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咩咩Blacksheep

微博ID黑咩咩稿多不压身
墙头反复横跳 老婆按月增加
最近回到银英怀抱了 是个红茶党

【Gradence】Undisclosed Desires 【序幕 0.】

写在前面:
·  一个突发脑洞,大概是后来被解救的格雷夫斯和被纽特带回美国的克莱登斯之间的双向hurt/comfort
·  但我本人并不觉得真·部长会是个多温柔的人,毕竟GG扮演的也还是他,性格行为大不同的话MACUSA的人也会起疑心
·  不是HP系列死忠粉,小说电影都看过,但了解不算深入,有错误欢迎指出

0.

克莱登斯在伍尔沃斯大厦的街角站了大概足足有一刻钟。他不太清楚,他的身上也没有怀表——来来往往的人群对他的传单不屑一顾,而他也对发传单显得兴趣缺缺。
他只是站在这里,想看看那个上周来过他家,揪住他领子的男人罢了。

昨天夜里克莱登斯又被打了,他的母亲拖着受伤的脚踝把他拉到楼道里——她甚至没怎么用力,她当然不需要用力,因为克莱登斯根本不会反抗,男孩低着头走向楼道,他颤抖着伸出双手。
他告诉自己不应该害怕,是他又做错了,他理应受到处罚,但他的双手颤抖地如同落叶一样,直到母亲把它们拴在横梁上。
但是克莱登斯不后悔,他只是想去伍尔沃斯看看蒂娜·戈德斯坦,或者那个男人。
他听到蒂娜叫他格雷夫斯先生——克莱登斯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

蒂娜·戈德斯坦是个女巫,克莱登斯还记得这个女人的模样。但是见到她那个瞬间他只有恐慌:她在皮带又一次落下的瞬间袭击了他的母亲,用她挥舞着的魔杖。
那就是魔法,那就是母亲口中的邪恶和变态的,黑暗中的东西——克莱登斯觉得他应该害怕的,他应该在这种力量面前瑟瑟发抖的。
但是他没有。
魔杖尖端的光芒让他觉得温暖,蒂娜拥抱他的怀抱也让他觉得温暖。
然后是一大群人闯进了教堂,他们高喊着女巫的名字,魔杖抛出发光的白色绳索捆绑住她——他们很快制服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格雷夫斯先生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他穿着一件做工考究的大衣,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他的鞋,克莱登斯甚至不知道那是什么材质的,看起来比牛皮更加昂贵(很久以后男孩才知道那是龙皮)。
他不年轻了,但他冷漠的脸英俊硬朗。他站在教堂门口时,纽约的路灯将光线投射到他的身后,将他的影子拉伸得魁梧修长。
克莱登斯在很小的时候曾经偷偷幻想过他的父亲,他有一天这样出现,他会接自己回家——那画面和现在如出一辙。

然后这个两鬓斑白的英俊男人站到了他的面前。
“戈德斯坦小姐,”男人的目光并没有投射在克莱登斯的连上,他只是偏着头看着他手下的女巫,“你为了救这个男孩而暴露了我们的存在。”
克莱登斯听不出他语气里到底是愤怒还是失望,男人的声音平静得仿佛就像在陈述一个他仅仅是不怎么喜欢的事实一样。
“你太让我失望了,蒂娜。”然后,格雷夫斯这样说。
他从大衣的内兜里掏出了属于他的魔杖,克莱登斯注意到他的魔杖是全黑的,上面雕刻着简洁优美的纹路:高雅、冷峻,就像他本人那样。
“把这些麻鸡的记忆都清除掉。”这时候,他这样说道。
不……!请不要这样做!
克莱登斯蜷缩着痉挛起来,他的手脚冰凉,他仍旧不受控制地颤抖着,他无法言语,男孩没有那个说出口的勇气。
毕竟他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只能在大苹果的阴影中苟延残喘。
格雷夫斯终于低下头来看着他了,他终于将视线投射到克莱登斯的眼睛里。
这个英俊的巫师伸出手来,他揪住了克莱登斯的领子,一把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男孩的两腿发软,他差点没能站起来。巫师伸手抱住了他的胳膊,扶着他站好。
他的手,滚热的,隔着劣质的布料灼烧着男孩的皮肤。
然而格雷夫斯很快松开了手。
“抱歉,孩子,”他用淡漠的语气说道,“但我必须清除你的记忆。”
克莱登斯将自己蜷缩成团,他透过手臂的缝隙看着这个男人。他伸出手,他舞动魔杖,他的动作如此轻柔优雅,举重若轻,如同指挥着整个交响乐团——他说,“一忘皆空!”
那道白光击中了克莱登斯——男孩终于闭上了眼睛。

但是克莱登斯没有忘记。
男孩蜷缩在阴影之中,巫师们已经离开,他的母亲痛苦地站起身,她的脚扭伤了,玛丽·卢低声呢喃,“我这是……从楼梯上摔下来了吗……?”
莫蒂斯蒂在母亲的身后偏着头看他,切丝狄迪坐在桌边熨烫着那些浆洗好的衣服——她们对刚才的一切一无所知。
但克莱登斯没有忘记。
他的母亲把他的双手反绑在楼梯间,他的骨头被硌得生疼,皮带落在他的手上,火热的痛感灼烧着他单薄的身体,巫师挥舞着魔杖……还有好看到他认不出的鞋子。
克莱登斯没能忘记。
那个“遗忘咒”没有对他起到任何作用。
男孩的内心升腾起一股难以言喻的窃喜,他任凭自己蜷缩在黑影之中,他在没有人看得到的地方,抚摸着受伤的手,无声地笑了起来。

>>>

克莱登斯在伍尔沃斯大厦的街角站了大概足足有一刻钟。他不太清楚,他的身上也没有怀表——来来往往的人群对他的传单不屑一顾,而他也对发传单显得兴趣缺缺。
他只是站在这里,想看看那个上周来过他家,揪住他领子的男人罢了。
这时候,伍尔沃斯大厦的边门被人推开了,克莱登斯看见那个鬓发花白的,穿着考究的笔挺大衣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男孩直勾勾地看着他。看着他朝自己走了过来。
这一次,帕西瓦尔·格雷夫斯,是真正在看着他了。

TBC

说明:序幕部长大部分是本人,只有最后向克莱登斯走来的是GG

评论(7)
热度(113)

© 黑咩咩Black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