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咩咩Blacksheep

微博ID黑咩咩稿多不压身 墙头反复横跳 老婆按月增加 最近回归老坑 欢迎找我聊银英和圣斗士

【McHanzo】Stagecoach/关山飞渡== XII ==(向导哨兵设定)

分级:NC-17
警告:后文会涉及相当详细的暴力和性爱描写 
配对:McHanzo
写在前面:不知道要说什么……言而总之一句话:我并不会写他俩谈恋爱!【喂喂】

本子大概只剩余10本左右了,谢谢各位读者老爷的捧场!!!忐忑地等repo……


======================

 

 

 

麦克雷废了好大功夫才把那个铁疙瘩给捞上来,他野蛮地徒手拆开了智械哨兵的面甲,顺着数十根并行的颜色各异的线路把那块黑色陶瓷外壳的芯片掏了出来。智械的残骸发出剧烈的鸣破声,电流在线路之间微弱地爆炸开来,火花溅了麦克雷一脸。

牛仔把芯片转身递给路易莎,绿裙子的姑娘连忙转交给了安德鲁。男人接过芯片后开始了工作,他平静地陈述道,“分析芯片需要很漫长的时间,在此期间有人愿意去找水和食物吗?”

然而并没有人理会他,所有人只是互相观望着面面相觑。

“我有一些水,”婕达忽然开了口,她扬了扬手中的酒瓶,里面装的显然不是威士忌,“但我不会分享的。”

“……我去找水。”

半藏说。

他看起来已经恢复得差不多,并且不怎么想同其他人计较。麦克雷想要出声阻止他,但是牛仔又觉得这有些过于刻意了——麦克雷很少觉得这么不自在过,与人相处可是他的拿手好戏,他从来都能让大多数人喜欢他;即便不喜欢他,也能拿他没有办法。

但面对半藏的时候不一样。

就好像他的那些招数全都失灵了似的,半藏总是能找到他的软肋和痛脚。这真有意思,他是麦克雷最不擅长对付的那种人,但眼下,却成了他在这个摇摇欲坠的小团体中唯一牢靠的同盟。

并且半藏肯定也和他有相同看法,麦克雷对此深信不疑。

“我跟你去。”

所以麦克雷这么说着,“你的胳膊真的好了么。”

半藏没有回击他,他只是抬起手摆动了两下,随即点了点头,“已经没问题了。”

他盯着麦克雷没有动,但牛仔感受到他的精神域在影响着自己——哨兵当然无法影响一个向导的精神,但他的波动却足以让麦克雷警觉:半藏是在提醒他什么吗?还是说……他们这个松散的联盟,本来就存在着什么问题呢?

弓箭手闭上了眼睛,召唤出他的精神动物。

白色的北极狼一下跳跃到石块上,它金色的眼睛四下张望起来。

“只有野蛮人才会把自己的精神动物放出来。”

婕达蛮不高兴地一屁股坐在地上,扬起一片尘土。

“我的教育告诉我,精神动物都是高贵的存在,”半藏不紧不慢地说,但他说话的时候咬着牙,就好像他的嘴里正含着些石块,而他能用牙齿把它们统统咬碎了,“他们是哨兵和向导的血统明证,是我的荣勋。”

朋克少女翻了个巨大的白眼,“随你的便,乡巴佬大叔。”

虎头海雕猛地俯冲下去,它狠狠啄了一下女孩的头顶。婕达发出一声惨叫,她抱着头挛缩了起来,“啊——!好疼!”

这只海雕在女孩的头顶盘旋一圈,它高声唳叫着飞回麦克雷的肩头。

“抱歉,”牛仔故作姿态地按了按他的帽檐,“我的精神动物有点野蛮。”

这下连路易莎都忍不住笑出声来,婕达只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她猛地站起身,从短靴里掏出一把军刀。

“你想死是吗!?”

