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咩咩Blacksheep

微博ID黑咩咩稿多不压身 墙头反复横跳 老婆按月增加 最近回归老坑 欢迎找我聊银英和圣斗士

【FGO迦周】坠入 Sink into --1--(人鱼AU)

分级:前面是G,后面有NC17

警告:架空世界,非月球设定

配对:迦周/迦尔纳x阿周那

阅读提示:

· 脑洞来源是  @您的好邻居Tarol ,他跟我讨论了一个人鱼娜娜的设定,所以这个故事就这么成型了

· 会有其他英灵和摩诃婆罗多中的人物出场

· 作者脑洞奇葩,请轻拍


阅读说明:

· 没什么我就是想写狗血故事了,本质上是个童话吧,但故事里设定的人鱼会和童话里的有区别……是一种非常凶猛的高智商生物这样,跨越种族的恋情(?)有



===================================


 

1.

 

 

迦尔纳废了好大的功夫才把这条人鱼从甲板拖进了船舱里,中途对方狠狠地挠了他许多下,人鱼尖利的手指深深地嵌入他的皮肤。

这可不好玩,迦尔纳想。

如果只是疼痛,那他完全能够忍受,然而这不只是疼痛,伤口让他的手臂轻微发麻起来,迦尔纳这才意识到人鱼的指尖含着神经毒素,而这毒素足以杀死大部分的鱼类。

也许该庆幸自己是个人类,这么点毒素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吧。

失血的人鱼已经没法反抗迦尔纳,除了虚张声势地抓挠,他也只能任凭对方将自己搬进船舱的最下层——在那里迦尔纳设置了一个方形池子,那里原本放的都是冰块,是他专门拿来存放蓝鳍金枪鱼的地方——迦尔纳将皮肤黝黑的人鱼拖进池子里,又从外面打了几桶海水,轮流浇在人鱼的身上。

几乎晕厥过去的人鱼因为刺痛又清醒过来,他朝着迦尔纳尖叫。

他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有人用指甲在玻璃上划过。

“别叫了,”迦尔纳叹着气,试图同这个类人的生物沟通,“这让我耳朵很疼。”

虽然迦尔纳实际上也并不介意就是了。

人鱼从形态上来看似乎像是男性,但迦尔纳可不敢肯定,毕竟他可没在人鱼的身上看到任何男性器官,如果只是以平坦的胸和线条扎实的肩膀来判断的话,未免又过于武断了。

是不是该把恩奇都叫来,告诉他自己捉到了一条人鱼?

迦尔纳迟疑了一会儿,很快否决了这个想法。

倒不是他不信任恩奇都,那位总是兴致盎然的生物爱好者倒总是态度颇为友好的。让迦尔纳心生忌惮的是这次旅行的出资人和他的好友,那名年轻的石油大亨看起来颇不好应付,迦尔纳有理由相信,若是让他得知人鱼的存在,只怕会蛮横地带走关进水族箱里,立刻向全人类展示自己获得的宝物。

迦尔纳这样想着,他看看人鱼,又看看自己的手,再看了看这条大家伙。

……这对他来说,太不公平了。

迦尔纳想。

他不能让吉尔伽美什带走他。

所以迦尔纳蹲了下来,企图与池中的人鱼平视,那人鱼虎视眈眈地仰起头来,似乎只要力气恢复,就会立刻跳出来咬断他的喉咙。

“我们能不能打个商量,”迦尔纳说,“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懂……但这艘船上有其他人。”

人鱼的尾巴剧烈地扑腾了两下,又有鲜血流了出来。迦尔纳连忙伸出手去企图按住他的尾巴,但这尾巴太过粗长,他只能紧紧压住人鱼流血的伤口,防止他因为挣扎而扑腾出更多血来。

“你该庆幸没有伤到要害吧。”迦尔纳叹着气说。

然而可惜了,这是条多么漂亮的尾巴啊……

也不知道能不能长好……

深色皮肤的人鱼仍旧死死盯着迦尔纳的脸,他棕黑色的眼瞳闪烁着火焰一样的光芒,似乎要把他看穿一个洞。

不过迦尔纳不为所动,他只是半跪在原地,试图继续和这名语言不通的,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生物讲道理。

“我……我会想办法治疗你,但是你得保证保持安静,不能被其他人发现。”

人鱼不满地皱紧了眉头,他似乎是努懂了两下嘴唇(他原本应该深红的嘴唇因为失血而有些略略发白),发出两个短暂的音节来。

“你听不懂是吗?”

