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咩咩Blacksheep

微博ID黑咩咩稿多不压身
墙头反复横跳 老婆按月增加
最近回到银英怀抱了 是个红茶党

【Genyatta】Brain in a vat/缸中之脑== VI ==(哨向设定)

分级:未定

警告:涉及相当详细的暴力描写

配对:Genyatta

 

注释:

· 全篇皆为在原游戏基础上的脑洞,和官方会有大量出入,请不要当真,作者概不负责

· 哨兵向导设定系列的第三篇,就是跟之前的麦藏和正在写的R76是同一个设定体系

· 我的文很少有腻腻歪歪的恋爱,这篇可能悬疑和思辨,有黑化某个官设(非人物)的倾向

· 有原创角色,没办法,如果没有OC剧情无法进行,不过放心不会和OC有友情以上的感情戏码

· 角色都是暴雪爸爸的,如果他们属于我,他们早就结婚了

=======================



VI.

 

这是恐惧。

源氏几乎要颤抖起来,他的愤怒在一瞬间消失殆尽,浑身上下每一处人造的天生的肌肉都在颤抖着,这震颤直达源氏的心里。

禅雅塔说这是恐惧。

就好像有一道光忽然出现,在那一瞬间驱散了所有的黑暗:但在黑暗尽头的并不是什么终于能够正是阳光的源氏,在那里躺着一个男孩,那男孩低声唾弃着,他伤痕累累,鲜血流了满地。

禅雅塔说他是恐惧的。

然而他在恐惧什么?源氏这样扪心自问。

他恐惧半藏吗?

并非如此。忍者如今已经能够如此自傲地下个论断:当他与半藏再度相逢的时候,如今的源氏,足已经能够战胜他的兄长和敌人,完成他的复仇。半藏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个每夜折磨他的梦魇,提醒他如今的痛苦存在的源头罢了。

那么他在恐惧着什么呢?还是真如禅雅塔所说的,他心怀恐惧呢。

 

源氏只觉得自己此刻是一只蚌壳,而禅雅塔,是那把足以找到他裂隙的尖刀,他会撬开忍者坚硬的外壳,找到他最软肋的地方。

但是……为什么呢?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源氏终于妥协了一般地耸拉下肩膀,他近乎放弃地柔声问道。

“为什么什么?”禅雅塔像是很不能理解这句话的真是含义似的,智械抬起头来看着这个忍者。

源氏被他的光学镜盯得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偏过头去挠了挠自己的侧面的面甲,继续解释道。

“为什么非要帮我,”源氏叹着气说,“放弃吧,小家伙,我都已经放弃了。”

“因为这样我才更要做,”禅雅塔平静地说,“因为你想要放弃你自己——但是,没有人应该放弃自我。你也是如此,源氏。”

智械第一次这样直呼了他的名字。

 

源氏没有回复他。

事实上这并不是忍者第一次从哪个人的口中听到“你不该随便放弃自己”了,他认识的那么多朋友都曾经对他说过——但这实实在在还是第一次,他从一个对他全然不熟悉的人口中听到这句话。

那些陌生人只会对他投来异样的目光,只会尖叫着喊他作怪物。他们从来不会关心,他会不会流泪,能不能流血。

“你真是……古怪透顶。”

最后,源氏只能这样对他说。

禅雅塔的身躯微微抬了起来,他看起来似乎终于变得更加愉悦了,这个智械的发声器发出轻柔的蜂鸣来,他又一次说道,“你看哪,连你都不是第一次这么形容我了——那么我一定是古怪透顶了。”

他这样说着,发声器又发出温柔的笑声来。

这下连源氏也忍不住跟着他一起笑了。

 

他们在废墟里又翻找了一段时间,期间禅雅塔又孜孜不倦地问了源氏许多问题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着话。他们之间形成了一种微妙的默契:每当禅雅塔问到一些敏感的问题,而源氏又变得一点也不想回答的时候,忍者就会太高声音,而智械则会用“抱歉”这个词来跳过他的好奇心。

 

一次作为交换,源氏也问了一些关于禅雅塔的问题。

事实上这并非因为源氏对他有多大的好奇心,与其说这种好奇心是禅雅塔带来的,还不如说来自于香巴里智械僧团——但与源氏所想的相左,禅雅塔爽快地承认了自己隶属于香巴拉僧团的事实,并且他热情地阐述了香巴里的美妙环境:那是一片掩藏在纳加阔特幽静山谷里的世外桃源,尽管出了山门只需要徒步三公里,便能上达国道和纳加阔特的机场,香巴里仍然常年被浓烈的紫外线和难以驱散的烟雾所笼罩着。

那里是一个秘密修行的绝佳场所,根据禅雅塔的叙述,香巴里接受来自世界各地的智械难民。在那里,他们的首领,禅雅塔的兄弟孟达塔会亲自接待他们,他们会种植高山地区稀缺的蔬菜水果来同山下的村民换取机油和矿石作为生活物资。

三千多名智械僧侣在这片白云低垂的地方过着隐匿遁世的自由生活。

 

“可是你们,”源氏提问,“你们是怎么做到摆脱智械中枢的控制的?”

然而对这个问题,禅雅塔显得同源氏一样迷茫。智械偏着头思索了一会儿,他的光学镜头随即略微闪烁了一下。

“这确实是一个谜团……”

“你不是从别的地方来到香巴里避难的吗?是如何摆脱智械中枢的,你不清楚?”

