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咩咩Blacksheep

微博ID黑咩咩稿多不压身
墙头反复横跳 老婆按月增加
最近回到银英怀抱了 是个红茶党

【Genyatta】Brain in a vat/缸中之脑== IV ==(哨向设定)

分级:未定

警告:涉及相当详细的暴力描写

配对:Genyatta

 

注释:

· 全篇皆为在原游戏基础上的脑洞,和官方会有大量出入,请不要当真,作者概不负责

· 哨兵向导设定系列的第三篇,就是跟之前的麦藏和正在写的R76是同一个设定体系

· 我的文很少有腻腻歪歪的恋爱,这篇可能悬疑和思辨,有黑化某个官设(非人物)的倾向

· 有原创角色,没办法,如果没有OC剧情无法进行,不过放心不会和OC有友情以上的感情戏码

· 角色都是暴雪爸爸的,如果他们属于我,他们早就结婚了



=======================




IV.

 

禅雅塔最终还是离开了,他执意要给源氏一个安稳的后半夜——然而事实是,随着禅雅塔的远离,源氏睡得更不安稳了。精神上的噩梦和肉体上的痉挛接踵而来,让这个忍者失眠到了天亮。

睁开眼睛后,源氏手动调节了体内的激素水平。接着,这个忍者大概静坐了十来分钟。他的心跳快得厉害,但随着肾上腺素的提升,源氏开始变得不再疲乏:这并不是件好事,事实上在一开始他要求装置调节激素水平的控制单位时,齐格勒博士是竭力反对的,她严厉地指出这样做对于忍者本就脆弱的生理结构的危害,这会大大缩短源氏的寿命。

但源氏置若罔闻。

 

大概在源氏二十三四岁的时候,他曾经有个幻想。在这个幻想里一切都是那么平静美好,他和半藏是对棠棣竞秀的兄弟,在哥哥继承家业后,源氏娶了他的一个高中同学——那是个漂亮的女孩儿,她叫什么来着?麻里还是凛子?源氏连这都记不清了,但他清楚地记得那个梦,他后来带着妻子搬离了岛田老宅去了东京,养育了一双儿女,他的工作不太顺心,但一切都还算幸福美满。最后他在六十五岁退了休,安安心心地变成了一个小老头子。

 

“最多十年……”源氏感到自己口中的热气喷射在呼吸机的软管上,这根软管埋植在他的胸腔内,早已和他的血肉融为一体。最多十年,源氏想,只要活十年就够了,他还没有完成他的复仇,他只需要十年的时间。

幻想里那个幸福美满的中老年生活,现在早就不存在于岛田源氏的未来了。

 

半机械忍者最终调整好了他的机能,他猛地站了起来。

 

>>>

 

源氏又一次走进那个昏暗拥挤的仓库,这一次他先看见的是那个十来岁的男孩子,他把桌面已经整理得干干净净,男孩盘腿坐在桌上。桌子的中央摆着茶壶,禅雅塔正在他的对面漂浮着,他们看起来像是在喝茶。

当然,只有一个茶杯的那种。

禅雅塔最先发现了源氏,智械抬起头来,他轻轻挥动了他的金属手掌,超忍者打招呼。

“早晨好,岛田先生,”他轻快地说,“今天是个好天气。”

源氏下意识地瞥了瞥狭窄的小窗,金黄色的阳光投射进屋子里,融成一片透明的水雾,飞尘在这片水雾里上下翻飞。

是个好天气没错。

他僵硬地回应道,“是……”

“需要来点茶吗?”

禅雅塔又问他。

“我不能喝茶,”源氏据实以告,“我只能进食葡萄糖和蒸馏水。”

“哦……”禅雅塔小声叹息着,他的肩膀猛地震动了一下,就好像他真的像是理解这种痛苦一样地微微低下了头,“那真是……很抱歉。”

而那个从刚才开始就默不作声的男孩则忽然地回过头来,他看着源氏的面甲,说,“所以……你的机能是怎么运作的?”

“……嗯?”源氏不明就里。

“塔米尔,我不认为这个问题非常礼貌……”禅雅塔呼唤着男孩的名字,小声提醒他——这还是源氏第一次听到男孩的名字——但男孩看起来毫不在意,他一脸严肃地盯着这个半机械忍者。

源氏叹了口气,他感到自己被冒犯了,但他也知道他不该为此恼火。

“事实上具体的机能我一点也不清楚,”他说,“在手术时我被麻醉了。”

“那么,你的身体结构比呢?”塔米尔穷追不舍地问,“你是个改造人对吧,从技术上讲,你的身体有多少属于机械……?从纯自然科学的角度来说,你是否还能归属为人类?”