她朝着麦克雷尖叫起来。

“你们都给我安静点!”唯一正在干活的人几乎是强忍住了把迷你电脑摔碎的冲动,他情绪激动地脱下眼镜,像个强迫症患者似地来回擦拭着。

“我刚刚查到点东西,”他压抑着怒气说,“智械向导应该还没有转移,我已经找到了它们的确切定位。”

他重新戴起眼镜,收拾起他的装备,一面站了起来,“你们不妨留在原地继续内讧,我现在要去找它了。”

安德鲁冷淡地偏了偏头,他从战术腰包里掏出两个老式的无线电接收器丢给麦克雷,“你们决定好了谁去找水再来告诉我吧。”

 

>>>

 

他们又滞留了几个钟头。

半藏注视着安德鲁远去的那条路一言不发。婕达终于放下了她的刀,麦克雷总觉得若是不高兴,她甚至有可能用投掷得把他弄死——好在这个小团体的趁早分裂让女孩感受到了世事无常,她开始对弄死麦克雷这件事变得兴趣缺缺起来。

这也未尝不是件好事,麦克雷想,他们原本就是一盘散沙,实在不适合一起行动。

所以他选择假意妥协,麦克雷耸了耸肩,“好吧,那么,我们去找水。”

然而半藏并没有动弹,他向前走了两步,低下头去注视着他们仅有的智械残骸。弓箭手伸出手,将这对七零八碎的铁块来回翻动了一下。

“事情不太对。”他抬起头来郑重地看着麦克雷。

 

麦克雷转过头来看他,他将目光又转移到那对破铜烂铁上:得了吧,他从来不擅长这些事,在麦克雷看来,这些大大小小的家伙们总是大同小异——他见识过雅典娜,但是那甚至不是智械,她只是个没有躯壳的女士。

“它看起来……”半藏改变了代词,他警觉地眯起了双眼,“它看起来并不像个现代智械。”

麦克雷凑近了半藏,他蹲下身去学着他的样子挑拣起这些金属——在属于智械的钛合金装甲下面露出了红色的喷漆,在某块麦克雷也分不清部位的喷漆上,他分明看到了一串编号。

一串属于十年前的智械编号。

“这是怎么回事,”麦克雷说,牛仔隐约地感受到事情有些不太对劲,而他的理智似乎又在叫嚣着不可能,“你觉得他们并不是现在制造的?”

“……我认为很有可能。”

“那又怎么样啊,”婕达提出了反对意见,“很多智械都会服役很长时间,这并不不足以影响什么。”

半藏沉默了一会儿,他又一次抬起头来,“但刺杀议员的行动是最近才生效的。”

他说。

“没有一个智械中枢会新晋制造十年前的低等智械哨兵,他们太不稳定,弱点太多了——我怀疑这是个陷阱。”

麦克雷起了疑心,“你的意思是,那些智械向导,只是在用这种老旧哨兵引诱我们过去?为了什么?”

这一次朋克少女少有地表示了赞同,“我们是无名小卒,他们要我们干嘛?”

麦克雷用手搓了搓鼻尖,他有些自鸣得意地笑了起来,“你是无名小卒,我们不是——你可以试试我的脑袋是不是值很多钱。”

“小姑娘告诉我了,你是杰西·麦克雷,你的脑袋当然值钱,”婕达对此嗤之以鼻,“我还没有蠢到要在这里杀了你的地步。”

路易莎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她适时地插进嘴来,“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安德鲁可能会遇到危险?”

风尘女孩一下将话题拉回了重点,她忐忑地望着剩下的三人,“我们是不是……该去救他?”

麦克雷沉吟了两秒,“先等等那小子吧,难保他会不会传回来什么消息——如果这些大家伙真的有猫腻,那么到底是谁在背后操控这一切。

“我也许是真的被人耍了,”他露出一抹残酷的笑容来,麦克雷的心也忍不住随之兴奋起来,“而我非常讨厌被人耍了的感觉。”

“如果叫我知道这背后有什么人在耍我,我可不会放过他。”

“……岛田先生?”路易莎又转过头来看着半藏。

“我没意见,”半藏哽着喉咙说,“我们需要同盟,并且——我也讨厌被人愚弄的感觉。”

哨兵提起弓站了起来,他皱着眉凝视着他们的盟友消失的方向。

 

麦克雷拨通了安德鲁交给他的通讯器,在一段漫长的电流音之后,他们终于听到了男人的声音。

“通讯……收到……”

