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咩咩Blacksheep

微博ID黑咩咩稿多不压身 墙头反复横跳 老婆按月增加 最近回归老坑 欢迎找我聊银英和圣斗士

【源禅/genyatta】真心话后的大冒险(一发完)

SLO10的无料_(′·ω·`」∠)_

哎呀总之是个糖分小短片

一个演技满分的根基和同样爱玩的老师,以及一群爱看热闹又善良的小伙伴们……

============================



源氏现在坐立不安,他不动声色地透过自己的面罩观察着眼前的同僚们。他现在的处境真的是,非常,非常,糟糕。

他开始后悔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参与这个游戏。但韩国电竞高手、国际知名DJ、守望先锋竞速者和知名气候学家的邀请让他难以拒绝——他们玩了九轮(以水代酒,源氏无法喝酒,而哈娜显然还没到美国的饮酒年龄)的国王游戏,而在这期间,源氏已经身先士卒地交代了自己的感情经历。

 

“真心话提问,”周美灵咯咯笑着看着他,就好像这个曾经的风流少年是什么世界上最好笑的东西似的,“源氏,你现在有爱恋的人吗?”

“我知道我知道!”卢西奥非常适时地接过话头,他用眼神不断示意着美,“禅雅塔嘛,地球人都知道啦!”

“多谢你的仗义执言!”猎空挑着眉打断了他,“可我非常想听源氏自己说说。”

“这没什么好说的……”源氏试图逃避这一切,然而漂亮的韩国女孩已经止不住地大笑了起来,她的笑声放肆得让源氏心惊肉跳——他开始有些庆幸如今自己特殊的身体构造,起码大多数人是决然察觉不到他的大多数心理反应的。

“禅雅塔!”宋哈娜大笑起来,但她随即话锋曲折,“当然是禅雅塔!要知道,没有人会因为感激而爱上什么人,这本来就是不对的,这不健康——更何况!他是个智械!”

“智械和人类在一起这没什么问题,”莉娜不慎赞同地说,“但是我认同哈娜的观点,亲爱的,如果你仅仅是因为……”

“我当然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老师,”源氏气鼓鼓地打断了女孩们的争论,“感激之心仅仅是其中的一部分——我早就已经不是那个肤浅的岛田源氏了。”

“无意冒犯,禅雅塔很好,我觉得他棒极了,但是,你喜欢他什么?”

卢西奥一针见血地说。

源氏沉默了一会儿。

这下莉娜坐不住了,小姑娘高声喊叫了起来,“不会吧!你居然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我喜欢他什么,”半机械忍者淡定地打断她,“我只是在筛选哪个最值得说出口罢了。”

“那么……结论呢?”

“结论是,没有。”

源氏深呼吸了一下,他微微点了点头,“没有什么是不值得我去喜欢他的,他不只是拯救了我——禅雅塔给了我启示,他教会我如何和这个世界平和地共存,更重要的是,他给予我的是最不要求回报的情感——他没有什么不值得我不喜欢的地方。”

“哦……真感人……”

周美灵长舒了一口气,她柔情满满地盯着源氏,就好像在看一头融化的巧克力熊猫。

事实上,剩下的所有人都在用这种眼神看着源氏,但半机械的忍者被他们的眼神盯得如逢蚁爬,他忍不住地抖了抖身子,生硬地转移了话题。

“我们不是该进行下一轮了吗?”

 

“终于轮到冠军做国王了!”宋哈娜举起手中的牌面,她咧着嘴向男孩子们炫耀起来,“好极了!这次谁是红桃九!谁是!”

源氏绝望地把纸牌往桌子上一扔,“放过我吧,怎么又是我……”

“认命吧,你就是个幸运E。”卢西奥淡定地回敬他。

“也许你今天的运气不够好,”美的语气还是同往常一样轻快柔和,但源氏总觉得她看上去有些像是在看好戏,“你是不是要考虑去庙里拜一拜……”

“拜一拜,”卢西奥毫无恶意地嗤笑了起来,“你信不信源氏的房里就有个小佛龛呢——!”

