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咩咩Blacksheep

微博ID黑咩咩稿多不压身
墙头反复横跳 老婆按月增加
最近回到银英怀抱了 是个红茶党

【Genyatta】Brain in a vat/缸中之脑== IX ==(哨向设定)

分级:未定

警告:涉及相当详细的暴力描写

配对:Genyatta

 

注释:

· 全篇皆为在原游戏基础上的脑洞,和官方会有大量出入,请不要当真,作者概不负责

· 哨兵向导设定系列的第三篇,就是跟之前的麦藏和正在写的R76是同一个设定体系

· 我的文很少有腻腻歪歪的恋爱,这篇可能悬疑和思辨,有黑化某个官设(非人物)的倾向

· 有原创角色,没办法,如果没有OC剧情无法进行,不过放心不会和OC有友情以上的感情戏码

· 角色都是暴雪爸爸的,如果他们属于我,他们早就结婚了

=======================



IX.

 

 

源氏轻盈地跳了下来,他令自己着陆在土红色的地面上。

接着这个忍者站起身,他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盯紧了禅雅塔,“你能悬浮。”

他说。

禅雅塔自然地点了点头。

“然后你告诉我你不能翻墙?”源氏毫不掩饰他的惊诧。

禅雅塔也毫不掩饰他对源氏表现出的无知的震惊,“是这样的,我想你可能不太了解磁悬浮的作用原理……”

“说英语,”源氏打断了他,“我听不懂这些东西。”

禅雅塔只能微微耸动了肩膀表示理解,然而他的发声器发出了一些让源氏感觉不大舒服的微弱声音,忍者觉得他可能是被嘲笑了。

“好吧,”禅雅塔对此表示理解,“总之就是,我不可能和地面的垂直距离超过一米,那样我会摔下来的。”

“……那攀爬呢?你的四肢都是金属的,它们的运动能力应该还是可以的吧?”

然而这名智械僧侣只能摇了摇头,“很遗憾,这也不可能。”

禅雅塔伸出手去,他将自己宽大残破的裤脚掀了起来,露出关节处的金属结构来。“看到了吗?”他指了指腿部关节在打弯的地方内部的一小根轴承,“这里坏了,我没有办法走路,更别说攀爬了。”

源氏一怔,“那为什么没让塔米尔修理……?”

“这是个老伤了,内部主联动遭到了破坏,就算是塔米尔也修不好的。”

禅雅塔轻松地说着,他重新将裤脚放了下来,“也许我该去找找有没有其他出入口。”

“这不行,”源氏否决了他,“你行动太缓慢了,很容易被人发现,我可不想进了厂区跑到一半就有人拉响了警报——然后我还得跑出来救你。”

忍者沉默了一会儿,他最终无奈地俯下身去,将脊背暴露给了这个智械。

“你,爬到我背上来,”源氏说,“我背你上去。”

 

>>>

 

源氏带着禅雅塔攀爬至墙壁的顶端。忍者丢出手里剑打掉了附近的几个摄像头和红外线发生器,他轻盈地翻阅过墙头,潜伏进墙角边缘的阴影里。

禅雅塔的双手环抱着他的脖子,挂在他的背上——幸好这个向导智械是镁合金的,他轻巧得真是可以——禅雅塔在他的背后发出一种微妙的小声惊呼来,就好像他真是对源氏有多赞叹一样。

“你愿意这样带我进入费斯卡,我很感激。”

禅雅塔忽然这样说道。

源氏有些迷惑,“你向来是这样感激人的吗?”

“因为你之前对我说的是,不会管我的死活呢。”

源氏一个踉跄,险些跌进红土堆里,“……你要是再这么多废话,我就真的不管你的死活了。”

智械没有回答他,他只是温柔底轻声笑了起来,在落地的那个瞬间,禅雅塔又这样说道。

“你比我想象得要更加厉害,源氏。”

“那你以前觉得我是什么样?”源氏不无得意地说,“一个假装守望先锋的沽名钓誉者吗?”

