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咩咩Blacksheep

微博ID黑咩咩稿多不压身
墙头反复横跳 老婆按月增加
最近回到银英怀抱了 是个红茶党

【FGO迦周】完美情人--序章--(维多利亚时代AU)

分级:目前是G级,后面肯定有NC17

警告:普通人AU,无魔术设定

配对:迦周/迦尔纳x阿周那

阅读提示:

· 一个很奇妙的AU脑洞,故事背景是维多利亚时期的伦敦,迦周都还是保留了印度人的设定。大体是一个其实并不复杂的刑侦故事,但本质上是恋爱剧

· 会有其他英灵和摩诃婆罗多中的人物出场

· 作者脑洞奇葩,请轻拍,大概是双日更,另一日我会拿出来写群里之前那个巨苇脑洞2333

· 说是迦周然而序章真是……他俩谁都没出来23333

· 真的是序章啊下章他俩都会出来的你们信我!!【土下座



=========================


序章


艾米亚侧着身子与一个穿着鲜艳短裙、身上的香味浓烈低廉的卖笑女擦身而过,他尽量地避免与对方有任何意义上的身体接触。要知道这些在白教堂周围讨生活的女人只要抬头看到他质地还算得上精良的风衣,多半就会开始纠缠起来——而他向来洁身自好,不会与这些女性发生任何关系——倒不是说他鄙视下等人或是其他什么,事实上艾米亚发自内心地同情这些沦落至此的风尘女子:如果有余力,他甚至会亲自拯救她们中的一些。

但是很快的,这个来自远东的男人便意识到,这些女性中的绝大多数会在这之后,亦步亦趋地闯进他的生活之中,将他的人生压榨得喘不过气来。

所以他学了乖,如无必要,坚决不与这些女性有过多的接触。

但是今天,让艾米亚不大能容忍的是,他必须在十点半之前赶到圣詹姆斯街的玛丽妈妈酒馆,他的新雇主将他约在了那里同他见面。

而这一点是让这个艾米亚最为不解的:通常能请得起私家侦探的中产阶级,他们在宁愿苏活的沙龙里醉生梦死,都不会屈尊来东区观赏穷苦人的死活。那么到底是什么让这个雇主放弃了西区体面的咖啡馆,屈尊来到臭气熏天的花街呢?

来人要么社会地位不高,要么极为有名,因此不得不掩藏自己的身份:从他随聘书寄来的,数额不菲的支票来看,艾米亚选择相信后者。

 

在绕过了两个十二三岁的卖花女之后(艾米亚递给她们几枚六便士的硬币,没有拿花),他伸手拉扯了一下衣领,将自己的脸埋得更深了一些,紧接着这个东洋男人便钻进了玛丽妈妈酒馆之中。

酒馆的老板娘是个打扮轻浮浓妆艳抹的中年老鸨,然而在听清艾米亚的来意之后,她并不曾让任何一个姑娘上前来讨上几个铜板,而是摇晃着肥大的屁股亲自将侦探带去了二楼的一间房间。

推开房门的一瞬间艾米亚便了然于胸。他的神秘雇主正坐在华丽客厅沙发上,这个男人面前的圆桌上摆放着根本不该在这个时段出现的红茶;在茶杯边,做工精美的瓷器上印着威基伍德的商标,和煦温暖的红茶香气充斥了整个会客室。

而这个金发的男人正用一种及不雅观又极其优美的姿态喝着红茶,艾米亚想如果整个不列颠还能找出第二个能将这样的粗俗与高贵完美地撮合在一起的人来,他大概就要收拾收拾打道回府了。

所以艾米亚开了口,“吉尔伽美什公爵。”

他表现得不卑不亢,令年轻的金发公爵也抬起头来看他。

吉尔伽美什看起来像是个真正的上等人,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同时享有着爱尔兰公爵和远地郡王的头衔,他的年收入就达到令人眼红的三万英镑之多,而在他的封地,他的资本则更为雄厚:羊、马,以及大片大片的,望不到尽头的土地。公爵用他赤红色的眼睛只是略略瞟过白发的侦探,就迅速地开始以鼻孔睨视对方起来。