“事实上佛龛不在我的房里。”源氏挑着眉回敬他——他和卢西奥,哦不,应该是每个人和卢西奥,他们都保持着这样奇妙的友谊,他们斗嘴,但他们亲密无间。

“男孩子们,”宋哈娜满不高兴地扬了扬手中的红桃K,“我想我才是国王,国王说了!你们都不准说话!”

回答她的是(唯二的)男孩子们的嘘声。

 

“好了,红桃九,”韩国姑娘皱着眉盯着源氏的机械面甲,显然想出一个能整蛊守望先锋强力收割机的主意已经穷极了她的想象力。D.VA漂亮的五官扭曲得皱成了一堆,“这样吧,麻烦你打开你的历史通讯记录,由我挑一个人,你必须对这个人告白!并且不能在告诉对方这是个游戏的情况下说出我爱你!要让对方完全地信服!”

“说真的?”卢西奥继续发出愉快的笑声,“这就是你的创意?”

“我觉得这不太好吧?”莉娜善意地问,“他刚刚还在向我们表达他对禅雅塔的爱意……”

“嘿嘿,”宋哈娜抬高嗓音打断他们,“你们还没问问源氏的历史通讯记录上有些谁呢!”

这下四个人都来了劲,他们转过头来,目光闪闪地盯准了源氏。

忍者没有办法面对四双质问的眼睛,所以他只能认命地掏出通讯器,“事先声明,如果抽到麦克雷的话我可不干。”

“没事,你可以用你哥的内裤引诱他。”

“要是告白成功你就让半藏去揍他!”

女孩子们的声音此起彼伏。

“呃……”忍者语塞了。

“是谁?”宋哈娜已经眼冒金光。

“第一个是基地的紧急联络号码。”源氏不动声色地弹开了他的通讯界面,把整个菜单投射到空气中展示给其他人。

莉娜紧张地疯狂挥手,“报下一个!下一个!!绝对不要打这种电话!”

其他人赞同地点头。

“第二个是齐格勒博士。”

“这个可不行!法芮尔会杀了我们的……”卢西奥高喊起来,美不曾起哄,但她也以同样的频率点起头来。

“好吧,”忍者抓耳挠腮起来,“第三个是士兵76……哦,我的老天不要这个!”

“莫里森长官不能玩,pass。”小美神情严肃地回答。

“第四个是……”源氏忽然噎住了,“哦,第四个是禅雅塔……”

他有些心虚,“我们不如试试第五个吧!第五个是温斯顿……”

“不!不要温斯顿!”四个小伙伴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大喊,“温斯顿有什么意思!快快快!打电话给你的老师!”

源氏视死如归地护住了他的手机,“是谁不好,为什么偏偏是禅雅塔?”

所有人都沉默不语着,他们只是平和而严肃地盯住了源氏。

“我看出来了,你们都不是真朋友,”源氏故作悲伤地说,“你们只是想看我出丑。”

“在看你出丑这件事上我们绝对都是你的朋友!”宋哈娜和卢西奥同仇敌忾起来,他们俩像是两只要冲上来挠他的小猫,在他面前张牙舞爪着。

“源氏,去跟禅雅塔告白。”最后,小美轻拍着源氏的肩膀,微笑着说道。她的语调如前般平静,但隔着那层厚实的防寒手套,源氏分明感觉到寒冷的力量——半机械忍者觉得冰雪女王搞不好要发飙。

“来吧忍者,”卢西奥在一旁鼓起掌来,“现在就去找禅雅塔,我们不会打扰的,只会偷偷地跟在后面。”

“告白!告白!告白!”

猎空跟着起哄。

 

“不用焦虑,我的臣子们,”宋哈娜以女王般的姿态站起了身,她拉着源氏的胳膊把他往上拽着,“你们的国王永远都是这么英明。”

这样说着的少女用手指尖鄙夷了忍者,“源氏,现在跟着我,去找禅雅塔。”

 

源氏曾经设想过许多种对禅雅塔告白的方案,但后来都被他否决了——眼下的这一种,毫无疑问是最为不靠谱的,也是他根本不曾列在计划单里的一种。源氏深呼吸着走向宿舍区,他回头就能看到那几个跟着他的图谋不轨的游戏参与者们。

半机械忍者长舒了口气,他试图在这里冷静下来,但是源氏知道这也许是个机会:这是个机会吗?他应该不再患得患失,应该努力抓住这个机会吗?哪怕它只是个玩笑?

