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咩咩Blacksheep

微博ID黑咩咩稿多不压身 墙头反复横跳 老婆按月增加 最近回归老坑 欢迎找我聊银英和圣斗士

【Genyatta】Brain in a vat/缸中之脑== II ==(哨向设定)

分级:未定

警告:涉及相当详细的暴力描写

配对:Genyatta

 

注释:

· 全篇皆为在原游戏基础上的脑洞,和官方会有大量出入,请不要当真,作者概不负责

· 哨兵向导设定系列的第三篇,就是跟之前的麦藏和正在写的R76是同一个设定体系

· 我的文很少有腻腻歪歪的恋爱,这篇可能悬疑和思辨,有黑化某个官设(非人物)的倾向

· 有原创角色,没办法,如果没有OC剧情无法进行,不过放心不会和OC有友情以上的感情戏码

· 角色都是暴雪爸爸的,如果他们属于我,他们早就结婚了




=======================



 

II.

 

 

源氏没有花多大气力就将这个智械从电线杆上拽了下来。但是忍者随即察觉到了另一个问题,智械后背上那些代替脊髓液的电路线已经完全地暴露在了外面,它们可怜兮兮地盘根错节在这跟断裂的木桩上,源氏不得不花了好几分钟把它们统统分开。

“你很麻烦。”

最后,当源氏抱着这个残缺的智械下到地面上的时候,他这样下了个结论。

“你说得……大、大概没错呢,”智械轻声附和道,“我一直……都是个……麻烦人物。”

源氏假装没有听懂这句话的弦外之音,他可不想和什么麻烦人物扯上关系,起码先下,绝对不行。

他才不在乎这个智械是什么麻烦人物,只要把他丢到修理站,自己就会马上离开。源氏在心里这么盘算着,然而他怀中的智械却忽然地朝他伸出了那只尚且还算完好的手(另一只已经断损了,它被夹在腋窝底下),做出像是要握手的姿态来。

“泰哈撒·禅雅塔。”

源氏有些怔神,他直勾勾地望着这只手不说话。

“那是什么?”

“泰哈撒·禅雅塔,”智械说,“这是我的名字。”

然而源氏仍然只是隔着他的面罩盯着对方。

这几秒钟的迟疑却让智械感到了莫名,“抱歉……我以为……人类都是……这样打招呼的……”

他充满机械感地偏了偏头,随即疑惑不解地放下了手。

“为什么会觉得我是人类,”源氏没有理会他放下的手,只是带着智械走下了那片尸骸的废墟,“我看起来不像智械吗?”

“不像,”那智械理所当然地说,“你,有一颗……属、属于人类的心脏,它现在……离我很近,我……能听到它的跳动。”

源氏有些木然,“是么……有心脏的就算是人类了?”

“至少……你不是智械。”

对方笃定地说道。

“你说得没错,”源氏说,“现在,告诉我该把你送到哪儿去,然后闭上你的发声器……禅雅塔。”

 

>>>

 

禅雅塔指引着源氏来到雅佳街,绕过一座佛龛之后禅雅塔带着他步入一条黑漆漆的小巷子里。这时候源氏开始觉得对方来者不善了,若是在这样的小巷中遭遇伏击,普通人只怕会瞬间命丧黄泉。但是很可惜,源氏从来都不是普通人,他暗暗发誓,会让这个骗子智械在阴谋得逞的前一秒被他揍穿装甲。

……尽管他这种型号的家用智械,外装甲真是薄得可怜。

 

然而就在这片漆黑的深巷中,忽然有一束黄色的光从最深处照亮了这条红泥石板路,从那条门缝窜出的黄光里,一个黑头发的当地小男孩钻了出来。

“……我的天哪!小禅(Zenny)!”

男孩大叫着朝着他们跑了过来。

“他怎么了!?”

他用带着口音的英语厉声喝问源氏,就好像源氏天生就该看着禅雅塔似的。

“我……我还好……就是……”

“被袭击了是吗!”男孩愤怒地皱起了他粗粗的黑色剑眉,“为什么不看好他?”