“他们说你是伦敦最好的私家侦探,”年轻公爵趾高气昂地哼哼唧唧,“要我说,一个东洋人能在伦敦扎根,也勉强算得上有些本事了。”

艾米亚对此不置可否,“我只是凡事都尽全力罢了。”

“可你这不是认出我了么。”吉尔伽美什哂笑道。

“您的名字时常会出现在各种低俗怪谈里,”艾米亚轻描淡写地说,他仍旧挺直了背站立着,“认出您是每一个伦敦人都能做到的事。”

这话显然让金发公爵有些不愉快了,他的茶匙在白瓷杯壁上狠狠地敲了两下,终于还是停了手。

“本王倒没看出你有什么能力,嘴皮子倒是很能说……”

艾米亚也不甘示弱,他抬高声音打断了对方,“您的马裤上沾着泥巴,如果是坐马车来的,那么泥土只该在下车时沾在靴根上:因此,我推断您并不是坐马车来的——一名公爵到东区的小酒馆,还是徒步前来,一定有一些极为秘密的事。苏格兰场解决不了,或者压根不能让他们知道,才需要动用我们这些小侦探。”

“苏格兰场都是一群废物,”吉尔伽美什嗤之以鼻,“不过他们说你很在行。”

“抱歉,”艾米亚捏紧了毡毛帽的帽檐,做出即将离开的姿态来,“我只接手婚外情或者追债之类的民间纠纷,贵族之间的那些恩怨情仇……我这样的小市民并不愿意介入。”

“这件事和本王无关,”吉尔伽美什有些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你手头的支票都不是我寄出来的。”

艾米亚沉吟了片刻,他回忆起支票的抬头上写着某家印度远洋贸易公司的名字,上面还有印地语的译文。

“我以为您在那家公司有资产……”

“当然,不然本王过问这件事干什么,”吉尔伽美什悻悻地抱起了手臂,“本王自以为和他还算不上朋友。”

“所以,这是个第三方委托……?”

金发的公爵,东方的郡王终于露出了还算得上孺子可教的表情,他伸出手去指了指压在花瓶底下的那张信笺。

“拿走拿走,要不是要还人情,本王可不想管他的家务事。”

艾米亚伸出手去,他迟疑地将那封信抽了出来,“我不接皇室和贵族的案子。”他这样斟酌地说。

“你想接也没这个资格,”吉尔伽美什冷笑着看他,“你是个拿护照的东洋人,我要是揭发你,你连工作资格都没有。”

艾米亚没有理会这样无足轻重的威胁,他捏着这张信笺也没有动弹,私人侦探只是蹙着眉盯着公爵。

“您不会这么做,”艾米亚笃定地说,“否则就不会向人推荐我了。”

他正在斟酌接受这个委托的好处:事实上来自东方的男人非常清楚,以自己的身份,实在是不应该和眼前的这个人,或是他所处的团体有任何的接触,后患无穷。

“不错,对方还给了你委托金的预付部分,不是吗?”

艾米亚肉眼可见地顿默了,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那张在三日前请他来此地约谈的,内附着三百英镑预付款的支票,着实耀眼得令他无法抗拒这块摆在眼前的蛋糕。

说来也是惭愧,自从来到伦敦,艾米亚经手的也不过是一些寻找丢失的宠物、为丈夫跟踪出轨的妻子等等一些列微不足道的小案罢了,令他轰动一时,甚至登上了报纸的事件,也不过是罐头厂儿童拐卖案——而这些卑不足道的工作也只能令他勉强地糊口——他和库·丘林至今还蜗居在白教堂东面的街巷的小阁楼里,每天靠着吃发霉土豆和绞肉度日。

 

三百英镑,实在是个太让人心动的数字了。

艾米亚仍旧在迟疑,他最终决定铤而走险——侦探将这封信件展开了来回细细读了一遍,又很快地对折起来。

 

“如果在调查过程中发现这件事有可能牵扯到政治,我会立即停止侦查——另外,预付款是不会退回的。”

这样说着,艾米亚最终还是将信笺好好地折叠了塞进风衣口袋之中,“我会如约明日前往迦尔纳先生的大宅。”


评论(13)
热度(190)

© 黑咩咩Black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