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咩咩Blacksheep

微博ID黑咩咩稿多不压身 墙头反复横跳 老婆按月增加 最近回归老坑 欢迎找我聊银英和圣斗士

【R76】圣诞快乐,莫里森先生(过去篇)

写在前面:

群里发刀,写来安慰 @SOMILKY 太太的(◍ ´꒳` ◍)

写在前面:标题来自于大卫·鲍伊的电影《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剧情上也有一点致敬,但跟电影要表达的东西没什么关系。只是因为老兵和圣诞节,所以想到这部电影,最后才这么写了而已~算是个还比较甜的小短篇吧?让我写甜真是太为难我了……

 

Past

 

“我是守望先锋战地指挥官杰克·莫里森。”

男人说出这话的时候面色沉静,他将自己的脉冲步枪丢在脚下,款步从战壕里走了出来——为了要求停火,他举起了自己的手,向敌军示意自己手无寸铁。子弹溅射到他的脚下,杰克的脸上已经挂了擦伤,他的颧骨上的血迹干涸。金发的指挥官走到叛军的面前,他高高举起双手。

“我同意进行交换,前提是你们不能伤害其他人质。”

他这样提出了谈判条件。

 

>>>

 

这群恐怖分子将莫里森绑在石柱上,废弃仓库的梁柱很粗,莫里森没有逃脱的空间,他的脑袋后面有一扇小窗,但这无济于事,他根本不可能逃脱,更何况莫里森也没想过要逃。他们用上了捆仓库门的铁链,缠绕了他大概五六圈,这让杰克失笑。

“有这个必要吗?”他低声笑着说,“我没有那么神,我不会跑的。”

指挥官的目光扫过蜷缩在墙角边排成三排的人质们,他们的双手都同他一样被反绑着,被迫跪在地上,三个巡逻兵端着步枪来回走动着——他们的面目麻木凶恶,但他们的看上去全都稚气未脱。

十九岁,最多不会超过二十二,留着胡子无法掩盖他们青春的眼睛。莫里森在心里叹着气,守望先锋调查这个恐怖组织已经超过三个月了,但侦查部给出的前方线报却和这里的实际情况大相径庭——这次气电公司人质被俘,当时预计的参与人数不过十来人,莫里森调动了前线大概四十人参与营救——一个将近百人的游击军营从地下拔地而起,他们鏖战了十七个小时,荒漠之中尸横遍野。

莫里森懊恼又暴躁,他得把他手底下的小伙子们带回家,而不是留在叙利亚的黄沙里吃枪子。但是他们不能走,联合国下达了指令,他们任务是营救工程师们,守望先锋只有胜利,没有失败。

此时距离2063年的圣诞节还有两个小时。

 

萨里耶·乌萨麦是这个组织的头目,莫里森知道他是个身材矮小但目光尖锐的男人——当他走进这间挤满了人质的仓库时,他的眼神便径直落在了守望先锋指挥官的身上。他端着他那把刻满了古兰经经文的冲锋枪,向着莫里森走过来。

“杰克·莫里森,”他的英文带着浓重的口音,但声调肃穆端庄,“你比海报上看起来要老一些。”

“海报上的是他?”一个端着枪的小伙子插进嘴来,“我以为那是个男模。”

“……卡费勒(异教徒)的小白脸。”另一个吃吃笑了起来。

乌萨麦低着头看坐在地上的莫里森,他冷笑了起来,“同胞们,就是他,莫里森指挥官,他上个月在霍姆斯剿灭了阿卜杜勒的兄弟盟。”

“我们该把他烧死。”

站在人质中间的巡逻兵大声说,他用枪口戳了戳身边的一个姑娘的小腿,那女孩无声地抽泣着。

莫里森不动声色,他环视着所有人——这样的地下组织他见得多了,不足为惧,起码对他来说是这样的。

但这里有太多的平民,莫里森不得不惧怕。

“你们可以考虑烧死我,”指挥官斟酌着开了口,人质里终于发出了微弱的啜泣声,另一个枪手用阿拉伯语大声咒骂了起来,“但我请求你们,首先释放人质。你们可以拿我去和政府军谈判。”

“……我们凭什么?”

乌萨麦用枪口戳了戳莫里森的肩膀,他的眼睛像鹰。

“凭我是杰克·莫里森,”金发的指挥官这样说道,“联合国需要我,美国也需要我。”

“你就是个大兵!”刚刚提议要烧死莫里森的枪手抢白道,“我们谁都可以杀了你。”

莫里森干笑了一下,他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

“我就是个大兵,没错,”他平静地陈述着事实,眉梢却忍不住地挑动了起来,“但我很贵,美国在我身上花了一大笔钱。乌萨麦先生,我是个很贵的大兵。”

仓库陷入了沉默。乌萨麦终于站到了莫里森的面前,这个小个子的阿拉伯男人蹲下身去,他和莫里森平视着。

“……你觉得,我应该信你吗?指挥官?”

