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咩咩Blacksheep

微博ID黑咩咩稿多不压身
墙头反复横跳 老婆按月增加
最近回到银英怀抱了 是个红茶党

【McHanzo】Stagecoach/关山飞渡== XI ==(向导哨兵设定)

分级:NC-17
警告:后文会涉及相当详细的暴力和性爱描写
配对:McHanzo
写在前面:在离开北京的火车上啦!来一发更新^ω^
                BJOWO买到本的旁友们看完全文了吗´・ᴗ・`想求repo
                另外通贩也在进行中!详情地址:
http://blacksheep666.lofter.com/post/262358_cca9302

————————————

XI

在以前,麦克雷经常会被莱耶斯撇下不管。
事实上莱耶斯也常常是那么个样子,他总是表现得怒气冲冲,唾弃着身边的所有人,并且十有八九要发誓要把他们全都抛下——而且事实上他也经常这么做,虽然没过多久他多半都会折返回来。
而随着时间推移,小牛仔已经学会了如何分辨莱耶斯的情绪:绝大部分情况下,他的这些行为不过都只是为了恫吓而虚张声势——而当莱耶斯真正打算撇下什么孤注一掷之前,麦克雷早已经从日内瓦逃之夭夭了。
杰西·麦克雷从来都是只狡诈的狐狸,他从不将自己置身暴风雨中心。
但现在,麦克雷别无选择,他只能呆在暴风雨中心,他没法逃跑——他就是暴风中心。

“你不该告诉他这些,”眼镜男叹着气说,“我们只是暂时联络不上他们……”
“我们!是被抛弃了!”婕达忽然抬起头来,她疯了似地朝着他大喊起来,“安德鲁!我们!被抛弃了!他们那群狼心狗肺的杂种……”
她开始用一些麦克雷都不会使用的粗鄙词汇骂起人来。
麦克雷紧锁了眉头,他完全不想参与这样的争执,这对他来说毫无意义——但那趟列车是他们目前唯一的求生途径,他必须做点什么来保证生存。
这真是荒谬,麦克雷想,自己不过是接了一笔三百万美元的生意,结果却沦落到卖命的地步。
“这年头,钱不好赚啊。”麦克雷止不住地苦笑起来。
朋克少女死死盯住了他,“你觉得你能赚到钱吗?”她说,“你连命都快没了,我们都快没命了!”
“没错,”麦克雷耸了耸肩,“我知道,所以现在滚蛋还来得及。我知道最近的公路线在哪里。”
牛仔动了动腿,他的肌肉还在酸痛,但麻木感已经消失了。麦克雷站了起来,“来吧,我们去公路呗。”
婕达忽然闭了嘴,她用一种看待疯子的眼神看着麦克雷。

