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咩咩Blacksheep

微博ID黑咩咩稿多不压身 墙头反复横跳 老婆按月增加 最近回归老坑 欢迎找我聊银英和圣斗士

【FGO/迦周主】你好,请问迦勒底有天台吗?(全员恶搞向,完结)

* 全员恶搞,没有逻辑,大家当笑话看,看完就算了

* 都怪我群,非要在聊赌球的时候发印度人表情,害我整个带入了23333

* 如果觉得有任何不对劲,参见第一条,真的就是个笑话段子

* 没看球应该也能看懂……真的……

* 黑了几乎出场的所有人!!!!!!!



==================================




迦尔纳坐在迦勒底的天台上吹风。

南极的风,真大啊。

他想。

但没什么能吹走他心底的冰凉。

 

库丘林坐在他边上,只穿了条内裤。

他的背后贴了张打印纸。

【再赌我就是狗】

 

“可是……你本来就是狗啊。”

特里斯坦走到库丘林边上坐了下来。

“你们Archer也有买德国的?”库丘林大惊失色。

 

三个英灵坐在天台上相顾无言,雪片洒在他们的发梢和肩头。

过了一会儿,库丘林忍不住地开了口,“迦尔纳,你买了多少?”

迦尔纳面无表情,“我没买。但是爱迪生把我赚来的圣晶石全借走了,说是赌赢了就还我。”

“……特斯拉买了韩国。”

特里斯坦小声说。

“我知道,”迦尔纳说,“所以他和我现在都一穷二白了。”

“齐格飞怎么不上天台?”特里斯坦有点不愉快,“我们几个也就算了,他可是真正的德国人啊。”

“别提了,”迦尔纳忧郁地摇了摇头,“他是没赌,但昨天那场踢得他灵基都坏掉了——布伦希尔德也是,现在恨不得看到一个东亚脸英灵都要戳上一棒子。”

 

“唉,都怪达芬奇,”库丘林总结陈词,“没事在迦勒底搞什么赌球啊。”

 

>>>


世界杯开赛的当天,达芬奇和福尔摩斯就开了个局,诚邀千里眼A以下的英灵一起来赌球,别的不赌,专赌圣晶石:一开始这个局是没什么人参与的,直到藤丸立香丧心病狂地丢掉了她大半的石头押了日本队,居然还赚了。这下英灵们也跟着骚动起来——随着小组赛逐渐高潮,越来越多的迦勒底成员开始加入。梅林试图参与过一两次,都被暴打出门。

 

三个人在天台上又坐了一会儿,都感到心里哇凉哇凉的,大概一个多钟头之后,他们终于被人发现了。

大卫在楼底下叫得撕心裂肺,“不好啦!库丘林和迦尔纳要跳楼啦!”

特里斯坦满头问号,“他是当我不存在吗?”

“可能以为你是摸瞎摸上来的吧。”迦尔纳诚挚地说。

圆桌骑士想顶着逆克制打人了,特里斯坦斟酌了一下,现场两个枪兵实在不划算,也就没发作。

 

然而大卫这一嗓子吼得整个迦勒底心神激荡,不一会儿底下就聚集了看热闹的人群。玉藻前拿报纸卷了个筒,在底下扮演起知心姐姐,深情呼唤道,“迦尔纳!别往下跳啊!你想清楚啊!我已经叫人去找阿周那了!千万别冲动!”

“是啊,”大卫在一旁添油加醋,“跳下来又死不了,到时候修理地面还是要扣你的圣晶石。”

 

这时候罗摩终于强拉着阿周那站到了尼禄边上,他整个人扭扭捏捏,看起来极不情愿。然而罗马皇帝才不管这一切,直接抢过玉藻前手里的纸筒递给了阿周那,勒令他在迦尔纳跳下来之前交代一下——日本狐狸难得和她达成一致,迦尔纳犟得要死,但阿周那讲的话有时候有奇思妙用。

黑皮肤的Archer捏着纸筒纠结了好一会儿,终于抬起头。

“迦尔纳,大卫说的对,”他说,“你现在是英灵,跳下来也死不了……只会给迦勒底砸个坑。

“你已经没石头了!休想用我的!”

他抬高声音呵斥起来。

 

“这谈话方向不对吧!?”大卫莫名其妙,“他俩怎么又抬起杠了啊?”

