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咩咩Blacksheep

微博ID黑咩咩稿多不压身 墙头反复横跳 老婆按月增加 最近回归老坑 欢迎找我聊银英和圣斗士

【银英/先杨主】献给未知之神=1=(环太平洋paro)

* 环太paro,主要是先杨,会有其他一切我喜欢的CP,每章要是出现的话我会标注避雷

* 照例还是 @植物鸟语 和 @无音领域 跟我一起填充的脑洞,我爱她们(笔芯)

* 每次写POV都很不顺利,我不管我就要写POV

* 对不起,好像又开坑了,但我是不会改的,反正都会填,我就是想除了段子再写点正经玩意儿

=======================

1、先寇布

 

当先寇布从脚手架上爬下来的时候,有人在地面上叫他的名字。

“喂!拉肯!”

他听到有人这么叫自己的假名。先寇布低下头去看他的工头——那个戴着橙红色安全帽的胖子正腆着肚子落在阴影里,他抬着头看他,语气听起来不怎么友好。

“来了。”

他有点不耐烦地回应道。

先寇布知道自己不讨工头的喜欢,但他就是不在意。他知道这个脑满肠肥的蠢货少不了自己——因为只有先寇布这样的人,才敢爬到四百多英尺高的墙体上去给这堵墙封顶——他们既不怕死也不畏惧风雨。在他这样贪生怕死的胖子看来,先寇布这样被幽困在一张美好皮囊里的蓝领阶级都是故作清高的混蛋,他们过分的英勇和独来独往,恨不得用刻意的早亡来证明自己的傲慢并非伪装,而是出自灵魂里的高贵。

事实上先寇布早就没了高贵的情结,他也没什么故作清高的兴趣,他的耐心早就在两年前被消耗殆尽,随着同盟政府将十三号基地关闭的同时,他注定了只是一个孤魂野鬼。

而现在,这个孤魂野鬼敏捷地移动着他肌肉发达健硕的双臂,顺着钢筋结构炫耀似地攀向下攀爬。他最终落到地上,俯视着这个对他颐指气使的巨型肉球。

“……有人找你。”工头伸出他活像五根短粗香肠的手,指了指自己的身侧说。

先寇布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到一个久违的亚麻色头发的男孩,男孩也看到了他,快步向他走了过来。工头瞥了一眼他身上的军服,哼哼唧唧地走了。

“……尤里安,”先寇布叫他的名字,“没想到在这儿见到你。”

两年前还差了先寇布一个头高的男孩如今个子已经堪堪碰到他的额头了,时间令他长出了许多棱角,也褪去了些许的青涩,露出一些成熟的英俊来。或许再过两年,个子就能赶得上眼前这个高大洗练的男人了。

“先寇布上校。”

尤里安向他行礼。

灰褐色透发的男人摆了摆手,他以一种野蛮又充满仪式感的姿态拉扯着自己身上这件沾满了扬尘和汗水的黑色背心,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个粗俗的劳工。

“早就不是了。”先寇布笑着说。

尤里安忍不住朝他笑了笑,“我还是习惯这样称呼您。”

两人站在原地互致了一些不痛不痒的问候,因为身边时不时有人经过,谈话全都小心翼翼地避开了关于过去的真相。

两分钟后,先寇布决定打破僵局,“所以,你来找我做什么?”

尤里安沉默了一会儿,确定周围的人确实在关注他们的对话。少年压低声音说,“是关于PPDC的新基地的。半年前,我们制定了一个全新的方案,并且很快投入实施了。现在这个基地已经在秘密建设之中,但是如你所知,因为游侠计划的关闭,这两年来人才大量流失,我们的人手已经十分短缺——杨……大家都,希望你能来。”

先寇布没有漏掉他说话时的一个短暂顿音,但他并不是个对年轻人刻薄的混蛋。

“PPDC两年前就把所有的基地都关闭了,你们哪儿来的什么新基地。”

他假装对尤里安的说法嗤之以鼻,然而心里却开始揣测。尤里安的措辞因为过于谨慎而显得过于书面化了,但不管他如何他都泄露出了这个听起来极不靠谱的规划里最为让人信服的那个部分——

杨威利参与了新基地的建设,而且很有可能,他就是新基地的领导者。

 

