦探没有对此表达出任何的不满,他终于从上衣内袋里掏出了他的记事本和蘸水笔来——迦尔纳将花瓶后的墨水瓶向艾米亚面前推了推,艾米亚感激地抬起头来,“您可以开始了。”

 

迦尔纳点了点头,最终开始了陈述,“可能同这间屋子留给您的印象不同,实际上我并没有什么显赫的身份——得到这所房子不过是仰仗友人的信任和我自己的些许努力罢了。”

“我听说您负责德里的贸易公司与伦敦方面的一切事务接洽,在这家企业有着相当重要的股权……”

“是的,”迦尔纳痛快地承认,“但这与我的出身没什么关系,我能获得这些只是由于难敌——我的友人,勒克瑙大公的儿子,他给予我的支持。”

说起这些后,白发的印度人微微偏了偏头,“抱歉,我看不出这些事与我要谈的事有什么关联。”

“呃,是这样的,”艾米亚叹了口气,“您继续,只需要说您认为有意义的就可以。”

迦尔纳满意地点了点头,“在五年前,我受难敌的委托来到伦敦,为他代理在伦敦的事务——”

他随即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思索什么地低下头去,又立刻抬了起来,他的眼睛还是澄澈的,却带出一种不确定的疑惑来。

“老实说,这是我在遭遇意外之后……所拥有的最新鲜的回忆。”

 

这下轮到一直瘫坐在沙发上的爱尔兰人吃了一惊,“意外!?这是怎么回事?”

“我大约在两年前遭遇了一次意外,我的马车在途经郊外的一处峡谷时,马匹因为受惊侧翻——我因此受了伤。”

迦尔纳这样说着,同时也伸出手去,向二人展示手中的拐杖,“你们现在看到的,就是这场意外的后遗症。”

“我想,这场意外的后遗症应该不止这些吧?”艾米亚追问道。

印度男人点了点头,“没错,还有另一件就是——我失忆了。”

“啊?”库丘林在一旁忽然发了问,“失忆的话,难道不会连自己是谁都想不起来吗?”

“你这是低俗怪谈看多了,”对此艾米亚嗤之以鼻,“事实上我所接触到的失忆症,大多数人只会记不起一段时间内的事,但他们绝对能记得自己是谁。”

听到这样发言的迦尔纳,也跟着点了点头,“事实上确实如此,我清楚地记得我是谁,也记得我的童年生活,少年求学的经历,甚至是我的好友难敌将我送上开往伦敦的船——这些事我都记得。

“但是我的记忆就在这里戛然而止了,”最后,他这样总结道,“只有这些,我不记得我来到伦敦后所发生的一切。”

艾米亚手中的笔顿时停了下来,他又一次从笔记之中抬起头来盯着他的雇主。

“那位阿周那先生,他眼下不是同您住在一起吗?”他略带怀疑地问道,“他没有告诉过您任何关于您过去的事吗?”

迦尔纳摇了摇头,“我问过他一些,但他说他也不清楚——他还是个学生,关于,公司的那些事,他并没有什么兴趣……”

“我插句嘴,这话听起来可能有点不太舒服,”库丘林打断了对方的发言,然而迦尔纳看起来并不在意,他只是微微转过脸,认真地盯着对方,“您今年多大了?”

“……三十五。”

“哦,我猜你二十八九,看来还是比看起来要年轻许多。”爱尔兰人坦率地说。

“很多人这么说过,说我看起来年轻,”迦尔纳也毫不客气地回复道,“但这,有什么关系吗?”

“不知道,目前看起来不像是有。”库丘林坦诚以待。

“打住吧,”侦探蛮横地打断了两人毫无营养的对话,他又一次单刀直入,“也就是说这位目前和您住在一起的——抱歉我还不知道你们二位的关系——他对您的过去不怎么了解,我可以这样理解吗?”

“不怎么了解我的过去,不愿意告诉我过去发生了什么,这二者皆有可能,您的话里,就是这个意思吧。”迦尔纳说。

艾米亚只能点了点头。

“这我也考虑过,”迦尔纳诚实地说,“因此我才会请侦探来。”

“那么,你们二位是什么关系呢?”

然而这一次,迦尔纳却以一种古怪的态度沉默了。这个相貌俊美的印度男人有些茫然地偏过头去,他的手摆弄着沙发下摆上的流苏,眉头紧锁着,陷入了一种近乎胶着的思考之中——将近一分钟的长考之后,他终于又一次抬起头,丢出了一个爆炸性的答案来。

 

“事实上我也不太清楚,”迦尔纳说,“在我遭遇意外之后,我昏迷了大概……据医生说有四天,这四天一直是阿周那在照顾我。

“我曾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没有回答——”

他语调轻松地,淡然说道,

“我问他我们是不是情人的关系,他也没有否认——照这个意思,应该就是了。”

TBC

之前说是个比较刑侦故事……嗯,可能还是不够简单……

哎呀反正是个假装刑侦剧的言情剧【喂】

以及小太阳的身体状态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差!他现在就是腿还在恢复以及失忆而已23333

明天有一个重要的面谈!决定了我是要继续留在分公司还是调去总部_(′·ω·`」∠)_希望能够去上海总部!!希望的大家祝福我!!我滚去睡了!!!!

评论(20)
热度(153)

© 黑咩咩Black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