他竟然这样质问源氏。

半机械忍者只能沉默地看着男孩,那男孩像是在生他的气似的,他鼓胀着脸颊伸出手,拉着源氏的胳膊把他往门里拽。

源氏不明就里地跟着男孩走进了这扇门后。

紧接着他发现自己走进了一间巨大的杂货仓库:忍者几乎找不到可以落脚的地方,不止是架子上,就连地面上也被各种金属零配件给堆满了,它们杂乱地堆积成一座座小山,只有中间铺开一条狭窄的通道来。那个男孩飞快地跑过通道,他敲了敲那张金属的台面,示意源氏将禅雅塔放在上面。

源氏艰难地迈开步伐走到那附近,他照着做了。

那男孩从手边的铁皮盒子里掏出一个怪里怪气的单片眼镜来,他娴熟地把它夹在自己的右眼上。紧接着,着个小个子男孩又爬上操作台,他小心地避开了禅雅塔的躯体,伸手去拉头顶上的无影灯。

“现在,机械人,你要帮我一个忙。”他冷冰冰地对源氏说,就好像他自己是个多么成熟的成年人似的。

源氏从来都拿小孩子没有办法,他只好妥协地点了点头。“好吧,”他说,“你要我做什么?”

“帮我把小禅关掉,”那孩子故作老成地说,“让他进入休眠状态,那必须同时启动两个中枢,我一个人做不到。”

“那你以前是怎么修他的……”源氏表示疑惑,“你们看起来可是老相识。”

那孩子像是看待白痴似地看着源氏,他忍不住地翻了个白眼,“他从没伤得这么重过!明白吗!你,现在过来帮忙!”

禅雅塔全程没有参与这场对话,但当这孩子这样说着的时候,智械的受损的发声器却发出了断断续续,宛如咳嗽一般的微弱笑声。

源氏只能不情愿地伸出手。

“去摸他后背的脊柱,”男孩这样说道,“从尾椎向上第二个金属环结,那里有一个弹性按钮,按住了不要动。”

源氏照做了。他伸手去提起了禅雅塔已经无法动弹的腰部连动轴,智械纤窄的腰轻巧得就好像没有分量似的——镁合金吗?忍者这么想着,他用另一只手绕到禅雅塔的身后,顺着智械腰间的曲线摸到了环结上的按钮。

他把按钮按住了。

“会不会有点奇怪?”他抬头问禅雅塔。

智械的发生系统似乎已经被关闭了,他静止在这张金属长桌上,只是微弱地摇了摇头。

男孩利索地爬到桌子的另一边,打开了智械头盖骨的金属板,他按下了另一端的按钮。

源氏亲眼看着这个受了损的智械,他的灯光倏然间黯淡下来,体内风扇的轰鸣声全然地消失了。

禅雅塔进入了休眠状态。

“他不会觉得奇怪的,”男孩头也不抬地用手指敏捷地拨出一根受损的脊髓电路线,他用剪刀剪开胶皮,开始细致地摆弄起来,“他的脊柱感应系统应该已经毁得差不多了,我得重新修好他。”

 

源氏终于如释重负,他松开了紧贴着智械的手,站了起来。

“那么我告辞了,”他这样说道,向着男孩鞠了个躬——纯粹是出于礼貌的,“我要去找个落脚之处。”

“……现在的加德满都哪来给你落脚的地方。”那男孩冷漠地从禅雅塔的金属零件之中抬起头。

“你可以睡小禅的屋子,”然后他说,“就在这间仓库的后面,反正今晚他用不上。”

源氏迟疑了片刻,但他的右耳的警戒器已经发出了微弱的黄光,提醒着他如果再不进行一次深度睡眠,他的激素数值又将跌破临界值。他再也没了其他法子,源氏只能妥协。

“好吧,我留下,请明天一早务必叫醒我。”

这次男孩没有再理会他,他冷漠地挥了挥手,打发对方离开。

只留下无影灯下残缺的禅雅塔,他现在正被拆得不成样子,就好像是真的被炸成碎片了似的。

 