这让先寇布的心脏不由自主地颤抖,关于十三号基地的回忆在瞬间充盈了他的头脑:那间指挥室被折腾得像个没品教授的研究室,周围的一切都被红茶和白兰地的馥郁香气充盈了;先寇布因为戴了太多次脊髓夹,后背对疼痛的感觉早已麻木;海浪拍打在Jaeger上时撞击出微弱的震颤感,直到今天都在支配着他的梦境;但比那些更清晰的,是杨在通讯频道里用懒洋洋的声音叫他的名字。

“先寇布上校,林兹中尉,”他说,“祝你们好运。”

他总是这么说的,他从不喜欢用武运昌隆这类词。

 

尤里安仍在滔滔不绝地说着关于新基地项目的一些问题,其中不少句子,先寇布可以肯定,是从卡介伦的描述里原封不动地照搬来的。但他没有打破这个年轻人的美好梦幻,毕竟哪怕就他听起来,这个梦幻也足够有吸引力了。

“可我现在还不能走,”先寇布指了指他身后的这面高墙,“我在这上面有份工呢,墙体顶部的堆砌和浇筑,一个人有三份工钱可拿。”

“您知道反怪兽墙根本抵挡不了什么……”

“是啊,可如果不上去修这玩意儿,我下个月就得饿死。”

“……您是名退伍军官,什么时候您都不会饿死。”

尤里安看上去实在无法对此苟同。

“这你得问特留西尼特去,”先寇布哂笑,“问他在裁撤基地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被强制退伍的军官的生存问题。”

尤里安沉默了,但这样的沉默没有持续多久。男孩终于像是词穷了一样从叹息起来,“您不是这样的人……”

“那我该是个什么样的人?”

亚麻色头发的男孩认真地回答了这个远算不上认真的问题,“您不该只考虑这些,这些……个人生计……您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游侠,也是最优秀的军人之一。”

“你嘴里‘最好的游侠’却连个固定搭档的副驾驶都找不到。”

“那是因为他们都跟不上你,不是吗?”尤里安问,“不管是林兹还是布鲁姆哈尔特……他们都不及你。”

先寇布又一次笑了起来,“尤里安准尉,你自己也是一名预备役游侠,这点你该清楚的——如果两名游侠在配合尚不能做到尽善尽美的话,那就谈不上是最好的。”

“您会来的,不是吗?”尤里安恳求道,“明天下午两点,在海尼森军用机场,您会跟我去的。”

“你确定吗?”这个高大的男人还是笑,“我可是个会让人失望的男人。”

“您不会……”

“你就这么确定我不会拒绝吗?世道不同了,准尉。”

“可基地需要你,罗森卡瓦利*需要你!”

尤里安抬高了声音,仿佛说出这句话需要用光他所有的勇气似的。男孩有些懊恼地挠了挠头,他垂下眼睑去看着自己沾了灰的军靴,“还有……虽然他没说,但我知道的,他也很需要你。”

先寇布知道尤里安说的他是指谁。

于是他皱了皱眉头。

“那他,为什么不自己来见我?”

 

>>>

 

站在海尼森军用机场的停机坪上时,先寇布开始觉得有点后悔了:这趟旅程来得猝不及防,他的行李包里空空如也,同行的邀请者亦非他所想,而他甚至不知道眼前的运输机要将自己载去往哪里。杨威利这个名字仿佛一个魔咒,它偏偏要打破先寇布的壁垒,闯进他的生活里,不论什么时候都是如此。

 

先寇布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大概是四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杨还只是个怪兽科学部的科学参谋,而他和林兹搭档的时间也没超过三个月——他们在第十三基地的走廊和对方相撞,先寇布还记得对方乱蓬蓬的黑色卷发和那张看起来根本没有睡醒的,寻常又懵懂的脸。

在那之后,为了感谢这位明星游侠替自己捡了帽子,甚至还给他买了杯新红茶,杨威利给了他一个忠告。

“如果我的预测没有出错的话,下一轮进攻会在四天之内,你们会遇到一个大块头,但它的移动速率会大大降低,试试利用这个弱点来制定战术。”

而现实果然如同杨的预料,三天后先寇布和林兹遇见了他们的第二头怪兽,一个身高足有两百四十英尺的大家伙,长着粗大的前臂,杨给他命名为“双锤”——“不是什么有意思的命名法”,事后先寇布这么告诉他,换来了当时还并非他上司的亚裔男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