“我们不能去。”最后,半藏终于开了口。
麦克雷转过头去看着受伤的武士,他有点难以置信,麦克雷觉得怎么着半藏也应该和他站在一条战线,但武士却在一瞬间否决了他。
“我们不能去,”半藏重复了一遍,“你们知道佣兵圈子是如何称呼那些言而无信的混账么,现在我们选择回头,那么终此余生,你就是个言而无信的骗子了。”
“我觉得他们还没放弃我们……”
安德鲁还在负隅顽抗。
“你闭嘴,”婕达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又转过头来看着半藏,她的眼神又变得生机勃勃起来,“那你说,我们怎么办?”
“要我说,我们去把智械向导找出来。”
半藏说。
“你是准备……把事件源头解决掉?”女孩死死地盯住了日本人,好像他不说出点什么肯定的话来,她就会扑上去一口把他咬死似的。
半藏点了点头。
麦克雷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虽然在这个层面上他和半藏理念相同,但他并不想和这两个不熟悉的佣兵一起行动。麦克雷了解这些佣兵,他们大多毫无荣誉可言,这些雇佣兵的生命中只有金钱和生死,他们根本不值得托付。
半藏和麦克雷,与他们截然不同。
麦克雷只同知晓荣誉和痛苦的人共事,起码过往的教训告诉他,他应该远离什么样的人。然而眼下,他似乎已经别无选择,敌人数以百计,排山倒海而来;而他们,即便联合了这两个他并不需要的佣兵,实际上胜率也微乎其微。更何况……
牛仔低下头去看坐在半藏身边的绿裙女孩,路易莎像一只依人的小鸟一样垂着头,她看起来疲惫又沮丧,麦克雷注意到她的脚踝已经磨出了血,女孩像是劳累极了但又矜持得要命的模样,她只是侧侧倚靠着半藏的胳膊,似乎完全不准备参与讨论。
“那么,小姐,”麦克雷只好这样喊她,“你有什么意见?”
“啊?”路易莎显然骇了一跳,她看起来六神无主,“我不知道……我,从来没人问过我的意见。”
她又把头低了下去。
麦克雷没想过放弃,他转过身来,让自己完全地面对着这个姑娘。他尽量心平气和重新开了口,
“那我现在问你的意见,如果是你的话,你怎么做。”
“为什么我们要听一个婊子的意见,”安德鲁冷漠地推了推眼镜,他的金属胳膊轻轻撞击在石块上,发出令人不安的声响,“她甚至不知道怎么打架。”
“这个‘婊子’是个值得尊敬的女性,而你,应该学会放干净你的嘴巴。”
半藏挑着眉反击他。
女孩子朝他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又转过头来看着麦克雷。“老实说,我不知道,先生,”她用一种轻柔的声音重复道,“我不知道……但是我想跟着你们,说实在的,只要别让我去死,你们让我做什么都行!”
她猛地抬高声音,“我见过人们死去的样子!那……那太可怕了……只要别让我死,我真的,让我做什么都行!”
路易莎几乎是尖叫着说完了这句话,她瘫软地靠在沙地上,“只要你们别丢下我……我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我们不会丢下你的,”麦克雷的心几乎被融化了,他走到女孩身边,蹲下身去,轻轻握住了女孩的手——他像是捧起全世界的珍宝一样捧起了这双已经带着血痕的手,“起码我不会丢下你。我会保护你,我会让你安全的,我向你保证,小姐。”
半藏坐直了身体,他朝着绿裙的女孩点了点头,“你也有我的保证。”

“骑士精神,”戴着眼镜的男人冷冷地叹了口气,“我不需要这些东西。”
“你当然不需要这些东西,”麦克雷对他冷嘲热讽,“你不是有那个什么……电子向导么,你当然不需要这姑娘,毕竟这么厉害的向导对你也没用处。”
“我没意见,”婕达抢先说道,“只要说好,她归你们俩负责,我可不管她的死活。”
“……这并不需要你负责。”半藏冷冰冰地说。
麦克雷叹了口气,牛仔最后敲定了方案。“那好吧,”他说,“我们去找到他,然后铲掉那些该死的——智械向导。”