“那倒没有,”智械松开了源氏的脖子,他慢悠悠地飘落到他身旁,“你的梦境中有许多关于战争和决斗的场面,我猜想那应该是你的主要生活——只是这还是让我很吃惊。你很强大。”

闭嘴吧,这可真该死。源氏在心里嘀咕,他很清楚,自己对这种禅雅塔的这种恭维称得上相当受用。但智械的语调又十分诚恳,听起来像只是在陈述他所认为的事实一样。

这无疑让源氏感觉更加良好了。

“好吧,”源氏假意板着脸,他调出地图转开了话题,“跟我来,我们得进入实验室去才行。”

 

>>>

 

费斯卡的工厂几乎没有人类活动的痕迹,除了管理高层,这里似乎已经完全被智能机器人和精密的实时监控给完全控制住了——和智械不同,这些机器人采用统一的编程和统一的指令输入方式,他们没有思维,没有智力,他们只能机械地重复一切由人类下达的命令。

在这里,机械似乎回归了他们本源的模样。

 

源氏和禅雅塔在刚触摸到实验室的外墙大门时,警报便响了起来,白墙的摄像头因为十五秒未能捕捉到有效画面而铃声大作。忍者按着向导智械的肩膀,迫使他低下头去,藏得更深一些。

“我们得进去。”

源氏说。

“你能想办法打开密码锁吗?”他问,“不行就只能找个通风口了。”

禅雅塔点了点头,他伸出手去,“……试试看吧。”智械从掌心下端伸出一根细小的电探针来,禅雅塔的光学镜关闭了那么几秒,电子脑似乎在跟着高速运转——大约又过了三秒,他抬起头来,“这个门锁需要高级工程师巴尔文·塔拉汗的指纹……已经检索到指纹,正在复制。”

智械刚说完这话,门锁上的光点忽然跳向了绿色的pass。实验室外墙门忽然地打开了。

源氏赶忙拉着这个因为自己新奇技能而振奋不已的,仍在东张西望的智械钻进了门里。这道门被他猛地关上了。

 

他们站在一条纯白色的甬道之中,刺眼的白光自八方脚下齐齐涌来,把走道照射得如同科幻电影中的场景一样迷离。

源氏长舒了一口气,起码他们进来了不是吗。

“我还以为你会拒绝我的提议。”

他说。

禅雅塔有些好奇,“我为什么要拒绝你的提议?”

这问题就有些无理取闹了。

“因为我以为……你是个很正直的智械。”

“……但这很有意思!”禅雅塔颇有些激动地提高了嗓音,“况且我不觉得我们现在做的是什么‘非常正直’的事。”

“好吧,”源氏妥协地摇了摇头,“你对,我错。”

然而禅雅塔对这样的态度显得并不能苟同,智械摇了摇头,道,“你真奇怪,这样的争论与对错有什么关系——关于这个问题,我有个好奇……”

智械跟随着源氏的脚步转过一个路口,源氏抬起头斟酌着寻找光子实验室的图标。他对禅雅塔的提问显得兴致匮乏。

“你问吧。”

他说。

于是禅雅塔发问了,“你是这样习惯性地将大多数问题都划分成对立的二元来理解的吗?”

源氏有些发怔,“是这样吗……?我有这么做?”

“没错,你经常这样做,就好像你的生活里大多数人事物都是对立的,要么对,要么错;要么赢,要么输。”

源氏对此不置可否,他猫着腰向前行进着。

“你的生活是一场竞争,一场比赛,”禅雅塔说,“我认为……这可不大好。”

“是吗?”源氏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但这就是我的生活,你现在知道了。”

“可你难道不觉得……不该是这样的吗?”禅雅塔说,“如果所有人都是你潜意识里的竞争对象,那么你要如何同他人建立和平的关系?”

源氏嗤之以鼻,“这是个蠢问题,因为你得知道,我已经没办法和任何人建立什么关系了。”

“……为什么?”

