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咩咩Blacksheep

微博ID黑咩咩稿多不压身 墙头反复横跳 老婆按月增加 最近回归老坑 欢迎找我聊银英和圣斗士

【FGO迦周】Toxic chocolate(短篇完结)

分级:G

警告:

其实印度教徒是不喝酒的,我不管,大家不要在意这种细节

配对:迦周/迦尔纳x阿周那

阅读提示:

· 灵感来源是阿周那的白情礼装,因为礼装介绍说他是学会了做巧克力的,所以才有这种脑洞

· 昨天传说中的哥哥礼装让我把这个脑洞补完了,于是说写一个短篇玩吧,原本是想抢tag1000的,结果没抢到2333没事,我是1001,就当一个新开始吧!

=========================================

 

当迦尔纳完成了今天的种火收集任务,带着小小的贞德,与那名持枪的阿尔托莉雅一同回到迦勒底的时候,那几名惯常在走道上跑来跑去的孩子又一次从他面前呼啸而过。

印度英灵原本应该对这一切习以为常,然而今天,这几个小女孩看上去却有些明显的不同:她们的手中都拿着一个水蓝色的包装袋,上面用金色的丝带系了个扣,呈现出一副精美而温柔的模样。杰克见到小个子的贞德,便立刻冲了上来,将手中的另一份包装袋递给了她。

女孩子们欢笑着叽叽喳喳跑走了。

 

那里面装的是什么?让她们看起来如此开心?

 

然而不列颠的王沉默不语,迦尔纳也只好闭嘴不谈,毕竟他实际上并不知道要如何同狮子王好好相处,只能保持着缄默的同事关系了。

两名枪兵就这样沉默着走到拐角处,然后和他们的御主撞了个正着。

“迦尔纳!狮子王!”藤丸立香开心地叫着他们,“快去食堂!今天有巧克力呢!”

少女御主欢喜地说着,一面拆开了手中的水蓝色纸袋,从里面挑出一枚巧克力来,丢进自己的嘴里。她的亚从者跟随在身后,手里也小心翼翼地捧着,看上去完全一样的巧克力袋子,如同获得了什么珍宝一般。

“嗯,白色情人节的回礼巧克力,”玛修轻柔地说,“真的很好吃呢。”

“巧克力?”阿尔托莉雅有些茫然,“是那个卫宫……?”

她的姿态看起来倒是一点也不迷茫的样子,甚至有些蓄势待发地摆出了起跑的姿势。

“没有没有,”立香摆了摆手,“妈妈说巧克力是很可怕的东西,坚决不肯做,正巧阿周那说想要学习如何制作巧克力制品,他很快就学会了呢!刚刚一上午,给整个迦勒底的大家都做了义理巧克力。”

少女咀嚼着口中的甜食,美味的可可几乎入口即化,只消两三下便融化成半流质,唇齿余香。

“他做得真的……太好吃了!你们一定要去试试!”

话音刚落,狮子王便以一个百米冲刺消失在了走廊的这一头。迦尔纳茫然地盯着女神远去的一路烟尘,和御主打了个招呼,也朝着厨房走去。

 

>>>

 

在迦尔纳终于踱步到厨房的时刻,阿尔托莉雅已经抱着一袋他十分熟悉的包装袋离开了食堂:拆开的,显然已经少了一半内容的纸袋在女性丰满的胸脯下被挤压得变了形。

迦尔纳没有迟疑,他大步迈进了厨房之中。

 

阿周那在厨房的操作间里仍旧低着头,似乎正在整理操作台上战斗过的痕迹。

“不好意思,”他卷卷的头发紧贴着头皮,上面隐隐约约还能看到一个发旋,“巧克力已经没了,我应该每个人都发到了才对……”

就在抬起头的瞬间,他温柔的声音戛然而止。

然后它们随即蒙上了冰层,阿周那的声音变得冷漠起来。

“迦尔纳。”

他叫他的名字。

“阿周那。”

迦尔纳回应他的呼唤。

然而有着古铜色皮肤的弓兵显然不买账,他用黑曜石般的眼睛隔着镜片死死盯着对方,“……你来这里干嘛?总不会是想在食堂里和我打架吧。”

