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咩咩Blacksheep

微博ID黑咩咩稿多不压身 墙头反复横跳 老婆按月增加 最近回归老坑 欢迎找我聊银英和圣斗士

【FGO迦周】坠入 Sink into --3--(人鱼AU)

分级:前面是G,后面有NC17

警告:架空世界,非月球设定

配对:迦周/迦尔纳x阿周那

阅读提示:

· 脑洞来源是  @您的好邻居Tarol ,他跟我讨论了一个人鱼娜娜的设定,所以这个故事就这么成型了

· 会有其他英灵和摩诃婆罗多中的人物出场

· 作者脑洞奇葩,请轻拍

阅读说明:

· 没什么我就是想写狗血故事了,本质上是个童话吧,但故事里设定的人鱼会和童话里的有区别……是一种非常凶猛的高智商生物这样,跨越种族的恋情(?)有

 

 ===================================

 

3

 

 

迦尔纳迷茫地瞪大了眼睛,又眯了眯眼,又再一次睁大了眼睛。

“背叛?我为什么背叛了你?”

他直截了当地提问道。

然而这个自称自己叫做阿周那的人鱼却根本没有理会他的问题,他威胁性地露出两排尖牙,伸出手指来在玻璃上愤愤地滑动,如果不是水的浸润让人鱼尖锐的爪子无法顺利滑动,迦尔纳总觉得他下面会听到一记刺耳的锐音,好像用手指滑动黑板。

“放我出去。”

阿周那说。

“你现在放我走,至少我会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你是在说什么笑话吗?”迦尔纳反驳道,“这一点都不好笑,你还受着伤,我现在放你走你会死的。”

人鱼再一次忽略了他的发言,“我原本以为你会是个不一样的人类,但事实上你和他们都一样。”

“什么不一样?”迦尔纳更为茫然了起来,“我只是个很普通的人类……”

“你把我关在这个大盒子里!是要做什么!?”

阿周那愤愤地说道,“你这个该死的人类!”

“我说了,你受伤了,你需要一个地方养伤。”

“你背叛了我!我原本是打算信任你的!”阿周那对此充耳不闻,“你和他们都一样!和其他人类!一样的卑鄙!恶劣!”

迦尔纳变得更为茫然了,“啊……?我们还没有很熟吧?”

他尝试着反驳,然而人鱼仿佛仍在试图以语言激怒他一般喋喋不休着,“放我出去!你这个混蛋!”

他秀丽的脸在水下因为博文的折射和愤怒被扭曲了,迦尔纳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忽然若有所思:阿周那眼下的反应与其说是愤怒,不如说是恐慌来得更为确切一些,他努力拍打着玻璃四壁的动作,就好像一个囚徒在乞求自由。

迦尔纳又观察了他片刻,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是不是,其实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为什么要把我关起来!你想要做什么!”人鱼仍旧厉声尖叫着。

迦尔纳忽然恍然大悟。

“看来你是真的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这实在是个令人诧异的发现,即便淡定如迦尔纳也很少会感到这样迷惘,好像有一个巨大的谜团正降落在他的头顶,要将他包围住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呢?”迦尔纳想,“为什么我能听得懂阿周那的话,他却听不懂我说什么呢。”

阿周那仍在水缸里厉声尖叫着,他现在看上去如同一个拥有幽闭恐惧症的人,正妄想以自己的努力突破这片桎梏——迦尔纳叹了口气,他伸手去拍了拍鱼缸。人鱼被剧烈的震颤骇得一个机灵,他的头猛地甩动了一下,立刻直勾勾地盯上了迦尔纳。

渔夫举起一根手指,指了指他,“阿周那。”

他又指了指自己,“迦尔纳。”

人鱼有些迷惑地看着他,跟随地重复道,“迦尔纳……”

“好极了,起码你看的懂这个。”

迦尔纳长舒了一口气,他仍旧面无表情。

“迦尔纳?”阿周那重复着他的名字,他有些气鼓鼓地补充道,“我没有兴趣知道人类的名字,现在,快放我出去。”

“我没法放你出去,”迦尔纳坦诚地说,他似乎更加确定阿周那没法听懂他的语言,“你还受着伤呢。”

他指了指阿周那仍旧皮肉翻裂,渗着血丝的尾巴,断裂的尾鳍在水中无力的摆动着,他几乎要用上上肢的力量才能确保自己能在缸中与迦尔纳平视——若是他的伤好了,应该完全不是这样的。迦尔纳想。

他应该是海中的精灵,在水中应该如同草原上的猎豹那样游刃有余的;就像迦尔纳在每个梦境里见到的幻想生物那样。

 

“混蛋……”阿周那低声嘶吼着,他终于因为消耗了大量的体力而颓唐下来,人鱼沉入水缸的最深处,用手臂将自己包围。

“放我出去……”

我会放你出去的。

迦尔纳想。

但不是现在。

 

>>> 

 

迦尔纳把这条名叫阿周那的鱼留在水缸里,他锁上了仓库的门,迈开步子往港口另一边的海洋生物急救中心去。他走得比平时要略快上一些,但看上去仍旧是不紧不慢的样子,路过的人都不会对他的动响产生什么疑心:毕竟现在是冬季,禁渔期人们会捕捉到的珍惜海洋生物少得可怜。

急救中心的门已经开了,迦尔纳推门走了进去。冬季的急救中心并没有什么人,海伦娜正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翻看着她的图鉴,她给自己泡了壶花草茶,一脸满足地抱着双腿坐在办公桌前。

迦尔纳同她打招呼,小个子的女研究员抬起脸来,在看见迦尔纳后,也同样快乐地朝他挥手,并邀请他一同喝茶。

然而水手却拒绝了她。

“我没空喝茶。”

迦尔纳直截了当地说。

海伦娜早就习惯了迦尔纳听起来毫不礼貌,甚至有些冒犯的交流方式,她微微笑着将空杯子诺近了一些。

“好吧,那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呢?”