……管他呢,源氏这样想着,反正老师不会因此而怪罪自己的。

这样想着的源氏,敲响了禅雅塔的房门。

 

禅雅塔过了好一会儿才来开门,推开门看到源氏的瞬间,他看起来有些欣喜和惊讶——不要再问源氏是如何从禅雅塔的机械面甲上观察出他的表情的,这是只有长期生活在一起的人们才能了解的秘密。

“晚上好,源氏。”禅雅塔愉快地向他打招呼。

“晚上好,老师……”源氏则显得十分紧张。

“怎么了?你看上去……非常紧张。”

莉娜在源氏背后的那堵墙后忍不住发出了笑声。

“有谁在这儿吗?”

禅雅塔问。

“没有!”源氏忍不住地提高了声音,“奥克斯顿,老师你知道她的,她总是这样怪笑着穿过基地。”

“嗯……”然而智械僧侣看起来并没有被他的弟子说服。

“好的,那么,你现在找我是有什么事吗?”禅雅塔又问。

“事情是这样的……”

源氏忍不住地抓耳挠腮,他焦躁得不止应该往哪儿摆放他的手臂。最后,这个半机械忍者选择伸出手,他郑重其事地脱掉了自己的面甲,用属于人类的那双眼睛认真地盯住了智械僧侣。

“我是来向您表达感谢的,”源氏说,“我感谢您为我做了这一切,让我成为现在的我,而不是从前那个迷茫愤怒的,失落的灵魂,您做的这一切都让我变得更好……”

“请不要这么说,”禅雅塔微微地颔首,“我的弟子,你原本就值得被这样对待,你的灵魂是自由而善良的,你只是有过那么一段时间,迷失了方向——”

“是的,我曾经迷失了方向,”源氏终于又一次伸出手,他将禅雅塔的双手从他的身体两边牵了起来,忍者握住了智械的手掌,他轻柔地握着它们,“而你才是那个带着我找到方向的人——老师,没有你我做不到这一切。”

“因此,我要感谢您,”源氏深深地呼吸着,他的眼中盈荡着笑意,“以及我要告诉您——”

“我爱您。”

“不是因为你为了做了这么多的感激,不是出于我受抚慰的扭曲心灵,我爱您,是因为我希望能站在这个位置——曾经您是如何守护我的,我也会如何守护您……”

 

“我天,这实在是太浪漫了……我现在满脑子都是灵感……”

卢西奥在墙的那一头小声说,宋哈娜不满地用胳膊肘撞了一下他的腹部,示意他敛声。

 

禅雅塔似乎在沉思,他低下头去,飞速地思考了一会儿,终于又一次抬了起来,“我非常荣幸能听到这样的告白,而让我更荣幸的是,我也对此怀有同样的情感。”

年轻的智械回握住源氏的双手,他温柔的声音这样说道。

 

“成了……!”小美忍不住地小声吸气。

“成了!”猎空跟着喊了起来。

四个小伙伴如同干成了一件什么大事一样,他们不由自主着抱在一起,兴奋地喊叫起来。但随即,他们意识到他们的动静似乎太大了一点。

宋哈娜忍不住地朝着禅雅塔的房间望去。

 

然而源氏和禅雅塔都不在那里,那里房门紧锁。

“不会吧,”韩国姑娘讶异地皱紧了眉头,“动作这么快啊……?”

 

END

 

后续:

 

源氏躺在禅雅塔的腿上时,这个智械僧侣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的大腿很硬,它们可不是什么好枕头。”他说。

“但我习惯了,”源氏的声音显然是笑嘻嘻的,他伸出手去,拨弄着禅雅塔脖子上的电线,“老师,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他们是在和我玩游戏的?”

智械偏过头去,他迅速回答道,“从你说要向我表达感谢开始,源氏,你当初告白的那些话,我都还记得——”

“是吗?真是太巧了。”

忍者忍不住地咯咯笑起来,“你猜,他们什么时候才会发现我们刚刚只是演给他们看的?”

他伸出手去,拦住了智械僧侣纤细的腰。

“毕竟我早就告白过了啊……在尼泊尔。”

 

 

END

评论(12)
热度(125)

© 黑咩咩Black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