“塔米尔,”禅雅塔抬高了声音,“我认为这两个问题已经称得上相当失礼,而且我想岛田先生也不会愿意回答的。”

智械伸出手去,他轻轻拍了拍男孩的肩膀。这个穿着工装裤的尼瓦尔族男孩沮丧地叹了口气,“好吧好吧,我不问了。”

源氏忍不住地深深呼吸,他在心里多少有些感激禅雅塔的适时制止,但他并不太乐意将这样的感激说出口。起码在源氏心里,他和这个智械之间还有些嫌隙未解开,他并不想获得更多来自于禅雅塔的帮助。

“所以你这是要去哪里?”

禅雅塔似乎毫不在意源氏复杂的心理,智械捧着茶杯问出了属于他的问题。

“调查,”源氏说,“正巧你在,我有些事要问你。”

“我会尽量告诉你我所知道的一切的,岛田源氏。”

“好吧,关于加德满都的这场暴乱,你具体知道多少?”

源氏问他。

“你为什么这么关心针对智械的暴乱?”禅雅塔问,“你看起来并不像是个……智械同情者。”

“这和你没有关系,”源氏加重了语气中的怒意,“你只要告诉我具体情况就行了。”

源氏在逃避回答问题,他自己再清楚不过。寻找潜伏在加德满都的那个佣兵组织成了他眼下的目标——事实上源氏始终在寻找,他一直坚信,在离开岛田家之后,半藏会在这样的组织里藏身。

岛田家的覆灭无法浇熄他心头的怒火,只有复仇才能让他重新获得平静。

而他的复仇必须从这里开始。

从半藏开始。

 

“他们都是人类,”禅雅塔平静地说,“着装并不统一,男女都有,看起来像是一个松散的团体……”

源氏敏锐地抓到了禅雅塔语言中的细节,他追问道,“但是你不这么认为。”

“是的,我不这么认为,”禅雅塔点了点头,“人类的活动都有规律和踪迹可以归纳……他们的活动方式过于趋同了。”

“你的意思是,比起民间恐怖组织,他们更像是军队。”

源氏下了个判断。

然而禅雅塔却对这个答案予以了否定,“我并没有这样说过,我只能告诉你我的所见……但没有过多的信息可以判断他们是一支军队。”

“可是你在暴乱现场。”源氏一针见血地说。

“是的,我在暴乱现场。”禅雅塔对此表示了肯定。

“……你最好带我去看看,”源氏斟酌了两秒,他最终决定放缓了声音说,眼下他正从各个角度需要禅雅塔的协助,起码他不能破坏这个暂时同盟,“我需要更多的调查。”

然而禅雅塔对此表现出了极大的不解,智械偏着头看他,无表情的面甲上透露着疑惑,“我能询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吗,岛田源氏?”

忍者沉吟片刻,“这是我的工作——我会剿灭他们。”

还没等禅雅塔回复,那个男孩便忍不住地搭了腔,“就凭你一个人?”他刚刚往嘴里丢了块茶点,眼下说话都嘟嘟囔囔的不甚清楚。

这话让源氏少不得的有些自矜起来,他清楚自己的能力,剿灭一个几十人的军事化团伙对他来说难度确实不大,但却是值得的挑战。所以忍者傲慢地抬起头来,他说。

“就凭我一个人,”他顿了顿,不无骄傲地抬着头,“我是个守望先锋。”

“你是说,你是守望先锋的前成员,”塔米尔冷冷地反驳道,“守望先锋已经解散了,他们只不过是一群大骗子而已。”

那男孩忽然就变了脸色,他重重丢下了茶杯,满不高兴地从桌子上跳了下来——他用衬衫粗鲁地擦了擦嘴,跑跳着冲出了屋子外面。

源氏有些疑惑,他看着男孩远去的背影发愣。

禅雅塔没有说话,智械轻声叹息着,他漂浮到一面柜子前,从里面掏出一个茶杯来,到水龙头边上去清洗干净了,又从煮水壶里倒了杯水,才又慢悠悠地飘到源氏的面前,将茶杯递给了他。

“请你原谅我的朋友,”禅雅塔这样说,“塔米尔原本有个理想,他想进入守望先锋……但现在这个理想破灭了,他很难受,但我们谁都对此无能为力。”

源氏点了点头,他接过了禅雅塔的茶杯。

然后他轻声说,“……托比昂会喜欢他的。”

禅雅塔的发声器里泄露出一丝好奇的语音。

然而源氏没有回答他,他转过身去,背对着智械卸下了面甲。忍者喝了两口水——水是蒸馏的没错,干净没有机质,寡淡无味。

他最终喝完了这杯水,源氏又重新戴上了面甲,他转过身来看着禅雅塔,“你亲历了这场暴乱,我现在需要你带我回去……禅雅塔,我得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禅雅塔接过源氏手里的水杯,智械低下头去似乎在思考着,他体内的扇片在飞速运转着,这让源氏怀疑他在做着什么剧烈而复杂的思考。然而紧接着,禅雅塔便抬起头来。

“好的,”他平静地说,“我会带你去看看——从这一切最开始发生的地方开始。”

 

TBC



评论(6)
热度(43)

© 黑咩咩Black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