他的枪尖抵住了莫里森的左胸。

 

那是子弹的声音。纤细而迅猛的,子弹的声音,像是冰刀划动,如同蝴蝶震颤翅膀,莫里森看到一枚子弹,它通过他身后的小窗射了进来。7.62毫米的,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产的,黄铜色的子弹。它在空气中划动出优雅的弧度,紧接着,直接击穿了乌萨麦的太阳穴。

炙热的艳红色的血和脑浆混杂在一起,它们喷射到莫里森的脸上。

人质发出了尖锐的叫声。

 

“干掉老K了,还剩三个J。”

莫里森听到安娜的声音,从他内耳的植入式通讯器里传了出来——乌萨麦的尸体倒在莫里森的胸口,他的蓝色外套被浸染得鲜红。看管人质的枪手们警觉了起来,其中的一个抓住了身边的女孩,他将这个哭得满脸鼻涕眼泪的姑娘拖到莫里森的面前。

“让他们停火!”

他颤抖着尖叫起来。

 

“左线包围!中路随我冲锋!”莫里森听见莱耶斯在作战频道里厉声大喝着,“麦克雷!小兔崽子!右线报告!”

加比……?

“老大!我被卡住了!需要支援!”

莱耶斯在频道离开始用西班牙语骂人。

“这里是猎空!前往右线支援!”

莉娜也来了?莫里森在心里叹着气,他的战友们都是一群胡来的混蛋。

指挥官抬起头来看着这个气急败坏的年轻巡逻兵,他没有回答他——枪手撕裂的喊声变得更加尖锐了,“让他们停火!”——莫里森猛地抬起腿,他正中了对方的小腿,留着胡子的叙利亚人惨叫着跪倒在地上,莫里森踢开他的步枪,厌恶地将他踹到一边。

“我身后。”他动了动脑袋,示意女孩跑到他的身后去。那女孩哭泣着爬到柱子后面,另外两个枪手大惊失色,他们提着枪从仓库的两头向着莫里森冲了过来。

仓库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加布里尔·莱耶斯一脸阴沉地冲了进来,他毫不客气地朝着迎面而来的两名枪手开了把枪。

然后他踩着枪手的尸体走进了仓库。

他低下头去看莫里森的时候,脸上挂起了一丝讥讽的微笑。

“挺狼狈啊,指挥官。”

“加比……”莫里森怒视着他。

莱耶斯凑上前来踢开了莫里森身上的尸体,他收起枪,半蹲下身体,伸手去解开莫里森身上的锁链。

“你不应该这么做的,”莫里森忍不住地开始数落起来,“暗影守望又不按照命令行动了不是吗?”

莱耶斯朝着他翻了个白眼,“可这下完成任务了啊,救出人质,围剿该地区全部反政府武装——砰!我搞定了。”

“你没有照章办事!”莫里森怒视着他,莱耶斯的脸距离他此刻只有两三厘米的距离,这个拉丁男人呼吸的热气都喷在他的脸上,他的双臂环绕过莫里森的身躯,绕过梁柱,替他解开这些粗重的铁索。

“好吧,那么指挥官阁下,按照章程,我得怎么做?”

莱耶斯不耐烦地说。

莫里森叹着气动了动他被勒得生疼的手臂,他不得不低声诅咒起来,“该死的,加比,我们得先谈判!只有谈判破裂才能动手……”

“然后让你们都被杀了吗?”莱耶斯嗤笑一声,他压低了声音,“谈判是你的工作,童子军——暗影守望不谈判,我们只开枪。”

“加比……!”

“杰克,省省吧,”莱耶斯有些气急败坏地隔着他的毛线帽揉了揉头发,他站起身来,在屋外的喧天炮火声中,“得了吧……我救了你,杰克,你多少应该表示一下感谢?”

莫里森靠着柱子放松着自己的身体——安娜带着前哨的队伍赶了进来,他们互相简短地打了个招呼,他的副官开始有条不紊地安排起了人质的撤离。莫里森的小臂肌肉有些僵硬,指挥官抬起头来,他朝着莱耶斯露出了一丝微笑,“是的,你救了我。谢谢你,加比。”

“不,我不是说这种感谢——”

“闭嘴吧你,”莫里森终于大笑起来,“不是在这里。”

莱耶斯朝他伸出手来,莫里森握紧了对方的手,他扶着莱耶斯的胳膊站了起来。

“好吧,就当我免费救你一次。”莱耶斯餍足地笑了起来。

拉丁男人凑到他的金发指挥官耳边,他说,“圣诞快乐,莫里森先生。”


TBC

评论(13)
热度(173)

© 黑咩咩Black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