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咩咩Blacksheep

微博ID黑咩咩稿多不压身 墙头反复横跳 老婆按月增加 最近回归老坑 欢迎找我聊银英和圣斗士

【FGO迦周】完美情人--XX--(完结,维多利亚时代AU)

分级:NC17

警告:普通人AU,无魔术设定

配对:迦周/迦尔纳x阿周那

阅读提示:

· 一个很奇妙的AU脑洞,故事背景是维多利亚时期的伦敦,迦周都还是保留了印度人的设定。大体是一个其实并不复杂的刑侦故事,但本质上是恋爱剧

· 会有其他英灵和摩诃婆罗多中的人物出场

· 作者脑洞奇葩,请轻拍


阅读说明:

· 如果一直有跟着我微博的朋友应该知道,这篇是去年写的我的第一篇迦周_(′·ω·`」∠)_本子已经完售了,非常感激大家

· 于是现在把全文放出,如果需要全文txt的可以私信我。非常感谢这一年来大家对我的支持,今年CP22会有新的迦周本给大家的!!!!



=======================




XX.

 

约谈是在两日前就定下的时间。为此艾米亚郑重其事地给迦尔纳的办公室拍去了一封电报,而对方也郑重地回复了他并约定了地点。侦探将这看做是一种极为重视的表现,他将所有的资料整理齐全,并通宵完成了整个推理的陈述。最后,库丘林自告奋勇地为他通览了一遍,并且揪出了几个语法错误。

第二日,艾米亚和库丘林便早早地穿过伦敦塔桥,依着实现探查好的路线,来到了市政花园附近的一间隐匿的私人会所。

因为迦尔纳事先的招呼,会所负责人对他们的到来并不感到意外,他只是冷漠地让二人在签到簿上签上了姓名,便领着他们走进了事先约定的包厢里。

 

然而迦尔纳却破天荒地迟到了。

这在与他有过多次会晤的艾米亚看来,几乎是极不正常的——这名向来极为守时的印度商人最后在晚了一个点钟时方才姗姗来迟,而艾米亚甚至注意到,他并不像平日里那样穿戴得精美得体——他穿着与外套颜色完全不匹配的衬衣,裤子甚至没有熨烫过,更别说他那头向来倔强地四处支棱着的头发,仿佛像是乱糟糟地不曾打理过。

他的脸色苍白但健康,嘴角边泄露出难以察觉的喜悦来。

艾米亚在见到他的瞬间便惯性地从沙发上起了身,他等待着迦尔纳率先坐下。这名白得发光的印度商人伸了伸手,示意他们先坐下,待侦探和他的助手再次落座之后,迦尔纳方才倾斜着拐杖,侧着身子坐在了他们的对面。他将拐杖支立在茶几边,便转过脸来看着面前的二人。

“我已经知晓了两位的来意,”他不紧不慢地说道,“你们是已经获知了真相了吗?”

艾米亚没有率先正面回答,他只是平静地与迦尔纳四目相对,“我必须再度确认一次,您所说的,是指两年前您发生事故之的原因,和这个家不正常的真相吗?”

迦尔纳点了点头。

“那么,是的,我已经查到了。”

艾米亚终于对此表示了肯定。

“我约见了与这两件事关系最深的两位,并且已经得到了他们的供词——我已经知道了这一切,您过去所发生的,根本就不是一场事故。”

侦探试图让自己冷静地回答他,然而他在桌子下方交握着的双手却在掌心渗出汗来:他紧张得要命,生怕自己所说的任何一个字都会令眼前的男人震怒。

然而迦尔纳会气愤吗?

他会吗?

