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咩咩Blacksheep

微博ID黑咩咩稿多不压身 墙头反复横跳 老婆按月增加 最近回归老坑 欢迎找我聊银英和圣斗士

【McHanzo】Stagecoach/关山飞渡== XIII ==(向导哨兵设定)

分级:NC-17
警告:后文会涉及相当详细的暴力和性爱描写 
配对:McHanzo
写在前面:过渡过渡过渡……终于快到决战了哇卡卡卡卡~~~



XIII

 

 

上坡的时候,麦克雷伸出手去扶住了他身前的姑娘。路易莎细嫩的手指搭上他冰冷的机械臂时有些颤抖,但女孩会朝他微笑,这让麦克雷变得心情极好。红发的女孩微微抬起头,她看着他天真烂漫地笑着。

她的精神动物在低空盘旋,优雅地扇动着洁白的羽翼——麦克雷的虎头海雕则像是骑士一般端坐在麦克雷的肩头。

“麦克雷先生,我能问你一些事吗?”

牛仔温柔地拽着她的手把她拉上山丘,他也向女孩投以微笑,“你问吧。”

“到底什么是向导?”路易莎语调轻快地问他,“我听见你们总是在提起,你说我也是,但智械那边也有……这个向导,到底是什么?”

麦克雷怔愣了片刻,随即又微笑起来,“啊,其实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毕竟向导和哨兵只占到普通人中的10%……”

“向导和……什么?”

女孩疑惑地眯起了眼睛。

“哨兵,指的是那些五感发达的战士。”麦克雷伸出手去,隔空戳了戳半藏的脊背,弓箭手不自在地回过头,他用他茶色的眸子瞪视着牛仔。麦克雷忍不住笑得更开了,一旁的少女也跟着笑出声来。

半藏冷冷哼笑了一声,“莫名其妙。”他又一次回过头去。

“看到了吧,”麦克雷对自己的例证教学颇为自得,“典型的哨兵,感官敏锐,肌肉发达,头脑……”意识到半藏似乎仍在用余光扫射他,麦克雷连忙住了嘴,把注意力转移到他的北极狼身上,“就连他的精神动物都这么凶恶。”

这次半藏脸头都没有抬起来,他无情地大声耻笑着麦克雷。

“那,向导呢?”

路易莎柔声轻语地问他。

牛仔忽然愣住了。

以他自己举例实在是不合理:他不但是个差劲极了的向导,还和一般向导完全不一样,从头到脚都贴着异类的标签,让麦克雷自己对自己陷入了沉默。

“嗯,你这样的……就是向导。”

他斟酌着说。

“你具备很强大的精神力量,你能建立自己的精神域……”

“精神域?”女孩打断了他。

麦克雷点了点头,“你还记得我们隔着石堆沟通的时候,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吗?

“你用了精神流,不是用眼睛,这比眼睛可要有用多了,而当我们的精神相接的时候,你是不是发现我们两个的精神域完全不同?”

路易莎偏着头回忆了一下,紧接着她点了点头。

“如果非要比喻的话……大概感觉就是,你的那半边是湖泊,而我这边是大海。”麦克雷直观地陈述道,“湖泊就是你的精神域。”

“你的大海……所以你也是个向导吗??”路易莎好奇地问。

麦克雷沉吟了一会儿,“……我是,但是,我不是厉害的家伙。”

“你的精神域非常好,”比我的可好多了,麦克雷在心里想,“你可以安抚哨兵因为敏感的神经系统而产生的焦躁的情绪,如果你足够强大,甚至能够操控他们的感官——”

路易莎的脸上露出了不解的神情,“可是安德鲁说,向导都是些没用的家伙……”

“哈哈,”麦克雷干笑起来,“虽然我说这话没什么立场,但要我说,这么想的哨兵都是混蛋,而且还是傻瓜。

“一个哨兵可不能没有向导,起码不能长时间脱离向导,”麦克雷轻轻抚摸了少女的肩膀,他试图安抚对方的不安情绪,“但是对于向导来说,只要自身足够强大,你就能比哨兵更优秀。”

“这是真的吗?”

麦克雷点了点头,“我就认识这样一位女士,超级向导,一个优秀的军人,英雄,还是个百发百中的神枪手呢。”

女孩的眼睛几乎要放出光来,她瞪大了金绿色的瞳,激动地拉扯着麦克雷的左手,“……那么,我能不能成为这样的人?”