迦尔纳几乎是在瞬间理解了他的意思,试探着问道。

又是重复的两个音节,从人鱼奇妙的喉咙里冲了出来,声音听起来像是响水壶烧开水时的啸叫。

所以他是真的听不懂。迦尔纳有些沮丧地想。

“所以,你现在需要什么?”

他没有气馁,又一次尝试起了沟通。

人鱼这次没有发出声音了,他用他又大又黑的眼睛看着迦尔纳。

他甚至连嘴唇都没有再动一下。

迦尔纳叹了口气,“告诉我好吗?”

他问。

但古铜色皮肤的人鱼仍旧没有开口,黑曜石一样的眼睛里写满了疲惫和敌意。

“好吧,”迦尔纳只得妥协地站了起来,“那我只能用我知道的办法来对付你了。”

他伸出手去,轻轻揉了揉对方贴在面颊两侧的,蜷曲着的,又湿漉漉的头发——人鱼立刻又一次威胁性地朝他裂开嘴,几乎要将整个牙床暴露出来似地,露出上下两排尖牙,他凶恶地发出低微的咆哮声,却被迦尔纳给忽略过去了。

人类朝着他点了点头,然后走出了船的最底层,锁上了门。

这里忽然变得一片漆黑,人鱼被暗给完全地隔绝在了一个封闭的环境里,只有通风口传来微弱的风声。

 

当迦尔纳提着两个桶走进船舱的时候,他又一次听见哪条人鱼凄厉的叫声。

“不要再叫了。”

迦尔纳说。

“还是你想说什么?”

他又问。

“但不管你想说什么都没用,我似乎能理解你的意思……但是,你完全不懂我的意思,不是吗?”

迦尔纳常识地问道。

人鱼显然不知道他刚才这番话的含义,只是眯着眼睛不解又愤怒地看着他。

迦尔纳又一次蹲下身,他将一边提桶里的海藻给抓了出来。

人鱼见到海藻后立刻双眼放光起来,他猛地伸出手,将那团海藻从迦尔纳的手里抢了过来——尖锐的爪又一次划过迦尔纳的手背,这让他又一次感到麻痹起来。

然而人鱼对他的伤势表现的漠不关心,他抽出几根海藻,放在嘴里嚼烂了,又一点一点地把那些碎末涂抹在伤口上。迦尔纳就在一旁安安静静地看着,神经毒素似乎已经过去,他的手臂和手背都在隐隐作痛。但他并不准备怨怼罪魁祸首,尤其是在他看着那条漂亮的尾巴变成如今这支离破碎的模样时。

将所有的海藻全部敷上他受伤的伤口之后,这名身材颀长健美的人鱼最终将自己完全蜷缩在池子的一角,他用双臂环抱住受伤的尾巴,头侧倚在仿佛是人类膝盖的部位,他似乎终于从刚才紧绷的怒火中脱离了出来,叹息着陷入了陌生的无助之中。

他的嘴唇不断地张合着,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这让迦尔纳无法猜透人鱼此刻的具体意思,但他多少知道,这尾漂亮的类人生物正被忧伤和绝望所笼罩,他只剩半边的尾鳍在浅浅的海水中轻轻晃动着,微弱的月光透过敞开的门投射在水面上,而被他搅动的水泽将斑驳的菱形光斑投射在天花板上。

“感觉不大好对吧?”迦尔纳叹着气说。

人鱼没有理会他,他蜷缩起身体,将自己软禁在黑暗里。

迦尔纳不气馁地抬了抬另一条胳膊,他向人鱼展示手边的另一桶海水。

“需不需要更多的水?”迦尔纳说,“你看起来好像……很虚弱。”

