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咩咩Blacksheep

微博ID黑咩咩稿多不压身 墙头反复横跳 老婆按月增加 最近回归老坑 欢迎找我聊银英和圣斗士

【FGO迦周】黑日编年史(五星物语AU,CP21无料公开)

分级:非常G,很G,完全没有劲爆内容

警告:

可能有(疑似)牛头人情节,略带奎周倾向,视接受程度点入

配对:迦周/迦尔纳x阿周那

阅读提示:

· 是CP21的无料,D1就发完了根本没有机会让我去孝敬其他太太【( ´;ω;`),所以现在全文公开

· 你们相信吗,作者已经十年没有复习五星物语了,所以到底出了什么设定错误我是不负责的

· 感谢 @寒 画给我的封面!!!!!巨型好看了




===============================



风沙侵袭了迦尔纳干涸的脸。

年轻的骑士从沙地装甲中探出头来,他的眼前是一望无际的黄沙,在漫天的风沙制造的迷雾之中,头顶的三个太阳被折射出诡异的紫红色来。天空是另一种难以言喻的橙红色,一切都被打磨得光滑且炙热。

“迦尔纳!你该下来了,”海伦娜在装甲车里喊着他,“外面的沙尘暴太大了,再多待一会儿会把你的脸都刮烂的。”

迦尔纳答应了一声,又恋恋不舍地从车顶爬了下来。身材娇小的女科学家正站在升降梯的下方,她朝着迦尔纳露出一种不能苟同的神态来。

“你可是个隶属于帝国骑士团的骑士,要是被一场沙尘暴刮跑了,我们整个科考队都没法向皇帝陛下交差啊。”

海伦娜佯作生气。

“如果我是骑士团的成员,那我就不可能屈服于沙尘暴。”迦尔纳这样说着,试图让海伦娜放宽心。

然而女科学家只是耸了耸肩,示意她听明白了骑士的话。她有些不耐烦地领着迦尔纳往驾驶室走去。

“就算你不会被吹走,这么大的风沙,也会割伤你的皮肤的,”海伦娜有些无奈地回应他,“既然长了张挺不错的皮囊,就好好珍惜。好吗,迦尔纳?”

然而骑士并没有对她表示认可。迦尔纳只是顺从地跟随着海伦娜下到第三层,他们沿着阶梯进入到驾驶室里。

窗户外,肉眼只能看到的是无尽的沙海,黄沙如同海浪一样随着装甲车的潜前行喷涌向他们的车窗,加固的玻璃被冲击得哐哐作响,整个车厢都跟着剧烈地震颤着。

“我们距离遗迹还有多远?”

迦尔纳问道。

海伦娜低头看了眼手中的投影地图,“不远了,按照现在的行进速度,大概再过十五分钟,我们就能到达遗迹周围一百英尺的范围——”

她这样说着,女科学家又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来,“而且你猜怎么着?再过十分钟,风沙就会停了,卡马鲁星的雨季即将到来,我们挖掘的这段日子,多半都不会再有这么大型的沙尘暴了。”

“棒极了!”

正在驾驶着这辆装甲车的是爱迪生,他是名长着奇异脑袋的阿美利加星人,这名科考队领队粗放的体型和嗓门与他柔弱的性格形成了有趣的对比,在相识之初就让迦尔纳对他感到颇为亲近。

毕竟,又有谁不喜欢大猫呢?

“但愿我们的挖掘顺顺利利!”

爱迪生高喊着加快了速度,沙浪更加汹涌地拍打着窗玻璃,震颤声嗡嗡作响,吵的得迦尔纳几乎要听不见海伦娜的声音了。

“所以,”海伦娜紧紧抓住了手边的横杆,才能防止自己在这样剧烈的晃动里不至于跌倒,“等到了遗迹附近,我们会搭个营地,接着就开始挖掘——这之后我们就都不会管你了……”

“我明白,”迦尔纳点了点头,“我会等待你们的挖掘成果的。”

年轻的女科学家一个踉跄,她在晃动之中险些摔倒——迦尔纳伸手扶住了她,她则朝着这名年轻的战士露出一个感激的微笑来。

“可是我搞不明白,你作为一名骑士,跟着我们这种无聊的科考队,到古代遗迹这里来做什么?”