这之后他们又见了多少次面?先寇布自己都记不太清了,但第一次总归是印象深刻的,而这种懵懂的微妙氛围一直持续,直到杨成为了基地指挥官、林兹重伤退役,最后是十三号基地的解散,它却始终萦绕不去。

对此先寇布没有询问过杨威利是怎么想的,他显然不愿意成为那种不懂情趣也不知好歹的男人。快活恣肆地生活始终是他的人生宗旨,因此先寇布宁可装腔作势地寻花问柳,也决计不能向所谓的平凡生活妥协。

 

而现在,先寇布自嘲地想,尽管他从不信命,但命运这个又老又丑的女人还是会撞上他,把他丢进火盆里去烤。

更可恶的是,这还是他自己主动做出的选择,在他已经猜到了一切的可能之后。不过,先寇布是不会承认自己是个蠢货的,毕竟世上的人千千万万,多半也不止他一个人掉进杨威利的陷阱里,也不是只有他一个人无法自拔。

 

在快要接近基地的时候,他们遭遇了海上风暴,CH-47这样的重型运输机在漆黑的暴风圈里也极为力不从心,先寇布拉紧了保险杠,发动机的轰鸣和暴风雨的呼啸让他在想要说话时不得不用力对着尤里安大喊。

“你们到底把新基地选在了一个什么鬼地方?”

“你会喜欢这个鬼地方的,”尤里安也大声地回应他,“伊谢尔伦,还记得她吗?在罗森卡瓦利击败了第六只怪兽时,你和林兹中尉在那里登陆过……”

“那个海上要塞?我记得她已经被废弃了!”

“没错,所以拿来做新基地正合适嘛。”

收回前言,先寇布想,他现在一点也不后悔了。

这听上去像是要回家了。

 

>>>

 

最终他们降落在伊谢尔伦的平台上,大雨瓢泼,打得先寇布看不清眼前的路。尤里安告诉他自己还有任务在身,另有他人会带他去向长官述职,说完就迅速地跑开了。

先寇布朦胧的视线里,有人在雨里撑着把伞,他猜测应该是他的引路人,从身高来看显然并不会是杨威利——会是谁呢?他在脑海中搜刮着几个名字,并试图酝酿不同的语气。

 

然而当他走到对方面前时,黑色的直柄伞下露出的脸仍然让这位同盟前游侠大为光火。

“是你。”先寇布冷冰冰地说。

“是我,”罗严塔尔也冷淡地回应着他,“没能把我的脑袋拧下来,很令你失望吧。”

“我现在不纠结脑袋的事情了,果然还是把你的眼珠挖出来会比较好一点。”

先寇布抵御住想要往对方漂亮的脸上来上一拳的冲动,他转过身去对着甲板上忙碌的人群恶狠狠地高声质问着,“……有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帝国的混账会出现在这里?”。

然而并没有人回答他,罗严塔尔望着他,金银妖瞳中波光转动。这个隶属于帝国部队的年轻军官牵动着面颊上的肌肉,缓慢地露出了一个刻薄的笑容,那笑容挂在他的表皮上,看起来像是刻在面具上一样精准。

“所以说,你的同伴并没告诉过你。”这个男人慢条斯理地说着,他似乎在快乐地咀嚼先寇布的愤怒。

“告诉我什么?”

罗严塔尔转过身去,示意先寇布跟上来,他丝毫没有把伞让给他的意思。

“伊谢尔伦是作为PPDC最后的基地开放的,所有愿意参与这个计划的团队目前都在这里——由杨威利亲自邀请……”

他转过脸来观察着先寇布的表情,眼睛里写满了揶揄。

“你的新上司,是基地的总指挥官,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

罗严塔尔用冷酷又雀跃的声音说。

 

TBC

*罗森卡瓦利:Rosenkavalier,德语玫瑰骑士。同盟当时的Jaeger,玫瑰骑士在奥地利的传统中是作为报信红娘,为恋爱中的男女以银制的玫瑰传递婚约信物的角色,在这里也扮演了先杨的红娘……玫瑰和蔷薇是一个词,所以也可以直接当做蔷薇骑士看就是了。

评论(10)
热度(75)

© 黑咩咩Black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