“当然不是了。”迦尔纳有些茫然,有时候他确实搞不懂阿周那的那些心思,很显然,这里并不是合适的战斗地点,而阿周那的服装也表明了他此刻全然没有做好准备。

他还戴着他根本不需要的眼镜,甚至刚刚才脱下围裙呢。

迦尔纳看着他冰封的脸,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尽管很多时候他自认为自己已经脱离了孩子气的范畴,然而有些时候,某种境遇下,总是让他觉得自己应该这么做。

尽管他几乎从不要求些什么。

但是他就是想对阿周那做出询问,也许不需要答案,因为即便没有答案他也不会失落,但隐隐约约的,似乎就有那样一个答案,它掩藏在迷蒙的雾的尽头,迦尔纳看不清那是什么,然而似乎就在那片迷雾之后,那个答案熠熠生辉,等待着迦尔纳去探索。

而他想要那个答案。

所以他会不断地对阿周那进行询问。

 

“阿周那,巧克力。”

他说。

“巧克力?”厨房的临时代行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燃烧了起来,他的脸几乎烧成绯红,若不是肤色黝黑不易分辨,只怕连耳垂眼下都变得通红——阿周那的呼吸急促得好像就要溺水,他的手死死抓住了衣角的下摆。

“没有……没有给你的巧克力……”

最后,弓兵几不可闻地说。

“是吗?你没给我做巧克力吗?”

迦尔纳瞪大了眼睛。

也许是对方无礼地询问助长了阿周那心里的火焰,黑发的英灵忽然变得理直气壮起来,他轻轻跺了跺脚,啧着嘴盯着面前的宿敌。

“不错!我没给你做巧克力!整个迦勒底!只有你一个人!没有我的巧克力!”

阿周那厉声喝道。

“身为我的宿敌,还要什么巧克力!迦尔纳你真是……”

他伸出手指去指着迦尔纳的鼻尖,气急败坏地斥责对方。

“你真是!恬不知耻!”

白发的枪兵被这样严厉的斥责给唬住了,然而他似乎对对方的指责并不在意,只是全然沉浸在了一个令他倍感失落的事实之中。迦尔纳有些不快乐地扁了扁嘴,婴儿蓝的眼睛在阿周那写满了羞愤和愠怒的脸上来回逡巡着。

“这样啊……”

他慢悠悠地说。

“阿周那没有给我做巧克力啊……”

 

枪兵的语气失望到了极点,他的眼睛不愉快地眯缝了起来,甚至连一向极有精神的乱蓬蓬的白发也不开心地耸拉着。恍惚间阿周那以为他看到了一只被主任呵斥的萨摩耶犬,它正搭着耳朵等待主人的抚摸。

……自己才不会去抚摸迦尔纳呢。

阿周那愤愤地想。

然而这样的愤愤没能持续多久,迦尔纳失落的模样让他的宿敌也变得于心不忍起来,愧疚如同细小的蜘蛛不断爬上阿周那的心脏,啃咬着他的血管。黑发的弓兵沉默了许久,他最终蹲下身去,从柜子里翻出一个皱皱巴巴的纸袋来。

阿周那有些不情不愿地把纸袋递给了迦尔纳。

 

“哝,就这一个了……”

他扭扭捏捏地小声说道,眼神四下乱飞,企图表现出自己对天花板上的LED灯更感兴趣。

“是试做……多半不怎么好吃……我还下了毒……”

弓兵面色绯红地吞了吞口水,“吃死了和我没关系啊!是你自己非要要的……”

 

迦尔纳努力眨了眨眼睛。

他显然未能想到阿周那会真的拿出一份巧克力来给他——尽管他一再声明不是特意要送给自己的,尽管皱皱巴巴的纸袋意味着他已经将这份巧克力挤压在柜子里许久,尽管迦尔纳事实上对吃巧克力这件事一点兴趣也无;但这是巧克力,是阿周那送给他的,白色情人节的礼物。

这就够了,这意义非凡。

 

所以迦尔纳伸出手,他的脸上不自觉地带起了微笑——他自阿周那的手中接过这份巧克力,他们的手指在纸袋上微微地交叠在一起,而弓兵很快缩回了手,他有些不自在地环抱住双臂,夸张地将头扭了过去。

“好了,你快走吧。”

阿周那磕磕巴巴地说,“我还要收拾厨房呢,你别给我在这里添乱了。”

 

>>>

 

迦尔纳怀抱着皱皱巴巴的纸袋向公共休息室走去,这下他可真是心满意足了,脚下的步伐也跟着轻快了起来——若是此时达·芬奇路过,可能真能从他的身后看出一些飞扬飘舞着的花瓣吧。

玉藻前就是那个发现了花瓣的其中一人,她走上前去轻轻拍了拍这名好友的肩,从他的一边探出头来,

“哟吼吼,怎么看起来特别高兴呀?是遇到什么好事了吗?能不能说给小玉藻我听听呀?”

