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咩咩Blacksheep

微博ID黑咩咩稿多不压身 墙头反复横跳 老婆按月增加 最近回归老坑 欢迎找我聊银英和圣斗士

【Damidick】沙漠之心== I ==(天方夜谭AU)

分级:NC-17

警告:涉及相当详细的性爱描写

配对:Damidick


注释:

· 中古阿拉伯背景设定,天方夜谭AU

· 故事原型是安徒生版的雪女王,可能还有美女与野兽?

· 去年我发过这篇,现在修改重发

· 魔都SLO8应该会出这本的小料!


===============================


I.

 

 

迪克看到一片海枣林。

 

事实上他很早以前就看到了那片海枣林,男人已经沿着那个方向走了大半天了——但风沙纠缠着他的双腿和他年迈的老骆驼,这一切都让迪克举步维艰。他倒是还剩一点水,但除非他能在天黑之前走到那片海枣林里去,否则他仍旧难逃死亡的命运:毕竟也只有在那里他才能找到水源和过夜的地方。

迪克开始有些怀疑自己究竟为什么要到这个鬼地方来。哦,对了,为了拯救他的族人——他们不慎饮下了魔鬼的泉水,那泉水是在被魔鬼的烈焰灼烧成红色的山脚下喷涌而出的。在喝了泉水后,他们通通被怪病纠缠。

老巫师说,这是被沙海深处的邪恶的魔鬼诅咒了。而迪克别无他法,只能去恳求魔鬼的原谅。

原谅什么呢?他们触碰了他所有的泉水?

……或者,杀了那家伙会不会来得更快一点?

 

好极了,他没头没脑地自言自语,荒诞的现实让迪克有些丧气。他原本应该是个流浪而快乐的罗姆人,风把他带到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他会恐惧和危险面前放声大笑,而不是恐惧着传说中的魔鬼。而眼下,那片海枣林近在眼帘,迪克已经能够触摸到它粗糙的树干了。

于是戴着头巾的罗姆人伸出了手。那粗糙的、坚硬得仿佛石块的树皮摩擦着他长着薄茧的手掌,现在,迪克只需要牵着他的老骆驼穿过这一小片林子,就能看到池塘……

 

海枣们的枝条微弱地颤抖了起来——那应该是风,迪克想——然而沙漠炙热的风并不能带来宝贵的雨水,自然也谈不上清新动人。它们裹挟着滚烫的火浪摧残着沿途的植物,让海枣在风中惊惧地发抖。然后这样的抖动变得越来越剧烈了,那些羽片状的树叶在风中频率一致地摇晃着,仿佛一群舞蹈的鸟儿。

不,迪克这时候才注意到,那些压根不是什么风。

砂砾纹丝不动,那些热浪也没有喷涌到他干涸的皮肤上,眼前的这些树仿佛是中了魔咒,它们毫无征兆地摆动了起来,以同样的频率跳着不尽相同的舞蹈,然后再按着顺序四散开去。在这一排树冠之中,显露出一条阶梯来。

那阶梯在刺目的阳光之下呈现出喷涌流转的金色来——那是黄金,不是嵌镀上去的,那是一条蜿蜒流淌着的,黄金的楼梯。

 

这蹊跷极了,但迪克显然没有其他选择。他必须见到那个魔鬼,因为只有这个魔鬼才能治好他的族人,哪怕要付出迪克无法承受的代价:他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人们受苦,不是吗?

所以迪克只能选择前行。

 

>>>

 

踏上黄金阶梯就能穿过这片扶摇而上的树丛。在树丛的沙丘两边,堆砌着累累白骨,他们的身上还挂着碎布和残发。骷髅的手中紧攥着珠宝,嘴扭曲地大张着。

迪克想,这些诡异的死法,是否就是魔鬼的诱惑呢?

驱赶他们离开城市的那个阿訇曾经说过,居住在红色城堡里的魔鬼拥有着无尽的财富和水,但他吝啬地不肯与人分享。魔鬼用他的财宝引诱给渴望财富的人进入城堡,又在他们接过财宝的一瞬间无情地将他们杀死。

但是,迪克想,他并不是来寻找财富的——他是一个流浪的杂耍艺人,财富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迪克只想借用魔鬼的力量,借用他超然于人类之上的魔法。

毕竟这些事是迪克所做不到的。

 

罗姆人沿着流淌的黄金的阶梯拾级而上,越往上,他越能感到与沙漠中与众不同的风。这股风夹带着水汽,温柔地淹没了他。迪克有些干渴地呼吸着,他头一次呼吸到这样的空气还是在吉达的沙滩——但海岸线上的水雾会裹挟着盐粒的苦咸味,熏得他几乎要睁不开眼睛。