“嗯……”禅雅塔认真地说,“香巴里确实有不少避难的智械,但是我是在尼泊尔诞生的。”

“我们不追随智械中枢的命令,我们信仰智瞳的力量。”

源氏低下头去,他一边翻找着新的废墟,一边假意对禅雅塔的话产生了兴趣。

“智瞳,那是什么?”

“事实上……我并不确定智瞳是否存在,”禅雅塔直爽地回答道,“但是它给予我们力量和正面的力量,这一点我切实感受到了。也许我更愿意将智瞳当做……一种信仰的力量吧。”

“你没有见过智瞳,但你相信它的存在。”

源氏明知故问。

“我认为它所倡导的这种善的力量潜藏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

“这根本是胡说八道,”源氏对此嗤之以鼻,“你无法通过虚无缥缈的东西获得力量。”

“好吧,”禅雅塔妥协道,“我承认,孟达塔师兄向我展露过智瞳的存在。”

源氏感到剧烈的震动,他猛地抬起头来,透过目镜死死地盯住了禅雅塔。

“你是说,孟达塔获得了智瞳的力量……?”

“或许是这样吧……”

禅雅塔有些疑惑地斟酌道,“他能够与智瞳沟通,尽管我还没有掌握……”

源氏陷入了沉默。

智瞳,这是他从未听说过的力量,而这股力量似乎正在庇佑着香巴里的僧侣们,让他们远离侵害。那么智瞳能够庇佑他吗?作为一个非人非智械的怪物?

源氏低下头去,他有些沮丧地继续翻动手头的废墟,尽量不让禅雅塔察觉到他波动的心绪——然而忍者的心脏随即又被另一种情绪给占据了。

忍者开始变得震惊起来。

源氏将那块金属零部件的碎片从一大块瓦砾下面挖了出来,他仔细地端详着这块部件。

“你是发现了什么吗?”禅雅塔察觉到他的异样,这个智械僧侣这样说道。

源氏又一次直起身子来,他将这块零件递放到禅雅塔的面前。

“这东西我见过,”源氏说,“在守望先锋的科学实验室里有类似的装备——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但这绝对不是一个恐怖组织能够拥有的先进技术。”

最后,这个忍者不无自信地总结陈词,“这场暴乱的背后有人在操控这一切——而这时候,他们也许正坐在光鲜的办公室里,暗暗得意阴谋得逞呢。”

 

>>>

 

“这是个光子发生仪的尖端部分。”

塔米尔将源氏的猜测一锤定音。

“你说的不错,一个普通的民间恐怖组织根本不可能有这么精尖的武器。”男孩讲这块零件调转了一个个,他调整了一下高倍放大镜,开始仔细地研究起了轴承。

“光子发生仪?”源氏有些惊疑,事实上他对这些高科技并不能算太了解,但是这项科技产品的名声他是知晓的——这是属于一家科技公司的高端新兴产品,此前该公司发明的声波武器曾经有效地阻止了里约热内卢的暴乱。

印度的费斯卡企业。

但随着声波武器逐渐流向黑市,以及新一代的工程师的推动,费斯卡的光子技术开始变得举世瞩目起来。这家大型公司几经扩张,目前在全球各地都分布有不同的子公司。

“……这武器已经流入黑市了吗?”

源氏有些震惊,他听闻过费斯卡正在研究光学背景的武器,但从没想过它会如此迅速地成型——忍者从未醉心于高科技的吸引力,尽管他本身很有可能就是最高科学成就的结晶。

然而塔米尔只是一个劲地摇头,“如果光子发生仪流进黑市,我怎么着好歹也要去看一看……”

这个人小鬼大的男孩最终从这片零件中抬起头来,他安静地看着源氏与禅雅塔。

“轴承上的编号是t打头的,”他说,“这是个试验品。”

 

源氏清叹了一口气,他的手越过放大镜,将这块零件挪到自己面前——目镜已经清晰地为他扫描出了那条精细到微米级别的刻印痕迹。

“看来我得去一趟费斯卡……”

忍者这样说着,他又一次抬起头看向男孩,“孩子,你知道费斯卡距离最近的工厂在哪里吗?”

“在巴特那,距离加德满都也不算太远。”

男孩说,“你如果要去,我可以帮你定一趟机票……”

“这就不需要了,我可以自己……”

“一小时后在卡雷拉寺庙酒店停机坪上起飞的那种。”

源氏大吃一惊。

而此前一直漂浮在一旁,沉默不语的禅雅塔却忽然开了口。

“塔米尔,”他试探性地问道,“你那位朋友的飞机,愿意搭载一位智械吗?”

他有些犹豫又信心满满地说,“我也想去巴特那。”

“这不行,”源氏满口回绝,“我去查费斯卡,那可能很危险,只要我一个人就够了——而你,压根就没有自保能力……”

“没错,你去调查费斯卡。”

禅雅塔理所当然地说,“我只是去看着你的,源氏。”

说这,这名智械又夸张地偏了偏头,他的发声器里传出掩盖不住狡黠的愉悦嗓音。

“更何况,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自保能力?”他说,“想要试试吗?”

 

 

TBC


又要在结束后跟大家唠嗑了:这章要讲的问题是,本文不会出现三妹,所以源氏的安危大家大可放心2333三妹的活动地点应该是在印度南部,但是巴特那在印度北部。以及费斯卡到底有几个子公司我不知道,全都是我杜撰的!

评论(11)
热度(32)

© 黑咩咩Black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