禅雅塔的声音听起来震惊得难以置信。

“因为我……”

 

源氏忽然住了嘴。

“因为你怎么了?”禅雅塔穷追不舍地问道。

忍者回过头来,他猛地抓住了禅雅塔的胳膊。智械不明就里,只是觉得一下脱离了自己行动的节奏,紧接着,源氏撞开了他们身边的一扇安全门,将两人关在了里面。

“小声点,”源氏说,“有人来了。”

禅雅塔连忙闭上了嘴。

源氏往后靠了一下背部,立刻被几个清洁机器人给卡住了,眼前是一片黑暗,但他并不想浪费夜视镜的功效——毕竟他还没有奢侈到给自己安装实时夜视的地步——禅雅塔的位置也十分拘谨,他的背后摸上去应该也是一排柜子,上面摆着大瓶的清洁用品。

源氏用他哨兵的耳朵听见了那些脚步声,大概有十四五个人,其中大约有两三名女性,剩下一名男性正走在最中间——后面跟着的脚步整齐划一,脚掌落下的声音是金属之间清脆的碰撞:那应该是些机械护卫,源氏心想。

禅雅塔最终也听到了那些脚步声,这个智械显而易见地紧张起来。他的脊背僵直着落在原地,双手紧捏着源氏的小臂,他甚至连胸腔内的风扇都关停了,在黑暗中,只有光学镜头在闪烁着微量的光线。

源氏感受到智械的手掌,因为关停风扇,金属的手掌温度剧烈上升着,他感觉到禅雅塔轻微的颤抖,因此源氏反握住了他的手臂——智械的手臂坚硬而炙热,与源氏人造肌肉充盈着弹性的结实手臂相比,禅雅塔真可以算得上小得惊人了。源氏的手指紧贴着纤细的管线,周围的环境温度随着禅雅塔体内积聚的热量而不断升高,迫使着源氏在这间狭小的储藏室里艰难呼吸着。

禅雅塔似乎感受到了他的难耐,智械紧张地调整着他的音频接收器,聆听等待着这些人的脚步渐渐远去。

大约过了一分钟,禅雅塔才终于重新打开了他的风扇,这个智械如同人类一般发出一声“嘘——”的长叹来。

源氏忍不住地笑出声来,他松开了禅雅塔,任由对方打开可夜视的光学镜,他推开门去,智械探出脑袋在走廊上张望了片刻,才终于又漂浮了出去。

源氏又一次窜到了禅雅塔的身前,然而这一次,却显然引发了智械的些许不满。

“你刚才是不是嘲笑我来着?”禅雅塔有些气鼓鼓地问。

真有意思,源氏想,他怎么会觉得禅雅塔坚硬的面甲能气得鼓起来呢。

“我没有。”源氏真诚地说。

“你觉得我害怕了,”禅雅塔说,他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懊恼,但又不像是责怪源氏的样子,“事实上我确实是害怕了。”

智械低声地说着,他又一次低下头去。“我很佩服你,岛田源氏,”他说,“这是我没有尝试过的生活,但你从前似乎每天都在遭遇。”

源氏对此大为震动,他似乎还是头一次听到什么人这样对他说过——是了,没错,这样的生活几乎是源氏曾经每一天所经历的日常,甚至相比之下,这场潜入费斯卡的行动是显得如此轻描淡写的。但源氏还是头一次听人这样形容他的日常:那些不曾见过他狰狞面孔的人会叫他英雄,而那些见到他的人则称他为怪物,但不论如何,他们所说的都和禅雅塔大相径庭。

但忍者不得不承认,这些话让他的心脏相当熨帖。

于是,舒了心的忍者便笑了起来,虽然禅雅塔看不见他掩藏在面甲之下的脸,但智械能够听到那几不可闻的笑声。

源氏说,“这没什么,我们得继续向前了。”


TBC

评论(6)
热度(42)
  1. B-chaz黑咩咩Blacksheep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叉³!
    搞个开锁公司吧你俩【。

© 黑咩咩Black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