>>>

他们又在原地停留了半天,在特效药的帮助下,半藏的伤势恢复得相当出色:他已经能够目光炯炯地瞪视着两个新来的了——很显然,他和麦克雷都不由自主地将路易莎划进了他们的势力范畴。
“刚才的石块,是你推开的么。”
半藏这样问安德鲁,他的语气听起来并没有多少感激。
“是的,”短发男人干巴巴地回应他,他露出了破损的衬衫下闪着银光的机械臂,“这是加强版,能抬起起码两顿的重物,还有便携式锋刃。”
这样补充的时候,他扬着金属色的指甲,挑衅地盯住了麦克雷。
“怎么?”麦克雷干笑起来,他同时扬了扬自己的机械左臂,“这可是个老家伙了,陪了我十年了——没什么特殊能力,就是个普通的假肢。”
“我不像你们这些小年轻,不习惯那些奇奇怪怪的玩意儿,我只要个能用的家伙就行了。”
最后,他这样总结道。
“所以你们才是落后于时代的乡巴佬。”蓝头发的姑娘嗤笑了起来。
“我不信任这些东西,”半藏打断了他们,他的声音冰冷,冷酷至极,“他们都是些机器,所有的机器、智械……非人的东西,都不可靠。”
麦克雷的心脏猛烈地震颤了一下,莫名的怒气从不知名的角落里涌了上来,牛仔忽然猛地站了起来。
“你是这么看待的?嗯?”
他咄咄逼人地逼视着半藏。
“人类的躯壳在你看来就这么重要?”麦克雷厉声说。
半藏用茫然的眼神回应了牛仔,他不明白麦克雷为什么如此生气。“停下!”他在精神域里这样对牛仔说,“你真是莫名其妙。”
麦克雷如梦初醒,他悻悻地坐了回去。
“你们在吵什么?”婕达莫名其妙。
然而牛仔和弓箭手全都拒绝回答问题,他们将头撇向另一边,在静谧中平息自己。
“那……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路易莎适时地插进话来,她柔声打破了这场尴尬,“你们说要找智械向导,可是,这下我们要怎么找?”
半藏叹了口气,“我记得在废墟里还有个智械哨兵的残骸,他的芯片可能还是完好的……”
“这好极了,”安德鲁赶紧接了话,他看起来急迫不安,已经无法忍受这种尴尬的环境,“只要能够给我智械的记忆存储盘,向导的位置就可以查到……”
“如果那些向导已经在逃跑呢?”麦克雷问他。
“那也可以寻找到追踪轨迹,”安德鲁推了推眼镜,他不紧不慢地解释了起来,“智械哨兵和智械向导,都是通过将化学反应转化成电波来进行沟通的……电波都有轨迹可寻,只要有那玩意儿我就能找到它。”
不是它。
麦克雷想反驳,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闭嘴。牛仔拍了拍裤子上的浮尘,他叹着气道,“好吧好吧,我去把那个东西弄上来……”
“我来帮你。”路易莎跟着起身,她向着麦克雷跑了过来。
“你跟着过来干什么?”麦克雷压低了声音问她。然而少女只是挽着他的手亦步亦趋地跟着,她低着那颗漂亮的、红彤彤的头,只是一个劲地摇头。
麦克雷带着女孩走到坍塌的木屋边上,他拉住了路易莎的胳膊,“小姐,你得告诉我,你跟着我来做什么?”
女孩转过头去,看着半藏的方向,她又转过头,抬着脸来看着麦克雷,她紧紧抿着嘴唇,似乎在酝酿说词。大概静默了一两秒,她终于开了口,“你为什么要那么说?”
“……我怎么说了?”麦克雷哑然。
“为什么你对岛田先生那个……”路易莎拼命比划着,试图解释清楚自己的意思,“就是那个智械和机械的发言,反应那么大?”
麦克雷明白了过来。
只是他当然不能告诉眼前的小姑娘。
麦克雷忽然意识到,归根结底,这一切还是跟源氏有关。
麦克雷甚至有些自暴自弃起来,要不要干脆直白地告诉半藏他所知的一切:半藏,你的弟弟没死,他是我的朋友,现在已经是个半机械人了,我知道你之前杀过他一次,而且他还变成了你最不能接受的样子……
不,麦克雷打断了自己,不能做到止损已经是一件足够让人心烦意乱了,他没必要在这种多事之秋给这个摇摇欲坠的团队增添麻烦。
更何况,他又有什么资格介入岛田兄弟之间的事?
他们两个根本都跟他“算不上太熟”。
麦克雷终于坦然地舒了口气。
“我刚刚的脸色很好笑么。”他连忙这样问绿裙子的少女。
“……有一点。”路易莎终于又一次展露出她的笑脸来。
“快点儿,下去把那个智械给捞上来吧,麦克雷先生,大家还在等着我们呢。”
她语调轻快甜蜜地说道。

评论(8)
热度(74)

© 黑咩咩Black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