那声音模糊不清,几乎要让人怀疑其真实性了。

“安德鲁,我们怀疑智械向导是个陷阱,”婕达抢先说道,“你在哪里?通报你的坐标。”

电流音沙沙地响动着,不规则的刺啦声让哨兵们的鼓膜几乎要破裂,半藏和婕达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半步。

“坐标……北纬43.5,西经106.7……”

通讯器里男人的声音扭曲而缓慢,他的呼吸沉重急促,像是要断了气一样:背景里杂音纷繁,震耳欲聋。

“你那里什么情况!?”麦克雷抬高了声音提问。

“别……别来……”

那声音夹杂着电流,断断续续地说着。

“是个陷阱……”

“别来……”

通讯戛然而止。

 

麦克雷放下了通讯器,他不耐烦地整了整牛仔帽,转头去看着其他人。

多事之秋。

牛仔在心里叹着气,仿佛是预演的剧本从天而降一般,他甚至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就要面对这样的事实:前方显而易见的,是个天大的阴谋(虽然这绝对不是麦克雷职业生涯所遭遇的最重大的阴谋,但绝对也是个棘手的事件)。

“我现在要去找他,你们谁跟我来。”

半藏没有做声,他从腰带口袋里掏出一枚小巧的指南针——他的弓已经被擦得崭新,用油皮包裹好了被在背后。路易莎站在小个子哨兵的身后,她惊恐地注视着这一切。

“我……,”她说,“我们跟你走。”

麦克雷扬了扬脑袋,“那走吧。”

 

>>>

 

四个人朝着目标定位点行动了起来,途中婕达不得不与其他人一起分享了她的水——麦克雷和半藏都只喝了一小口,他们将大部分都留给了姑娘们——女佣兵对此并不算太满意,她狠狠瞪视了两名男性,加快步伐跑到了队伍的最前面。

半藏并没有和麦克雷走在一起,他指派了他的精神动物在前排的另一个位置亦步亦趋地跟随着婕达——很显然,弓箭手仍然不信任她,或者说,他需要寻找一个更加有利的位置来观察即将到来的风暴。

路易莎走在了半藏和麦克雷之间,牛仔选择了垫底:麦克雷为人散漫,但他对自己开枪的速度极有自信,他知道那绝对称得上电光火石,没有人能够偷袭到他们。没有。

他既然答应了这个姑娘要保护她的安全,他就一定会做到。虽然麦克雷向来诡诈狡猾,但他自认是一名出言必答的绅士。

只是,半藏。

麦克雷看着弓箭手的背影出神。

他的行为至今都没有展现出他有什么问题,甚至于,麦克雷想,他看到这个哨兵心灵深处最柔软的伤疤,他的本意并非如此,但他确实见识到了——他与麦克雷先入为主的偏见大相径庭,若非那些陈见,也许他们会真正成为朋友。

……他们已经是盟友了。

这才是眼下最不可思议的事。在麦克雷过往的认知里,半藏是个残酷无情的人,一个对至亲痛下杀手的冷血动物——但那只是新闻和任务书中的岛田半藏。

那不是这个男人。

不是这个软肋显著的哨兵。

 

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麦克雷在心里谈着气,他对于半藏的好奇心更甚——但与之相对的,他的本能告诉自己,你应当远离这个哨兵。

不,这绝对和什么配适性毫无关系,麦克雷胡思乱想,牛仔打定了主意要做个自由的战士,他从没想过自己要跟什么人绑定,从前没人能这么要求他,现在也没人能这么做——不论他是岛田半藏,还是其他什么人。

从没有人能这么要求他。

岛田半藏当然不行。

岛田半藏尤其不行。

 

他终于咬坏了早就熄灭了的雪茄头子,麦克雷悻悻地将它吐了出来,又从腰包里又摸出了一根。牛仔小心翼翼地抚摸着他的珍宝——他的存货所剩不多,必须珍惜地抽了。

岛田半藏。

麦克雷这么想着,他点燃了第二根雪茄。

 

TBC

评论
热度(89)

© 黑咩咩Black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