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咩咩Blacksheep

微博ID黑咩咩稿多不压身
墙头反复横跳 老婆按月增加
最近回到银英怀抱了 是个红茶党

【R76】Leviathan/利维坦== II ==(原作向双哨兵设定)

分级:NC-17

警告:涉及相当详细的暴力和性爱描写

配对:Reaper76

 

写在前面:

· 本章有过去时的天使→莫里森设定,注意避雷(๑• . •๑)但这篇真的是R76,信我!!!
· 以及算了一下瑞破大概要第四章才能出场……



II.

安吉拉·齐格勒并算不上是一个特别优秀的向导,她的资质平平,并且将毕生的爱好投入到了医学事业之中——十四岁那年,安吉拉就在催眠师的协助下,将自己的精神动物锁进了领域之中——她的白鸽在思想的最深处的笼中沉睡,自从安吉拉有意识以来,她将它放出的次数屈指可数。
因为她深知自己不属于那个领域,她不属于那个硝烟弥漫的,充斥了哨兵本能的战场。她不是安娜·艾玛莉那样的向导——更何况,安吉拉从来都深信,自己在手术能够在室里拯救的生命要比人们想象得更多。
作为医生的安吉拉,永远比作为向导的安吉拉更为有价值。
所以安吉拉·齐格勒从来只是默然地走过模拟训练室,看着安娜和她的哨兵们,他们腾挪身体穿越过障碍物,打倒训练机器人。
绝大多数情况下,杰克·莫里森都会背对着她,但安吉拉从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她偷偷摸摸地沉醉于士兵们训练的样子——特别是她能看到他金色的发茬上沾着汗珠,他白而泛红的皮肤,他的精神动物——一头喜马拉雅雪豹尾巴高高耸起——他的背影高大闪烁。

>>>

士兵76站在原地没有向前。他看起来像是斟酌了极短的时间,随即,这个带着目镜和面具的白发男人叹了口气,他的手又一次垂了下来。
“别逼我这么做,安吉拉。”
最终,他妥协般地咬牙切齿。
“逼你什么?”安吉拉苦笑起来,“你要杀了我吗?杰克?”
“如果有必要我会这么做的,”士兵76冷漠地说,他再一次加重了语调,“不要逼我做选择。”
“你觉得这是我在逼你选吗!”安吉拉愤愤不平地抬高了声音。
“看看你自己,杰克。是你把自己逼成这样的……”

天使忽然闭了嘴。一阵微弱的敲门声从正门后响了起来。
紧接着是法芮尔的声音从墙的另一边传了过来,安保队长的声音显得格外关切。
“齐格勒博士,遇上什么麻烦了吗?我听到你的房里有争吵。”
“不,我很好。”
安吉拉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她忍不住地抢白道。但是她仍旧需要保持绝对的镇静——天使的目光一刻不停地瞪视着士兵76,然后她假装疲惫地叹了口气,“只是芝加哥那边来了个电话……”
“好……吧,”法芮尔的声音显得犹豫不决,她听起来并没有那么相信安吉拉刚才的这番话,“如果你遇上什么麻烦了,请立刻求救,我就在隔壁。”
“好的,谢谢你。”
安吉拉焦躁不安地回答,她侧耳倾听了一会儿,大概过了五秒钟,从墙外传来了法芮尔关上房门的声音。
天使转过头来瞪了士兵76一眼,她的手习惯性地捋起了头发,随即压低了声音,“你不会这么做的,杰克,我了解你。”
“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了,”士兵76哑着嗓子说,“你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来……”
“对,比如前两天在马尼拉你刚杀了四个人,”安吉拉对此嗤之以鼻,“为了救出九名人质。”
“那只是顺手,”士兵不耐烦地环抱着双臂,他隔着护目镜看天使的表情,那表情让他心怀愤懑,“你不用评判我,你不是个心理医师。”
安吉拉叹了口气,她终于完全放下了戒心。医学博士温柔地走上前去,隔着战术手套,她握住了士兵76的手。
“我没有评判你,杰克,”安吉拉用几乎要哭泣的声音柔声说,“我只是……了解你。”
“杰克,你是个温柔的人,我了解你。”
她说。
老兵的手不可遏止地颤抖起来。
安吉拉抬起头,她看着对方鲜红的护目镜。天使注意到杰克·莫里森曾经的灿金色头发不见了,灰白的短毛贴着他的前额,而那里如今被皱纹和伤疤盘踞。
安吉拉的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多么伤感的,谁也无法摆脱的命运——我们都在老去,超级士兵也不例外。
士兵76的身体微弱地起伏着,但是天使能够感觉得到,这个不再年轻的大兵,他也许能遮挡他的面容,但呼吸让他的情绪展露无疑。
安吉拉感到愤怒又伤感。
她知道自己无能为力,她根本帮不了杰克·莫里森,不管这个男人在追逐什么,那不过是一些过去的幻影和无法放手的执念罢了,她不应该助长这些——她是个医生,而眼前这个人,只不过是她在少女时代迷恋过的病患罢了。
但现在,安吉拉已经不再是个无知少女了,二来,那些少女的迷恋也早已随着时间荡然无存。
她只觉得士兵是个可怜人。
但安吉拉·齐格勒不是他的医生了,她对此无能为力。
士兵76沉默着,他的沉默就仿佛他的动摇,他的手松开了脉冲步枪,在安吉拉的手掌下握紧的拳头也缓缓松开。接着,他终于又一次开口了。
“所以,”杰克·莫里森用他沙哑的嗓音说,“你是不会告诉我什么是37号实验室的,对吧。”
天使猛地甩开了他的手,仿佛自己刚才抚摸的是一直蟑螂。
“杰克!”她厉声呵斥起来。
安吉拉仍旧看不到士兵76的表情,但她知道他一定是得意的。老兵沉默地凝视着这位杰出的医学博士,他凝固的姿态仿佛是在思考要如何慢慢扼死安吉拉。
“你不想告诉我也可以,”最后,士兵76这样确认了他心里的答案,“告诉我具体地址,我会把它们查清楚。”
安吉拉几乎是筋疲力竭地叹了口气,她虚弱地说道,“……你为什么对这个37号实验室这么感兴趣?这不像你,杰克。你以前从不多过问医疗部的事。”
“也许我当初还真该问问。”老兵对她逃避问题的手法嗤之以鼻,“37号实验室的地址。”
士兵76后退了两步,他将自己和安吉拉拉开了距离,他的手又一次按上了脉冲步枪,红色目镜在黑暗中闪烁出宝石一般的光泽。
“我的耐心有限,齐格勒,你最好想好了再说。”