然而阶梯之上的微风是甘甜的,带着若有若无的细微雨丝,几乎要让他忘却身边埋葬着无数的财宝和枯骨。也许这正是魔鬼可怕的地方?迪克没头没脑地想,他让人饱尝甜美的果实和令人神往的财富地位,然后再剥夺他们最重要的东西:生命。

他终于走到了大理石的大门之下——那门是用一整块的大理石雕琢而成,缠绕着冬青和合欢的金黄花枝。迪克抬头望那扇门,门扇上用琥珀色的各种宝石镶嵌这一头小狮子,那狮子抬起头来,他的鼻尖上停落着一只蓝色的小鸟。

迪克被这画面迷住了。这道精美的大门让他驻足了许久,直到它们最终轰然中开,他才终于走了进去——魔鬼的城堡由红色大理石垒砌而成,那些带着圆顶的高塔一路向上耸入天空,最终被浓黑的云雾所笼罩。

 

迪克并没有犹豫,他只是继续前行。

他遭遇了镶满了绿松石的、青铜的、白银的……直到最后,黄金的门扇,镂空的门扇在迪克的面前打开,罗姆人毫不犹豫地步入其中,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要面对凶恶的魔鬼,他英勇无畏,他手中的匕首足以让他面对那么多的恐怖险阻,没有什么能够阻拦迪克的使命感和正义感。

脚下的道路镶嵌着斑斓的宝石,金色的天花板将封闭的大厅闪耀得如同白昼的室外一般,在那条绵延而上的阶梯上是黄金和珠宝垒砌而成的宝座——

 

……那宝座上,坐着一个十岁男孩。

 

“你是谁?”

迪克几乎是脱口而出。

他是难以置信的。

他当然会觉得难以置信,沙海中的旅人告诉他,居住在通天城堡里的魔鬼长着三颗殷红的脑袋和挂着斑驳血迹的獠牙。他高大得仿佛一座小山,当这个魔鬼站起来的时候,天地都会为之颤抖,只要张开嘴他就能吐出火焰,他绿色的头发像是棕榈编织成的绳子一样能把人活活勒死……

 

但在那宝座之上的,是一个十岁男孩。

他短短的头发乌黑,他的脸上是没有褪去的婴儿肥,脸颊也红扑扑的,他的眼睛蓝中带绿,他的双腿甚至够不到地面呢。

 

“……你不是个魔鬼,”迪克笃定地重复道,“你是谁?”

 

那男孩瞬间涨红了脸,他霎时便的恼羞成怒,仿佛这个罗姆人冒犯了他似的。男孩装作成年人的样子按住了黄金宝座的扶手,他抬高嗓音大声说,“我当然是个魔鬼!”

他软糯的声音像是海浪一样蔓延撞击在空无一物的大厅之中,回响。

 

“不,”迪克被他故作老成的样子逗笑了,罗姆人忍不住地咧开了嘴,“你……你就是个小男孩儿罢了。”

这个男孩从宝座上跳了下来,他趾高气昂地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地望着迪克——男孩的眉毛已经快崎岖得仿佛连绵的沙丘了——然后,他压低了嗓子道,“你见到门外的那些尸体了吗?你以为我只是在虚张声势吗?我大可以把你也变成那样。”

他不自然地停顿了一下。而迪克抓住了这个机会,年轻的罗姆人微微笑道,“……但是?”

男孩的脸上显露出意思不易察觉的,被逮到了的不情愿的表情来。但他仍旧抬着他不可一世的头颅,“但是……算你走运,茨冈人,我今天心情不错。我会在听完你要说的话之后杀了你。”

 

迪克明显地迟疑了一下,但他随即扁了扁嘴。这个黑发男人微微皱起了眉,但他仍旧抬起头,表现出他的浑然不惧来,“我不关心你会干什么,因为我并不害怕你。听着,我只是来寻找能够解救我的族人的方法的,巫师说那是魔鬼的诅咒……”

“他们动了不该动的东西,”小小的魔鬼打断了他,他鼓起腮帮子做出了他最为邪恶的表情来,努力让自己显得威严而冷酷,“那泉水是属于我的,所以我要惩罚他们。”

迪克叹了口气,“但没有人知道那是属于你的!而且你不能这么霸道,那只是一片泉水,那不是……属于你的东西!”

“为什么不行?”男孩子低下头看他,他的眼色里是真的充满了不解的,“这世上的东西,难道不是只要我抢来,就是我的了吗?我杀了看守这片泉水的老虎,那么这泉眼不就是我的了么。”

罗姆人微弱地连连叹气。男孩听起来并不像是在强词夺理,他的语气如此认真,就像他刚才说的都是理所当然一样:他的话语稚嫩而执拗,透露出他热烈的真诚,让迪克根本无法反驳。

 

他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最终仍是沿着台阶向着男孩走了过去——男孩模样的魔鬼眉头紧蹙,仿佛连绵崎岖的沙丘,“你为什么要过来?不怕我杀了你吗?”