闪烁着漂亮的银蓝色光泽的尾巴在浅浅的海水中有气无力地拍打了两下,人鱼从他深褐色的臂膀里抬起脸来,他艰难地动了动嘴,朝着迦尔纳发出两个音节来。

“这么说你需要。”

迦尔纳心领神会,他沿着水池边慢慢向着受伤的人鱼靠了过去。他仍旧显得极为抗拒,但似乎已经再没力气朝他张牙舞爪了,只是徒劳地逼视眼前这个身材瘦削的人类,似乎在用意念抵抗着他的靠近。

迦尔纳没有理会,他走到了一个更靠近人鱼的地方,又一次蹲下身。

他伸出手去,从桶里舀出水来,一点点地浇在他近乎干涸的鱼尾上。

“……好好休息一下吧,”他说,“我会想办法明天带你回去的。”

“你这个样子在海里会死掉的不是吗?”

人鱼艰难地咧开嘴,威胁性地朝他亮了亮自己尖锐的牙。

“放心吧,”迦尔纳微微叹了口气,“我发誓,不会把你交给吉尔伽美什的。”

这样说着,年轻的水手终于像是完成了什么巨大的使命一般,他伸出手去,轻轻抚摸了一下人鱼潮湿蜷曲的黑色卷发。

这个凶猛的小怪物又一次抬起手来狠狠朝他挠了过去,不过迦尔纳也已经掌握了他的节奏,在他伸出爪子的瞬间缩回了手——人鱼的力气最终几乎被完全耗尽了,他的咽喉中发出不甘愿的呜咽声,将长长的尾巴蜷缩在了更小的空间之中。

他蜷缩在浅浅的水池之中,仿佛蜷缩在螺壳里。

 

>>>

 

这天晚上迦尔纳几乎没怎么能安眠,几乎每过一两个小时,他就会起身到船舱的最下层去看看人鱼的情形:他看起来并不怎么好,睡在浅水之中的表情痛苦,嘴唇泛着皮;尾巴上的血已经暂时地止住了,但浸泡在水里的伤口鳞片翻翘,里面还隐隐发了白。迦尔纳很担心这样下去,人鱼的伤口是否会感染?

但另一个问题却显然更为重要。

如果将他从水里拖出避免伤口感染,这种神秘的海洋生物是否又会因为脱水而死亡呢?

年轻的渔民在担忧之中辗转反侧,这一夜他甚至没能梦到海洋。

然而大海的声音就在他的耳边,大海在他的身下起伏催他沉眠。

迦尔纳已经不大能分辨大海究竟还是不是他的朋友了,就像他始终搞不懂它将人鱼送来的含义。

不过这也并不打紧,毕竟迦尔纳从来不是一个会思考过多的人,而明天,显然还有个巨大的冒险在等待着他。

所以他昏昏沉沉地跌入了大海。

这时候,忽然有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穿上的门大多是钢制的,人肉与钢板撞击的巨响让迦尔纳一下被人从浅浅的睡眠中拉了起来——他猛地弹跳着坐起,睡眼惺忪地从床上爬起来去开门。

穿舱外,大海之上的世界,天显然刚刚发亮(迦尔纳确信自己刚才大概拥有了三小时左右的睡眠,他不确定此刻的黑眼圈是不是会重一些),风平浪静,但冷得出奇,迦尔纳很确定这是太阳升起的前兆,一种近乎粉色的橘红正飘洒在海面上,将周围的一切都撒上了浅浅的黄金。

而恩奇都就沐浴在这种金黄色之中。他看到迦尔纳打开了门,兴奋地眨了眨眼,又连忙摸了摸鼻子,将额前掉下的一缕头发缕到耳后去,假装平静地兴奋说道。

“那个,能不能请你去看看?我们似乎已经到达了预定坐标了。”

恩奇都连声音都颤抖起来了。

 


TBC



写在后面:哥在问你是不是需要更多水的时候娜娜回答的其实是不要,哥擅自理解为要了23333该怎么说呢,贫者的见识吧,一眼看穿你的傲娇233333


评论(20)
热度(233)

© 黑咩咩Black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