牛仔忽然怔住了,他想自己要怎么回答她?

麦克雷对眼前的这个女孩所拥有的生活太过了解了:因为他自己就是从这样的社区爬出来的——在那里,蝇蛆和老鼠布满了街角和下水道,到处是毒品和性。穿着暴露的女人会为了二十块的嫖资而被人拽到小巷子里毒打,但她别无选择,她的儿子还在家里嗷嗷待哺……对路易莎来说,是弟弟,对吧?

他记得女孩向他提起过。

逃离对于她来说,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嗨,听着,小姐……”麦克雷握着烟的手几乎都要颤抖起来,牛仔小心翼翼地斟酌着用词,最后选择如实相告——他从来都不擅长撒谎,但麦克雷更知道一切的行动都比言语更甚——所以他决定坦诚以告。

“这很难,但是……不是没有希望的。我知道芝加哥有个向导救助组织,我还认识个厉害的向导,她是个无国界医生,在联合国都很有名……”

“只要我们把那个智械向导搞定了,”麦克雷这样保证道,“我会把你送去那里,没有人能够伤害你,我保证。”

“你保证?”路易莎闪烁的眼睛盯住了麦克雷,她紧紧抓住牛仔的手不肯松开,“我真的……能不再做这个了?”

“你能的,”麦克雷点点头,“没人会再打你,没人会再强迫你,你会成为一名好向导。”

……只要我们都能活着离开这里。

活着离开这片荒原。

牛仔叹了口气,他没有把最后的这句话说出口。

半藏在不远处的前方叹了口气,弓箭手没有回头,也没有反驳。

 

>>>

 

他们迎着夕阳走过了一片低矮的灌木丛,树影投射在地面上,遗漏下斑驳的几何形——半藏示意所有人停了下来,弓箭手爬上了树。

“大概三公里外有一块独立的岩石,”他说,“看起来不像是山——我看到有一些塔台。”

“经纬度吻合吗?”麦克雷问婕达。

蓝头发的少女低头看了一眼定位仪,她点了点头,“就是那儿了。”

他们互相示意了一下,加快步伐向目的地走去。

路易莎脱掉了她难走的高跟鞋,女孩赤着脚跑了没几步便磨出了血。麦克雷低声询问她是否需要停下,被少女拒绝了——于是牛仔扯下了自己的衬衫袖子,他将它们撕成小条,给少女裹上。

他们顺着山坡一路向下,大概步行了将近一个小时——荒原上的天黑得奇快,这时候太阳已经又一次落到了地平线的另一面,在一整片艳红的火烧云和被薰得蓝中发紫的天空之后,夜色悄无声息地笼罩了大平原,星星像钻石一样被人洒在漆黑的帘幕之上。

 

打头阵的婕达忽然停下了脚步,她四肢僵硬地定在原地不动了。

麦克雷忽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朋克少女看起来丝毫不像是看到或者听到了什么,反而像是被人强制性地要求站立在原地——她的身体僵直,四肢扭曲。

“她怎么了?”路易莎发问。

麦克雷尝试着进入婕达的精神,但是只感受到一片漆黑,这两天他已经过分地动用自己压根不擅长的东西了,这让麦克雷筋疲力竭。牛仔摇了摇头,“不行,我感受不到,她……”

婕达忽然尖叫了起来,“不……不!不要!”

女孩大喊着,“你们已经死了!我不怕!”她掏出军刀,对着虚空歇斯底里地挥舞着双臂,“你们是死人!离我远点!”

“冷静点!”

半藏怒喝她,然而这毫无作用,蓝头发的女孩像是疯了似地对着空气疯狂地投掷出她的小刀,一面尖叫着高声哭喊。

“你们给我滚开!给我滚开!”