迦尔纳点了点头,“我捉到了一条鱼……一条很珍贵的鱼,而他现在受伤了。”

年轻的女科研员茫然不知所措,“你在休渔期捕了一条鱼?还很珍贵?……迦尔纳,你不能在休渔期捕鱼!”

海伦娜说着,她从原位站了起来,这个小个子的女性瞪着自己羚羊似的漂亮眼睛,毫不畏惧地看着比她高上一个头的男人。

“我没有。”

迦尔纳斩钉截铁地说。

“那鱼是怎么来的?”

“卷进我的发动机里的。”

海伦娜看他的眼神更加奇怪了。

“会有鱼卷进发动机里吗?”

“我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让你相信,”迦尔纳用他婴儿蓝的眼睛坦率地盯着对方,“但那条鱼真的是自己卷进我的发动机里的。”

“好……吧……”

海伦娜点了点头,“你带我去看看那条……自己卷进发动机里的鱼吧。”

 

>>> 

 

迦尔纳领着这座港口最为博学的鱼类救护专家进了他的家。他们穿过已经干涸了的家用游泳池(那里面现在长满了青苔),越过建筑面积并不大的两层楼,最后先后走进了仓库中——阳光随着迦尔纳拉开仓库的门直射进入,水缸里的阿周那被搅动了浅眠,他摆动着尾鳍艰难地浮出水面,当看到第二个人影时,人鱼尖叫着又一次钻入水中。

“你还带了其他人类来!”

他在水中厉声呵斥道。

“你想做什么!”

海伦娜有些惊异地看着这个硕大的玻璃钢中模糊而巨大的身影,“迦尔纳!这条鱼!它在发出声音!”

“他在说话。”

迦尔纳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仓库的另一头,将窗帘拉开。

“他在什么……?”海伦娜的语气听上去像是觉得迦尔纳疯了。

窗帘后的阳光如同赛跑一般鱼贯投射进仓库之中,浅金的光线霎时充满了整个闭塞的空间,如同金色的长矛一般刺穿了水缸曲折迂回的光线,将阿周那的身躯照亮。

海伦娜惊异地瞪大了原本就滚圆的眼睛,她的眼眶看上去像是无法承载眼球那样夸张。

 

“迦尔纳,”半晌,这个小个子的女性才恍惚地开了口,“这是什么?”

迦尔纳据实以告,“这是条人鱼。”

“……如果我不是现在站在这里见到他,我大概会觉得你疯了。”

“那现在呢?”

海伦娜努力地翻出了一个白眼,“我觉得是我疯了吧。”

迦尔纳认真地回答道,“你没疯,你好着呢。”

他说,“海伦娜,你千万不能觉得自己是病了。”

“谢谢你的慷慨陈词,”女科研员叹息着说,“我可以点儿没觉得安慰。”

她一面这样说着,一面迫不及待地冲向了玻璃钢。

“你小心一点,他是条很凶猛的人鱼。”

迦尔纳出声提醒。

海伦娜几乎充耳不闻,她将脸完全贴近了玻璃,观察着人鱼紧贴着玻璃内壁的手掌:阿周那的手掌是肤色略浅一些的,他的手指修长,连接处长着薄薄的蹼,指尖锐利仿佛利爪。

人鱼正皱着眉与她对视着,他的神色写满了不悦。

“你居然带了别的人类回来。”

他说。

迦尔纳不大能理解阿周那的意思,明明他才是那个听不懂迦尔纳言语含义的人才是,为什么却仍旧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而更令迦尔纳不解的是,为什么面对他时凶神恶煞的人鱼,此刻却收敛着自己的态度,努力摆出一副镇定温和的做派?

“但你带着一位女士,”阿周那说,“我不会对女士发脾气,暂且饶过你。”

 

啊……是这个原因,因为海伦娜是女性吗?

迦尔纳有些恍然。

这时候,女科研员终于将自己的注意力从人鱼身上转了过来,她扭过头来看着迦尔纳。

“迦尔纳,他在水里发出的叫声……”海伦娜试探性地问道。

而渔夫选择据实回答,“你说那些声音吗?那是他在水里才会发出来的,当他的脑袋露出水面时我听到的都是尖叫声。”

“但他在水里的声音,非常优美。”

海伦娜沉醉地看着这条上身是人下身却长着尾巴的大鱼,“要是我能听得懂他的意思就好了……”

“我能。”

迦尔纳说。

“什么?”海伦娜吃惊地转过头来看着她的朋友。

“我是说,我能听得懂阿周那在说些什么。”

“这不可能啊!?”海伦娜惊呼出声,“在我听来他发出的就是类似歌声的嗓音频率而已,好像一首希腊语的歌,根本听不懂歌词的意思!”

 

“啊,是这样吗?”迦尔纳说,“所以你听不懂他的语言吗?”

“可是……我能啊……他说他想离开这里,他说他受了伤,他说他不信任人类,但他保证他不会攻击你……”

迦尔纳又一次强调道,“海伦娜,我能听得懂这条人鱼在说什么。”

TBC

评论(15)
热度(202)

© 黑咩咩Black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