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咩咩Blacksheep

微博ID黑咩咩稿多不压身 墙头反复横跳 老婆按月增加 最近回归老坑 欢迎找我聊银英和圣斗士

【银英】【莱吉/先杨】贵校真乱==1-3==(HP AU)

* HP AU,跟 @植物鸟语 和 @无音领域 一起开的神经病脑洞

* 没剧情,全是段子,想到哪儿写到哪儿

* 有非常沙雕的贵乱

* 我也许只能写甜饼小段子了,正剧向写得我胃疼

* 真的是莱吉!我冷逆我知道!!!但我不骗人!!

====================================

 

1

 

莱因哈特十一岁了。

十一岁,已经到了一个刚刚步入青春期的男孩该担心自己唠唠叨叨的母亲、中年危机的父亲和跟朋克少年交往的叛逆姐姐的年纪了。

然而莱因哈特并没有什么唠叨的母亲、中年危机的父亲和叛逆姐姐,他的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他的姐姐是世界上最好最温柔的女人,也没有和什么朋克少年交往,她会给她做好吃的蛋糕,给他缝衬衫上的扣子。

他的父亲倒是常年都处在中年危机里,因为酗酒和赌博导致的债台高筑让这个年轻时还算英俊的中年男人看起来谢顶又早衰——莱因哈特打心底里看不起他的父亲。

莱因哈特的姐姐安妮罗洁是个哑炮,但莱因哈特从没觉得她是家里多余的那个人,相反的,他那个巫师父亲才是这个家里该被扫地出门的——这个昏庸无用的,害他们沦落到不得不把乡下房子卖给暴发户,搬到麻瓜社区来,和这些该死的利兹人一起混居的没用巫师——先祖的画像被堆在楼梯隔间里积灰,每次安妮罗洁在推门进去打扫的时候,都会被他们凄厉的叫喊声吓得小声抽泣起来。

当然,麻瓜也不全然都是令莱因哈特厌烦的。比如他觉得住在他们家隔壁的齐格飞·吉尔菲艾斯就很好,他既不无知也不虚伪,微笑的样子让莱因哈特觉得很喜欢,就是他看着安妮罗洁的模样让莱因哈特觉得有点傻气。所以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在他们和社区里那些令人厌恶的熊孩子打了一架,偷偷地跑去湖边的时候,莱因哈特告诉了他一个秘密。

“其实,我是个巫师。”

即将是个巫师。

他在心里想,不过这没有什么关系,他已经十一岁了,马上霍格沃茨的猫头鹰就会把信丢进他家的信箱里。莱因哈特早就打听好了,他要进斯莱特林学院去,因为每一个胸膛里装着勃勃跳动的野心的年轻巫师都是要进斯莱特林的。

吉尔菲艾斯对莱因哈特说的这一切感到十分费解,他花了小半天的时间来理解“巫师”这个词的真实含义,并且最终放弃了请求莱因哈特给他放个徒手礼花(当然,这时候莱因哈特根本不会这玩意儿)。然而这个红发的麻瓜家庭出身的男孩并不知道,这时候自己的命运已经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了:莱因哈特觉得,既然自己要去霍格沃茨,那么理所当然地,吉尔菲艾斯也是要去霍格沃茨的。

他又不是个普通麻瓜。

莱因哈特有点骄傲地想。

他是我的朋友。

 

也许是莱因哈特脑子里的回声实在太大了传得太远了,震得梅林在阿瓦隆也不能睡一个好觉,于是这个好事的老妖精真的满足了他的愿望。在莱因哈特十一岁的这个夏天,霍格沃茨给他和吉尔菲艾斯都寄来了录取通知书。

莱因哈特对此非常满意,这天他甚至吃光了午餐里的莴苣。

后来诸如什么不算愉快的对角巷购物之旅就让我们略过去吧,总之在经历了所有霍格沃茨新生都会经历的鸡飞蛋打之后,他和吉尔菲艾斯终于在最后一刻赶到了九又四分之三站台,踏上了开学之旅。

2

 

暑假过后杨威利就是拉文克劳五年级的学生了,去年还是三年级生的亚典波罗代表拉文克劳赢得了魁地奇比赛,五年级选出的新级长是拉普,而卡介伦这时候已经是男学生会主席了,这让他在亲友团中显得极为凡桃俗李。

而开学这天,他爸的车又在半途抛了锚,最后杨威利在展台撞上了华尔特·冯·先寇布,这个人高马大的格兰芬多五年级生帮他提着行李箱一路狂奔,才勉强赶上了火车。

但狂奔十分钟就足以让缺乏锻炼的杨靠在车厢的走廊里痛不欲生了,最后先寇布不得不一手提溜着两个人的行李箱,另一只手架着杨的胳膊,把他往车厢里拖。杨在他暖烘烘的怀里天旋地转,一边想这人怎么力气大得跟毒角兽似的。

先寇布拖着他进了车厢最后还空着的那个包间,像个尽心尽力的老妈子似的给他放好箱子,把他按在座位上。杨威利时常觉得先寇布在面对他的时候像是老师对待学生那样小心翼翼,生怕他哪里出问题;但一想到同年级其他女生对他的评价,还有他舔着脸向自己要魔法史的论文“作参考”的样子,他就又不这么觉得了。