麦克雷终于看到了婕达的精神动物:那是一只山魈,站起来的时候直到麦克雷的大腿:这只长着长毛的健壮的大家伙咧开红白鼻头下的嘴,露出尖锐的獠牙来——北极狼冲了上去,一爪将它扑倒在地。灵长类怪叫着扯住了狼尾,两只精神动物互相撕扯着,他们翻滚在草丛里,扭打在了一起。

与此同时半藏也冲了上去,将女孩扑倒在地。弓箭手费了极大的力气按住了少女的双手,但女孩仍在不断地挣扎,她双眼通红地怒视着弓箭手,张嘴就要咬他的鼻子——半藏找准了位置,一记手刀敲打了婕达的脖子。

发了狂的女孩顿时昏睡了过去。

半藏终于长舒了一口气,他艰难地站了起来,一手按住比他更要小上一号的哨兵,他把女孩的皮外套给脱了下来,利落地将她的双手反绑在背后。

“……你在干嘛?”麦克雷怔神地看着他这一系列动作。

“把她绑起来。”

半藏更替着呼吸频率,他让自己很快地冷静了下来。日本人双手把晕过去的女孩抱了起来——这女孩个子并不大,对半藏来说也不算负担——他轻柔地将她安置在一边隐匿的草丛里。

“我当然知道你把她绑起来了,”麦克雷叹了口气,他嚼了嚼口中的烟草,“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半藏只是抬起头来,用一种惊异的神气看着他,“你没遇见过么,一个发了狂的哨兵。”

麦克雷只能摇头。

“曾经我见到过,还不止一个,”半藏叹着气,他站起身俯视着昏睡的女孩,“在荒郊野外只能这样处理,等事情了结,我们就能把她带去医生那儿——”

“但是眼下我们别无选择了。”

他轻声说道。

麦克雷忽然警觉了起来,牛仔跑到女孩的面前,他蹲下身去,掀起女孩的头发——她的电子向导豁然还紧紧嵌压在她的皮肤底下。

“可是……她有向导。”

麦克雷紧蹙了眉毛。

“电子向导,”半藏对此嗤之以鼻,“我告诉过你,这种东西不可靠——一个电极磁块远做不到人类所能做的事,哨兵需要的是向导。真正的,活生生的那种。”

麦克雷没有说话,他并不否认半藏的认知,但牛仔敏锐地感觉到这其中的不寻常。从没有这样的巧合,会让人在这个瞬间忽然疯狂,麦克雷强迫自己去感知婕达的精神,但那里是一团漆黑色的乱麻,他这样的向导根本无法触碰。

“她不可能好端端地忽然发疯,”麦克雷皱着眉头说,“超越临界值的哨兵也有过程……有什么东西在影响她。只是我发现不了而已。”

“是有什么东西……在那里面……”

路易莎在他身后小声说道。

两个男人转过头去看她,他们惊异地盯着女孩局促不安的脸。“你确定?”麦克雷问她。

路易莎点了点头,“我……我想帮她,但是我……我也不行……”

她这样说着,又伤心地低下头去,“是我太弱了……”

“不,不是你的错。”

麦克雷说。

这当然不可能是这个女孩的过错——路易莎从未接受过任何训练。这全然是麦克雷这个向导的责任。

但我又有什么过错?

麦克雷在心里狠狠地冷嘲热讽:我可从来没有当个向导的打算。

牛仔回过头来看着女孩,“你确定是在洞穴里面?”

路易莎点了点头,女孩像是被吓坏了,但是她强忍着站得笔直,表现出一副镇定的模样来。她伸出手去,指着这片巨岩说,“就在这后面的山洞里,我感觉到了。”

半藏点了点头,他终于又将背后的弓取了下来。“待在这里,”他这样命令着忐忑不安的女孩,“我和麦克雷会进去的。”

“不行,”女孩猛烈地摇起头来,“我也要跟你们进去。”

“……这不大好吧?”麦克雷一面掏出维和者,他仔仔细细地拨动了转盘,又把身上四处存放的子弹数了一遍,“老实说吧,小姐。跟我们进去,你会面对什么,就连我都不知道——我觉得你还是待在外面会比较安全。”

然而路易莎只是摇头,她眼神炯炯地望着麦克雷,绿色的眼睛里又写满了勇气了。

“我要跟你们进去,你问过我的意见,不是吗?我说过,只要别让我死,你们让我做什么都行。”

她坚定不移地微笑了起来,“我改变主意了。”

“我想跟你们一起进去,我也有能力保护你们。”

最后,她朝着麦克雷和半藏绽放出她迄今为止最为真挚的一个笑容来。

 

半藏停顿了一两秒,弓箭手最终温柔地妥协了。

“好吧,那你得保证跟紧我们。”



TBC



评论(4)
热度(80)

© 黑咩咩Black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