“不怕,”迪克直白地说道,“我想知道你的名字?”

“……我会杀了你的。”

迪克微笑着拾阶而上,“你的名字?”

男孩涨红了脸,他用他蓝绿色的眼睛死死瞪着年轻男人,“你为什么不怕我?我是个魔鬼啊。”

“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名字……你别告诉我,魔鬼没有名字?”

 

这个男孩子终于妥协,他像是泄了气一样将自己黏在了黄金的宝座之上,满脸不悦地盯着迪克。

“达米安……”最后他小声道。

 

迪克在距离他还有两三个台阶的地方停了下来,他朝着男孩伸出手去。这个男孩子肉眼可见地微微颤抖了一下——但他看上去并不厌恶这样的举动。随即,他的眼睛急速地瞪大了,更像是难以置信的模样——迪克带着茧的手掌覆盖住了他的手。

他的手是炙热的,就像所有的孩子那样。

 

他就是个孩子啊。

迪克想。

 

“让我们忘掉刚刚不愉快的那些,重新开始一下,”他微笑着决定重头再来,“你好达米安,我叫迪克,我是来寻求你的帮助的。”

 

达米安没有说话,当然他也没有粗鲁地打掉迪克的手。他只是用他蓝绿色的眼睛盯着罗姆人看了好久。

他没有说话。

 

>>>

 

迪克终于把这个关于族群迁徙的故事讲到了尾声,最后他说到载着罗姆人的大篷车在泉水边的歇脚,当地的阿訇想要赶他们走。

但城里的居民谁也不能够抵挡马戏团的诱惑,他们有着最新奇的野兽和飞得高高的空中飞人,安拉的信徒们被新鲜事物吸引,沉浸在久违的欢乐里——但马戏团成员不慎喝下了不该触碰的泉水,魔鬼的诅咒让他们患上了怪病。迪克是唯一一个幸免于难的,他不顾其他人的阻拦,孤身来到了这里。

 

这个故事讲了三天三夜,中途达米安给了他一些时间歇息。他还用干净甜美的泉水和上好的食物款待了迪克——但他并没允许他离开,相反的,小小的魔鬼一再追问故事的源头,这迫使着迪克不断追溯他的过去,一直到他的出生。

整个故事新奇有趣,小小的魔鬼从没见过马戏团和红色沙丘下的城市,他听得津津有味。在迪克说起他为了逃避狼蛛女王的求爱而扮作女人出逃,却被追兵识破,不得不和他们大战的时候甚至哈哈大笑。但与之相比,故事的结尾却显得粗制滥造,这让达米安很不满意,他皱了皱他浓粗的眉毛,有些不满地说,

“……所以,既然你的族人并不在意自己的生死,那你为什么要来求我解除诅咒呢?”

 

迪克沉吟了片刻。

“因为他们是我的族人,”然后他说,“我和他们属于同一个家族,所以我不能弃他们于不顾。”

小小的魔鬼迟疑地看他,他的唇齿相碰,仔细地重复,“……家人?”

“是的,”迪克又一次微笑起来,“难道你没有家人吗?”

达米安的两腮又一次鼓掌了起来,但迪克知道他并不是真的生气了——事实上小小的魔鬼脾气很好,迪克这样想,他总是在用他愤怒的表情掩盖着他孤独的寂寞和他柔软的心脏:他就是个小孩子。

 

“我当然有家人,”达米安气呼呼地加重了语气,但短促的呼吸让他显得底气不足,“我有外公和母亲……”

他的声音几不可闻地颤抖了一下,“虽然她已经有三百年没来过了。”

“三百年?”迪克迟疑,“可你看起来只有……”

十岁啊。

达米安领会精神地皱起眉,“你真可笑,因为我看起来像个小孩,所以你就就把我当成可以愚弄的顽童了是吗?”

“我并不会因为你是小孩而轻视你,”迪克否认地摇头,“但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在三百年里一只看起来像个孩子呢?”

“我啊,”达米安理所当然地说,“这三百年来我一直都是这样的。”

 

迪克抬起胳膊,他的手在达米安戴着精美丝绸手套的手背上停留,他想放下,但最终没有落下。

他想,什么样的孩子,能够忍受这样三百年的孤独和冰冷呢?

 

“你知道的,”最后达米安充满自豪地强调道,“我是个魔鬼。”

 

啊,是了,他是个魔鬼。

迪克温柔地笑了起来,他轻轻拍了拍达米安的手背。


TBC


评论(6)
热度(83)
  1. Cynthia黑咩咩Blacksheep 转载了此文字

© 黑咩咩Black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