>>>

 

这晚上源氏也还是没能睡上一个好觉,他又一次跌入了梦境之中。

这次的梦倒是没有半藏了,也没有那些他不太愿意面对的其他人。但是这次的梦变得光怪陆离,还到处都是源氏从来都嗤之以鼻的、只有在孩童的幻想里才能见到的鬼怪——那些鬼怪从他的脚下,那些红色的沼泽里喷涌而出,他们没有追赶他,也没有对他刀剑相向。

他们只是站在原地,交谈的声音震天彻地。

怪物。

看起来年纪小的,手里还抱着稻草人的那个鬼说。

我们不是怪物。

看起来年老的,佝偻着背的那个鬼说。

你才是怪物。

穿着振袖的,看起来应该是个少女的鬼说。

怪物。

那声音此起彼伏着。

源氏一开始还在大笑,他想这真可笑极了,一群鬼怪围绕着自己,他们管他叫怪物——但随着这些鬼面变得越来越多,忍者开始笑不出来了。他甚至认出了其中的一些。

这些不是鬼怪,他们是戴着般若面具的人——全部都是源氏认识的人。

然后领头的那个鬼,他的手中握着一把打刀,那把刀被磨得锃亮,甚至劈开血肉时都不会留下痕迹。

那个鬼用半藏的声音说。

“你不是源氏。”

他说。

“你不是我的弟弟。”

 

源氏看到刀尖的寒光,他希望自己能够醒过来——在梦中被杀死的话,多半是能够醒过来的,他会惊惧万分,他会痛苦不堪,他肩头的阀门甚至会在睡梦中开启,但他能醒过来。

他从没有如此渴望过醒过来。

然而源氏没有醒来,他看见一束光。这束光穿过红色的沼泽,穿过漆黑的浓雾,这束光投射在了源氏的身上。

这束光是淡淡的黄色,带着和煦温暖的光,它投射在源氏的身躯上,这束光如同一只漂浮着的气球聚集在源氏的头顶,然后这束光向着一个完全相反的地方漂浮了起来。

源氏仰起头,他看着这束光。他不知道这道光要把自己带去什么地方。他的梦里从没出现过这种东西,自从他被半藏杀死之后,源氏的梦里再也没出现过什么美好的事物。

它们全都不像这束光。

这束光让源氏觉得温暖。

而它似乎要带源氏去一个还不错的地方。

起码是一个比这片红色的沼泽和浓黑的雾要好得多的地方吧。源氏这样想,他跟上了这束光。年轻男人跟着这束光不断走着,他眼前温柔的光明就变得越来越开阔,那些带着鬼面的人不见了,那片黑色的雾气也消散了,红色的沼泽中升起一条路,狭窄,但通往那片温暖的光明之中。

 

源氏就在这片温暖的光明之中醒了过来。

 

>>>

 

机械忍者透过他的绿色目镜睁开眼睛,他看见那个曾经被人粗暴地挂在电线杆上的智械,他如今以一副完好无损的模样出现在了源氏的床边,这名智械伸着手,他轻抚着源氏的额头,源氏抬起头,他看见有一颗黄色的法球正挂在自己的头顶,一股温暖的力量正从那里源源不断地辐射在忍者的身体之上。

“你醒了,好心人。”

这是他醒来后禅雅塔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是的,我醒了,源氏不怎么想说话,他在心里这样回答道。

这是他少有的美梦。

大概,算是个美梦吧。

源氏想。

“我感谢你救了我,”禅雅塔又慢条斯理地说,“然而,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他还是很困。

源氏想。

刚才的那个梦,让他太疲累了。

“源氏,”他在又一次陷入沉眠之前这样说道,“我叫岛田源氏。”

“好的,岛田源氏,”他听见禅雅塔说,“睡吧,我会在这里看着你的。”

源氏闭上了眼睛。



TBC


评论(8)
热度(57)
  1. B-chaz黑咩咩Blacksheep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叉³!
    小禅禅啊啊啊啊小禅禅qwq【咬手绢

© 黑咩咩Black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