迦尔纳没有马上回答他,他将海伦娜扶稳了,又为她扣上了安全带。接着,他才拉住了另一边的安全横杠,他朝着女科学家露出了一个浅淡的笑容来。

“我不知道,也许我是来寻找我的命运的。”

他说。

“骑士的命运吗?”

海伦娜深深地看进他婴儿蓝的眼睛里,“骑士的命运又是什么呢?”

她轻声地问道。

“这我也不知道。”

然而迦尔纳这样坦率地回答道。“老实地说,我真的不知道,”迦尔纳说,“也许是属于我的Mortar Head,或者是Fatima,亦或二者皆有之……”

他这样说着的时候,海伦娜看见,属于这名骑士的美丽的眼瞳里,迸发出火花似的光芒来——然而就在这时候,迦尔纳又一次开了口。

“又或者,只有我的死亡而已。”

 

>>>

 

诚如海伦娜预料的一般,当科考队到达古代骑士遗迹的定位范围内的时候,卡马鲁星今年的最后一场沙尘暴结束了,天空隐隐地泛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灰蓝色,太阳也变得紫得不那么厉害起来。

迦尔纳协助科考队把营地搭建了起来:事实上他能做的也仅仅是在某些部分搭把手而已,毕竟大多数的建造都已经由机械臂来完成了,尽管骑士的体能过人,也并不及机器——营地建造完毕后,他就在四周游荡了一会儿——当迦尔纳登上营地边的一座红色的土坡时,他看见海伦娜和爱迪生已经带着科考队的大部分成员前往遗迹,开始挖掘工作了。

 

这之后挖掘又进行了两三天,大型的工程车在不远处的沙地上昼夜不歇地工作着,爱迪生说他们大概搬走了三吨左右的沙子,然而那架中古级的MH只是稍稍地露出了一小块被黄沙掩埋的外壳。

在海伦娜向整个科考队宣布他们已经接近了这架MH的那个夜里,迦尔纳向爱迪生提出了一个申请,他要去看一看这架古代兵器。面对曾经的救命恩人和王国知名的英勇骑士,科考队队长欣然同意了。

 

>>>

 

是夜,迦尔纳跟着爱迪生和团队的电梯下降到挖掘坑的底部,这时候海伦娜仍旧在指挥着其他队员将上臂部分机甲的浮尘清理干净,迦尔纳抬头望去,他看见杰罗尼莫正坐在高高的吊台上,一点一点地清理那些斑驳的刻痕。

“那些铭文是什么?”迦尔纳好奇地问道,“看起来不像是通用文字。”

“这是一种已经失传了的古代文字,”这个梳着古怪发辫的男人回答了他,“目前我们并没有办法确定这些文字的确切含义,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这种铭文和太阳有关系——”

“和太阳有关?”爱迪生在团队中主要负责电汽的研究和复原,对于古代文字算得上是一窍不通,“你怎么就能确定和太阳有关?”

杰罗尼莫让出半个身子,邀请爱迪生和迦尔纳讲全部的铭文看个仔细——MH黑色的金属外壳在夜晚的灯光照耀下闪烁着一种诡异的金色光芒,而其上刻着的金色铭文在灯光之下则如同流动的火焰一样燃烧起来。

迦尔纳看见在那排文字之上,一个徐徐升起的日轮成为了字符的最后一个标志。

“……会是机神净皇·日轮之影吗?”

骑士忽然开口问道。

然而在他身旁的爱迪生如同忽然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似的,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咳嗽声来。

“你说什么?日轮之影?”