更荒唐的是居然连先寇布都成了格兰芬多的新级长,这让杨威利有点心烦意乱,所以他靠着窗让自己蜷缩在座位的角落里假装睡觉——杨对这些虚名其实并不在意,只是每次当他的朋友们提起这些事的时候,多少让自己产生了一种被人抛在身后的错觉。

先寇布对此毫不知情,他殷勤地把刚买的南瓜派推给他,并试图和他聊天,杨威利心想他怎么不去和隔壁包间的拉文克劳女生搭讪,毕竟她们在听说先寇布就坐在这里之后,叽叽喳喳的议论声和时不时探过来的脑袋散发出令人难以忽略的,青春期荷尔蒙萌动的气味。

 

杨威利揉了揉头发,有点认命地想自己怎么就交上了先寇布这样的朋友呢?

 

啊,对了,都怪草药课。

拉文克劳的草药课是和格兰芬多一起上的,那时候先寇布已经是格兰芬多的名人了,他在魁地奇比赛上因为用球棍砸扁了一个斯莱特林高年级生的鼻子而被扣了五十分,罚去禁林义务劳动来着。出奇的是格兰芬多没人怪罪他,只是因此和斯莱特林的仇恨更深了一步。

 

“毕竟这根本不能怪我,”后来先寇布和杨威利混熟之后,他这么解释过,“是那个疯子先一步想在比赛里用游走球暗算我的。”

杨威利当时不信他,他觉得先寇布的胡话多了去了,他根本无法分辨哪一句是真的那一句是假的(至于他后来才知道先寇布从没对他撒过谎之后,那都是后话了)。

 

和平平无奇的亚洲小个子男孩不同,先寇布还在二年级时就表现出日后会成为帅哥的潜质,加上他的魁地奇成绩和惹是生非的性格让早熟的女孩子们春心大动。以至于根本没几个人听从教授的指令,在拔曼德拉草的时候好好戴上耳塞。

先寇布身边的几个女孩应声摔倒,杨威利也不幸地在这些女孩当中,而更让他窘迫的是他当时正站在大名鼎鼎的先寇布身边而自己毫无所觉。总之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这个当时还是花样美少年的格兰芬多二年级生在身边晕倒的人中挑选他成了幸运儿,一路护送着去看校医——事后杨威利成了那几个女生嫉妒的对象,然而当事人却觉得自己很冤枉,毕竟当时他沉迷于在其他课上偷偷翻看《霍格沃茨,一段校史》,根本没听清教授究竟对他们做了什么要求。他又不是什么花痴的女生。

总之在那之后不善交际的拉文克劳人终于获得了他的第一个跨学院好友,而他们之间最常进行的活动就是先寇布今天又双叒叕来问杨威利借他的魔法史论文了。

 

3

 

莱因哈特和吉尔菲艾斯提着他们的箱子上了火车的时候,特快已经开始发动了。金发的小巫师今天实在不怎么开心,他和吉尔菲艾斯在对角巷遇见几个仗势欺人的纯血混蛋,当然,他们在揍了人之后溜之大吉了,但这不能让他更加好受一些,毕竟只是往那两个小混蛋的鼻子上揍了两拳,要他说这还远远不够。

不过吉尔菲艾斯显然对此意见不大,他更在意他们能不能赶上开往学校的列车:踏入巫师社会让他有点焦虑,不过莱因哈特察觉到他并不会表现出来,而他自己则是兴奋更多一些。

两个一年级生穿着二手长袍,踉踉跄跄地爬上火车时,已经没有了空余的包间,他们只能选择就近的这间钻了进来。

 

这时候杨威利都快睡着了,先寇布在脑海中给去年他们输掉的那场魁地奇复盘,他们都没料到会有两个一年级新生闯了进来。

“那个……其他包厢都没有地方了,”吉尔菲艾斯作为代表率先开了口,其实他对于莱因哈特能不能好好地和高年级学长打招呼是有些担心的(但这种话即便是给他上一万次钻心剜骨他也说不出来),“我们能坐在这里吗?”

铁路上一个咯噔,杨威利从睡梦中被晃醒,他睡眼惺忪地给莱因哈特让座。金发的男孩这时候年纪还小,好看得像个天使一样——只是天使看他的眼神似乎不怎么友好,这时候杨威利根本不会想到作为斯莱特林预备役的莱因哈特已经把其他学院都下意识地列成了敌对阵营,而他现在显然正面对着他的宿敌: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的两个阻碍者。

哦,赫奇帕奇不在他的备选范围内,即便还没去过学校,莱因哈特也早就听说过关于四个学校的传闻,他知道赫奇帕奇都是一群蠢货,男孩想要是自己被分到了赫奇帕奇,可能会选择当场自杀吧。

管他呢,莱因哈特想,反正自己是铁定要去斯莱特林的。

于是,这个(未来的)斯莱特林一年级生理所当然地一屁股坐了下来,和他的敌人们坐在一间包厢里,向着未来去了。

 

就这样,魔法世界的历史又翻开了新的……不,想多了,根本没有的事,这时候他们还都是些没用的小屁孩,我们都知道,绝大多数的小屁孩对历史根本毫无用处好吗。

TBC

评论(26)
热度(85)

© 黑咩咩Black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