窗外昏黄的光线忽然在一瞬间全灭,士兵76警觉地蹲下——鲜红的警戒灯如同点着了的燃烧弹一样在窗外爆炸,警报的翁鸣声震得天使鼓膜发疼,安吉拉跟着蹲了下去,她抱着头尖叫起来。
“你被发现了!”她努力抬高声音对士兵76说,“快跑吧!”
白发的战士不耐地啧了啧舌,“法芮尔……”
他发出一声叹息,紧接着又说,“我不可能徒劳而返。”
安吉拉努力叙了一口气,她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女医生皱着眉掩盖以自己的火气,“杰克!他们来了……”
士兵76当然能听见特种部队的脚步声,他有一副哨兵的耳朵。老兵猛地抓住了安吉拉的小臂,猫着腰借着沙发的影子退到了窗边。
“你想要干什么!?”
安吉拉难以置信地看他。
士兵76毫不理睬,他提起了手边的脉冲步枪,他骤然抬起枪口,向着窗口连开了三五枪——高密度轻塑玻璃瞬间爆裂出碎痕。男人回过身,他强硬地抓紧了安吉拉的胳膊。
“我告诉过你我不会徒劳而返。”士兵76厉声说,他将安吉拉拉近了自己,女医生是恐慌的,她抓紧了老兵的夹克,小声惊呼起来。
金属挂钓撞击墙壁的声响清楚地告知着当事人第三方的接近,他分明听到了攻门锤的声音——士兵76将天使揽在怀里,他压着嗓子命令道,“抓紧我。”
“你到底要干什么!?”安吉拉失声尖叫。
士兵76回过头来,安吉拉发誓她看见这个男人隔着护目镜冷笑了。他伸手夹紧了天使,终于站起了身。
“我在劫持你,大夫。”
他抱紧了安吉拉,疾跑向那扇几近粉碎的落地窗。士兵在触及窗口的一瞬间转过身去,他的背猛地撞击向玻璃。
天使忽然失声。她正跟着士兵76下坠,日内瓦的风冲撞在她的脸上,微凉,剧痛,她曾经的长官紧抱着她,们们在下坠,从七层高楼上。
接着安吉拉听到人肉触地的闷响,伴随着骨头的声音以及士兵76几不可闻的一记呻吟——这可不太妙,杰克,这可不太妙——安吉拉惊魂未定,她的心脏冲击着肋骨疼得要命。士兵76几乎是瘫倒在混凝土地面上,老兵挣扎了十几秒才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
“你疯了吗!?”安吉拉站起身。她跳着去捡摔掉了的一只鞋,一面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超级士兵也是会死的,杰克!”
士兵76的声音带着阵痛和苦闷,但他仍旧低声笑了起来。
“所以我没问你相不相信我,”他似乎觉得这可乐极了,老兵躲过探照灯,他拉着天使爬向远处的灌木丛,“我知道你不信。”
“我当然不信!”安吉拉觉得他不可理喻,但她仍旧乖乖跟随着,“我可还是你的人质呢!”
士兵76默不作声,他从一棵树下拖出个吉他箱,老兵将自己的武器丢了进去。他随即脱下了碍眼的蓝白夹克,娴熟地将之翻了过来露出黑色皮面。接着,摘下了面罩,从口袋里掏出棒球帽和墨镜——通缉犯瞬间变成了低调的观光客模样。他回过头来,向着安吉拉伸出手,“没错,人质小姐。”
安吉拉别无选择,她无视了背后震耳欲聋的警报和特警们的脚步声,拉住了士兵76的手。
她仍旧选择相信杰克·莫里森。

“好吧,杰克……”天使妥协地挽住他的胳膊,她解开金色的长发——他们看起来就像是两个旅行中的情侣似的。
“你现在准备怎么去洛桑?”

TBC

评论(8)
热度(55)

© 黑咩咩Black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