迦尔纳点了点头,“这是台上古MH,涂装是黑色的,又带着与太阳有关的铭文——要我说,也许它就是传说中的日轮之影。”

“要我就不会这么肯定,”杰罗尼莫说,“现在才挖出了一条胳膊,它是不是全黑的还不一定呢。”

爱迪生在一旁来回走动着,观察周围的一切,对杰罗尼莫的话不置可否。

“如果真是日轮之影的话——”阿美利加人以斟酌的口吻说道,“那么它的驾驶舱……”

“在胸口,是鲜红色的。”

迦尔纳说。

“如果真是日轮之影,那么这就意味着,传说里的那位骑士,有可能在历史上是真实存在的——”最终,海伦娜皱着眉这样说。

“谁知道呢,”杰罗尼莫说,“毕竟这位黑日骑士在历史上既没有名字,也没有实物资料。”

“关于他的一切,只有传说,一个传说——”

“关于他和他的Fatima的故事,他们是如何背叛了帝国皇帝奎师那的传说。”

 

>>>

 

后续的挖掘工作又进行了三天,在那之后,迦尔纳几乎每天都会到现场去跟进,随着越来越多的机身暴露在空气之中,传说中的MH那黑金的外壳也一点点地展现在众人的面前。

每当接近它的时候,迦尔纳都感受到心脏剧烈的震颤,他的灵魂在身体里是如何地冲撞着,想要冲破身体的激动。骑士非常善于克制自我的欲望,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也愈发地确定一件事。

眼前的这台MH,一定是机神净皇·日轮之影。

 

在工作的闲暇时光,海伦娜也询问过他,放弃了晋升的大好时机,跟随着一支无聊的古迹科考队前来这颗荒芜星球的原因。

迦尔纳只能诚实地告诉她,自己是来寻找一个可能性的。

“我需要一台MH。”

他这样对海伦娜说。

“可你已经是个骑士了,你应当有属于自己的MH才对啊。”

女博士这样反问他。

“我确实有自己的MH,”迦尔纳据实以告,“而且不止一台——他们都是量产型,经不起长久的征战沙场,迄今为止我已经报废了四台MH了。”

“那么你的Fatima呢?你没有询问过她(他)关于挑选MH的建议吗?”

“……我也没有转属于自己的Fatima,”迦尔纳向海伦娜坦承了他窘迫的现状,“那些量产型的无形态Fatima,她们太易损了,和量产型MH一样,在战斗中报废了很多个了。”

“因此,我的朋友,奥兹曼狄斯建议说,如果在活着的市场上寻找不到适合我的MH和Fatima,那么你该试试去古代种那里碰碰运气,没准你与哪个上古Fatima有缘,她不但会愿意嫁给你,还能给你献上一台机神级别的MH呢。”

“可这不应该啊,”海伦娜有些茫然地蹙着眉,“迦尔纳,你这么强,没有理由那些Fatima不选择你啊?为什么你还没有升上天位,是因为你没有专属于你的Fatima吗?——难道你连一场Fatima发布会都没去过吗?”

“我去过,好几场吧,”这样说着的迦尔纳表情变得有些无奈了,“我知道大多数人都不会相信,但是真的,从来没有一个Fatima选择我,愿意与我共同战斗。”

说到这里的时候,这个看起来纤细温和的骑士露出了一个柔软的笑容来,“当然,我并不真的渴望什么机神级别的MH——只是我确实需要一个能和我心灵相通的,能够与我并驾齐驱的Fatima,成为我的战友,我的伴侣,我的灵魂之交。”

 

随着挖掘的深入,迦尔纳也变得更加紧张起来,尽管他极少表现出自己的情绪,然而敏感的女科学家仍旧感受到了骑士的焦虑:也许等待着他的就是他期盼已久的命运,又或是另一次的落空。事实上在此之前,迦尔纳已经跟随过三四个科考队了,但骑士每一次都失望而归。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发掘第十九天的夜里——这一天,工程车忽然碰到了一个极为坚硬的物体,在当时被黄沙掩埋的时候,那个部位似乎在瞬间迸发出了极高的温度,将沙土在一瞬间硅化,凝结成巨大的化石,在那片粗糙的半透明的化石之下,隐约地透露出了红色。

海伦娜带领着迦尔纳爬上工程架,她用手指着那片巨大的硅化物给骑士介绍。

“我认为那里很有可能是胸甲部位的驾驶舱,”女科学家这样对他说,“如果它真的是折射出的红色的话,那么这台MH确实有可能是日轮之影。”