 

“阿周那,你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迦尔纳状似平静地反驳道,“像你这种做出押宝韩国队这样完美的选择的人,根本无法体会我的心情。”

玉藻前在一旁扶额:这和完美的选择有一毛钱的关系吗咪咕!?

“阿周那也赌了?”特里斯坦大惊小怪起来,“他那天在宿舍里说他痛恨赌博,绝不参与的啊?”

“我没赌!坚战大哥当年被坑成那样,我才不会重蹈覆辙!”阿周那气急,对着天台的空气据理力争,“我只是借了点石头给特斯拉而已!——他答应要还我盈利和30%的利息!”

 

这下轮到大卫大惊失色了,他迅速将看热闹抛到了脑后,开始思索一个全新的命题:那么,他要如何才能拐到阿周那和自己一起做生意呢?

 

“真好啊……”特里斯坦凭虚叹息,“迦尔纳上天台还有宿敌来关心他,我的损友却到现在都不出现。”

“你确定你的损友们现在不是在快乐足球吗?”库丘林一针见血地吐槽。

特里斯坦对此不以为然,“库丘林,你好意思说,你人缘这么好,怎么没人来劝啊?”

 

“我?上来之前就劝过了啊?”库丘林指了指背后的字条。

特里斯坦认得那字,是他们宿舍那个穿红外套的卫宫的。

“活像个欠了赌债被妻子扫地出门的丈夫。”迦尔纳又一次无意识地刻薄发言。

库丘林猜他可能是想表达对自己的羡慕,但这也实在太难懂了?

 

所幸的是,天台的风还是挺大的。

他们三个又坐了一会儿,阿周那见没办法把自己的死敌劝下来,急得红了眼。

“之前我就告诉过你要买韩国,再之前是墨西哥……你都不听,还说什么相信爱迪生的判断……他幸运A+我幸运A+啊!?”

“爱迪生幸运也有A呢。”

迦尔纳不紧不慢地和他抬杠,“再说我幸运值也高啊?”

“你要气死我呀……他是财富胜者我是财富胜者啊!?”阿周那被他气得直抽鼻子。

“我觉得,迦尔纳对自己有很深的误解。”罗摩肯定道。

“一定要让阿周那跟我合伙。”这句是大卫说的。

楼上楼下正吵着呢,这时候,天台的大门忽然打开了,三个人转过头来就看见御主正带着南丁格尔冲了过来。

“你们千万不要冲动啊!”藤丸立香失声尖叫,“要是掉下去碎成方块了可怎么办啊?”

护士长在一旁冷酷无情地说,“Master,赌博是一种病,他们几个的脑袋一定都坏掉了——为了治好他们,请让我把他们的头砍下来吧!”

 

“是南丁格尔!”

库丘林失声尖叫。

迦尔纳则一板一眼地试图和狂化的护士长理论,“请听我解释,我并没有参与赌博,我只是借圣晶石给爱……”

但库丘林和特里斯坦并没有给他辩解的机会,他俩像是被打了兴奋剂一样慌乱地四下逃窜起来。

……然后库丘林的内裤边精准地勾在了迦尔纳的黄金铠甲之上。

这时候,他们距离南丁格尔,只有6厘米的距离。

 

>>>

 

三名从者最后还是跌落到地上,大块陨石一样在地面上砸出一个硕大的坑来。

人群一哄而散。

阿周那纹丝不动,他低下头去望着躺在他脚边深坑里的迦尔纳(库丘林和特里斯坦被他压在身下),后者正用他蓝绿色的眼睛呆愣愣地望着南极的天,又望望他,又望望天。

又望望他。

阿周那忍无可忍,“迦尔纳,我早告诉你过你跳楼死不了!”

“可我真的没想死,”迦尔纳说得有点委屈,“我只是想在天台吹吹风冷静一下……”

阿周那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还有,”他说,“你存在我衣柜最下层,本来给新Berserker准备的那些圣晶石……”

他理所当然地说,“我也都给爱迪生了。”

 

END

 

 

后来迦尔纳和阿周那又打了一架,为此阿周那不得不用他从特斯拉那里赚来的圣晶石作为赔偿金修补了地面。

……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要阿周那一走出房间门,就会被一群枪兵围追堵截,而他们只有一个共同的问题。

“下场比赛应该买谁?”

 

综上所述,幸运A+也不是好当的。

 



评论(29)
热度(345)

© 黑咩咩Black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