艾米亚在心中不确定地问着自己。

他会做出正确或错误的决定,但他看起来几乎永远也不会动怒。

“是吗。”迦尔纳瞪大了眼睛,但侦探注意到他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震惊,就好像这是一个他已经预先知道了的答案一样。

“您……并不觉得意外吗?”艾米亚试探地问道。

迦尔纳轻叹了一口气,他缓缓道,“要说多意外……倒也没有吧。只是我大概有这样的感觉——那不是意外,而是有人要这么做。”

“有人希望我死。”

他语调平静地阐述着。

这令艾米亚大为震惊。

 

“您从一开始就这样猜测了吗?”他问道。

“但是猜测只是猜测,对吧,”迦尔纳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我只是有这还算敏锐的观感,却不擅长发觉真相。”

他的坦诚倒令侦探有些无所适从了,艾米亚仔细地斟酌着发言。而这责令另一旁的库丘林变得不满意起来,这个向来性子急躁的爱尔兰人一把将艾米亚手中的牛皮纸袋给夺了过来,他将整个袋子丢到了迦尔纳的面前。

“真相就在这里面,还请您回去慢慢看吧,”他用一种故意做出来的夸张的愤怒表情说道,“我们只想得到属于我们的尾款。”

迦尔纳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啊,尾款,是的……”

他这样说着,从外套的内袋里抽出一张支票来,郑重其事地递了过去。

“这是一张七百英镑的支票,感谢二位这两个月来的服务。”迦尔纳真诚地说道。

艾米亚也仅以坦诚作为他的报答,“非常感谢,老实说,这笔钱抵得上我过去三年的收入了。”

“请千万别这么说,”慷慨的印度商人微微笑了起来,他的笑容稍纵即逝,“这是您应得的。”

“当然了,”库丘林则在一旁煽风点火,“这事儿可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迦尔纳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对此表示不置可否。

侦探没有理会这样的对话,他轻轻伸出手去,将那叠存放了所有欣喜的牛皮纸袋向迦尔纳推得更近了。

“您可以看看了,关于这一切的……真相。”他郑重其事地说。

 

迦尔纳点了点头,他伸出纤长的手将文件袋接了过去。

然而这名雇佣了侦探的富人却没有迫不及待地将之打开了,相反,他只是用手指轻柔地抚摸着这个纸袋,一面按响了桌上的服务铃。

在清脆的银铃声响过不到两分钟后,一名穿着得体的男招待便轻轻敲了门走了进来,他梳着利落的发型,走到迦尔纳的身边,向着他微微鞠躬。

“请问,您这里有雪茄吗?”他礼貌地询问道。

“是的先生,需要为您准备吗?”男招待轻声问道。

“是的,请给我一支雪茄,还有火柴,”迦尔纳点着头确认道,“然后麻烦记在我常用的账单上。”

男招待礼节性地点了点头,随即转身关上门走了出去。

 

侦探有些迷茫,他从不记得对方有抽雪茄的习惯——事实上,在接触这么久之后,艾米亚甚至没有发现迦尔纳身上的半点陋习,这个印度商人洁身自好得仿佛圣人一般。

就在他思考着的几分钟间,那名男招待又辗转回到了包厢里。这一次他的手中端着一个银纸托盘,里面的盘子里撑着好几根包装漂亮的南美雪茄,边上则摆放着一盒火柴。

他俯下身去,面无表情地将这两样东西摆在了印度富商的面前。

迦尔纳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他沉默着将火柴从盒子中取了出来,划了一根点燃了。赤红色的火焰在空气中霎时迸发处破裂般的声响——迦尔纳抓住了手边的文件袋。

他将这份侦探辛苦整理了许久的文件点燃了。

 

“你在做什么!?”库丘林厉声大喝着一下从原味跳了起来。

迦尔纳将那堆熊熊燃烧着的文件丢进一旁的烟灰缸之中,他以平静的表情面对着这个暴跳如雷的男人。

“如您所见,这是二位交付给我的真相,”迦尔纳语调平缓地说道,“现在……我不需要它了。”

艾米亚仿佛被人用钉子定在原地无法动弹:事实上他早已隐约有了这样的预感,他意识到迦尔纳可能已经不再愿意去接触真相——然而当这一切迅速又决绝地来临的时候,他仍然感到不可思议。

“……为什么?”侦探迫不及待地追问道。

迦尔纳的表情仍是风轻云淡的,他平静地又一次开了口,“起初我想知道真相,因为真相对我来说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但是如今,真相对我来说已经不再重要了。”

“我曾希望得到真相,是因为真相是我的需求……但如果这个真相会破坏现在的生活,那么我拒绝了解这样的真相。”

“那你也不该这么做……!”库丘林已经哑然,迦尔纳的每一句话在他听来都是歪理邪说,但他偏偏无从反驳。

“为什么?”艾米亚又一次重复道,“为什么要拒绝真相?”