迦尔纳坦率地回过头来,将怀中的宝物展示给漂亮的狐狸少女。

“啊,没什么,就是大家都有的,阿周那做的巧克力。”

然而玉藻前英气的眉毛却在一瞬间皱了起来,温柔的少女露出了如同加勒底新来的那位裁定者一样的审视的目光,将迦尔纳手中的袋子仔仔细细大量了个遍,紧接着,她忽然大吼了一声。

“啊!”

迦尔纳吓了一跳,身后的斗篷都跟着耸动了一下。

“迦尔纳的纸袋和其他人的都不一样!”

玉藻前大喊着。

“……不一样?”

白发的枪兵表示不解。

魔术师从宽大的袖子里掏出她所持有的纸袋,在迦尔纳面前晃悠了两下,“你看,大家的袋子都长这样——”

那是迦尔纳见过好几次的,浅水蓝的纸袋,被漂亮的金色丝带完美地扎成一个蝴蝶型的封口——这是饱含了阿周那的巧手与巧思的杰作。

然而枪兵手中的……

迦尔纳低下头去看了一眼自己的袋子,那是个酒红色的,皱皱巴巴的纸袋,用麻绳捆扎起来的,甚至连蝴蝶结都打得歪歪斜斜,还有一些绒毛泄漏在外面,看起来像是用旧了似的。

……就好像是用从哪里随手捡来的东西包装的。

但迦尔纳并不在意这些,能够让阿周那垂青赠与,对他来说已经是莫大的荣幸,至于这一些小小的差错,他自然是不会介意的。

然而东洋的魔术师却不这么看待,玉藻前指着他手中的袋子又一次惊呼出声。

“我们的都是义理巧克力……”

 

“而你的是本命巧克力啊!!”

 

“啊?”

迦尔纳迷茫地回应了她。

“这不可能啊……”

他坦诚地说。

“阿周那说了,这是他试做的,不好吃的,他说还有毒呢……”

“是什么样的人会在巧克力里下毒啊,”玉藻前反驳道,“又不是美狄亚那样的女人?这也太不浪漫了吧?”

“但这不可能是本命巧克力啊,”迦尔纳斩钉截铁地说,“阿周那不可能给我本命巧克力的。”

“真的吗……?”

玉藻前怀疑地眯起了眼睛,“既然不是本命巧克力,那你能不能给我尝一颗呢……?”

迦尔纳点了点头,向来乐于分享的他顺势拆开了手里的纸袋,将敞口的方向摆到了玉藻前的面前。漂亮的小狐狸从里面挑了一颗出来丢进嘴里,迦尔纳也跟着做了。

魔术师将这颗巧克力在口中微微化开了,直到外壳都变得软糯的程度,可可香在唇齿间游弋着。什么嘛,怎么可能下毒嘛,她有些失落地想。

然而就在咬开巧克力的瞬间,浓郁的蜂蜜和流动的糖心伴随着一股白兰地的香味一下冲进了她的味蕾,玉藻前一把抓住了迦尔纳,她的双唇幸福地抿成了w型。

“是酒心巧克力啊!迦尔纳!是酒心巧克力啊!”

 

迦尔纳没有回应他,他如同恍然大悟一样地,将口中的巧克力咬碎了:酒香伴随着樱桃味的糖液温柔地涌出,混合着可可的浓香在口腔里打作一团。

 

“啊……”

终于,白发的枪兵说,

“好甜啊……”

迦尔纳伸出手去,又从袋子里掏出一颗巧克力丢进了嘴里。

 

下一次试着和阿周那一起做巧克力吧。

他想。

 

 

END

评论(27)
热度(339)

© 黑咩咩Black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