“……我是说得不够明白吗?”迦尔纳略略有些惊异地问道,“啊,那么容我说得更为清楚一些吧。”

“希望知晓真相,是因为我需要这个真相来确定我的过去:我究竟是谁,我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的——但是现在,这一切已经变得不再重要了。”

那团火焰如同悦动的红色花朵一般,它们在烟灰缸里舞蹈着,在迦尔纳的眼中舞蹈着。

“因为我已经不需要这个过去了,”迦尔纳无比认真地说道,“这两个月以来,你们的调查给这个家庭带来了一些……动荡,而这让我意识到,我现在的生活对于我的意义是什么。”

迦尔纳抬起他的眼睑,用他冰蓝色的眼睛盯着侦探和他的助理。

“我意识到一件事:现在的我,活得非常之幸福,”他说,“但与此同时,这个真相,却有可能让我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果获得真相的代价,是牺牲现在的生活,那么我选择永远不要知道这个真相。”

最后,迦尔纳低声说道,

“我会允许自己多做一会儿美梦。告辞了。”

年轻的印度商人这样说着,他微微站起了身,双手合十着向艾米亚和库丘林行礼,然后他站起了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包厢。

 

留下侦探和他的助手坐在原地面面相觑。

他们大约沉默着对坐了五分钟,爱尔兰人终于坐不住了似地跳了起来,“他是什么意思?他花了一千英镑!然后把我们辛苦得来的成果烧成了一堆灰烬!?”

“这个……迦尔纳,”库丘林几乎要语无伦次,“他是脑子有问题吗?”

然而回答他的只是艾米亚的沉默。

“我有种感觉……”长久的沉默之后,侦探忽然这样没头没尾地说。

“你说什么?”库丘林大惊失色。

然而这个个子高大的东洋男人并没有再回答他,艾米亚只是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朝着迦尔纳刚才坐着的位置走了过去。

“他拉下了他的手杖。”

艾米亚说,他随即拿起了这跟迦尔纳从不离身的拐杖——他的印象中,这个印度商人的腿脚还没完全恢复呢——转身冲出了门口。

库丘林紧紧地尾随在他身后。

 

他们二人在楼下的街角拦住了即将登上马车的迦尔纳。

然而侦探并没有立刻叫住对方,艾米亚只是停留在原地,他目不转睛地观察着迦尔纳蹬车的姿态:这个身材纤瘦的男人抓住了马车门边的横杆,敏捷地迈开步伐,拾阶而上。

“先生!”艾米亚忽然高声喊了起来,“您忘了您的拐杖!”

迦尔纳自马车上转过脸来,他有些奇异地盯着艾米亚。

接着他顿时恍然大悟,“啊,是这样的……我忘了我的拐杖。”

迦尔纳向着侦探伸出手去。“非常感谢您,”他说,“没有拐杖我还真不知道要怎么是好呢。”

侦探没有再回答他,他只是注视着这个男人接过他根本已经不再需要的拐杖,坐进了马车之中。

那马车最终驶向了远方。

“他已经……知道真相了。”

艾米亚最后这样下着结论。

 

>>>

 

迦尔纳回到宅邸的时候,果不其然地见到阿周那正在门庭处等着他。

这时候有微风会吹过门庭,吹动阿周那蜷曲的墨黑发丝——年轻人白色的长袍也随着风向摆动着。

迦尔纳感到他的心脏正在喷薄一般地跳动着,热情迫使着他拄着拐杖,加快着脚步向对方走了过去。

阿周那扭过头来的瞬间便看到了他年长的恋人,这个年轻人如同热恋的鸟儿一般从台阶上飞奔而下,他走上前去搀扶住迦尔纳的胳膊。

“您又来了,”阿周那低声埋怨道,“这样下去,您的腿可什么时候才能好呢?”

迦尔纳向着他低声微笑了起来,“若是有你一直照顾我,就算我的腿好不了……也没什么罢。”

言罢,他低下头去,亲吻着阿周那柔软的发丝——属于他的,黝黑的,又银白闪光的爱人。

他的完美情人。



END



评论(18)
热度(173)

© 黑咩咩Black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