迦尔纳的心脏不可抑制地鼓动了起来,他的血液跟随着夜晚,天空中的六个月亮折射出的红光燃烧着,以一个极低的温度:真的会是他吗?日轮之影?迦尔纳想,传说中属于黑日骑士的传说级MH,那个曾经作为帝国最强的太天位骑士,在银河中开疆扩土,占据了大半个宇宙的叛逆骑士,他所遗留的最珍贵的财富之一——

伴随着这台传说中的机甲,战神的赞美和反叛者的恶名交织在一起,它们共同构成了这个传说,它们让没有留下名字的骑士成为不朽。

实际上,距离这台MH越近,迦尔纳越能感受到自己与它之间的联系,他的心脏如同擂鼓,他的双眼几乎要涌出泪水来。

 

然而与此同时,几乎可以称得上上天的考验了:就在他们凑近了这台上古遗迹的胸口时,勘探坑本就松散的地基在顷刻间倾塌,海伦娜尖叫着从高台上跌落。迦尔纳纵身而下,骑士将女科学家紧紧地护在怀中,他们在柔软的沙地上坠落,躲藏进MH遗迹身下的缝隙里,任由头顶的沙石滚落。

 

他们被硬生生地卡在了巨石块和MH的缝隙之中。

海伦娜自迦尔纳的怀抱中挣脱,女科学家感激地看了他一眼,然而随即就惊恐地以眼神示意他向上看。迦尔纳转过头去,他看见巨石的缝隙透出光来,然而眼前仍旧是黑漆漆的一片。

迦尔纳尝试着去推动了一下石块,最靠近他们的那一块被明显地推动了。然而当迦尔纳想要更加用力些的时候,碎石块从缝隙中不断下坠,砸在他们的身上。

于是骑士只能选择了放弃,他轻轻松开扛着巨石的手,转头又把海伦娜抱紧了——好在女科学家的身材娇小,只需要轻轻揽过即可。

“如果是一块一块的石头往下搬倒是可以,但是这样会造成塌方的。”迦尔纳向她解释道。

“你连那么重的石头都抬得动吗?”

海伦娜有些吃惊。

“我是听说过骑士有超出常人的力量,但是没想到这么大……”

像她这样的科研人员常年远离战场,迦尔纳心里明白,在他加入之前,这支科考队的大多数人对骑士的了解仅仅来源于资料和现场勘探的结果——他们说骑士力量过人,行动也极为敏捷,他们是驱动战甲的肌肉,是帝国战争最坚实的组成部分。

而迦尔纳,则是这个组成中的佼佼者。

白发的骑士点了点头,“这种力量也算不了什么吧。”

他说。

“我们现在没法上去,只能先想办法下去了。”

“你抱紧了我。”

海伦娜只能依言紧紧地环住了对方的脖子。

 

>>>

 

迦尔纳环抱着海伦娜,顺着塌方的凿井一路而下,最终到达已经完全垮塌的脚手架的位置上——骑士从他的长靴中取出一直发光棒,轻轻折断了。

他们的面前亮起微弱的光来。

在这微弱的光线中,黑色的金反射着微弱的光线,而那块海伦娜想要带给他看的,属于日轮之影的红色驾驶舱,在这片幽暗的蓝光之中流动出色彩来。

“真的是日轮之影……”

迦尔纳不无感慨地说道。

“还不能完全确定,”海伦娜说,“但从目前露出的驾驶舱看起来,很像是日轮之影。只是发掘工作还是没有全部完成,我们现在还不能确定这就百分百是日轮之影。”

“为什么不上去看看呢。”

迦尔纳问道。

海伦娜轻轻叹了叹气,“你知道我是没法打开MH的驾驶舱的吧?”

“但我可以啊。”

白发的骑士轻声说道,“反正已经被困在下面了,为什么不看看呢?”

这样说着,年轻的骑士抓住机甲外部凸起的装饰性花纹,他轻松地抬起身体,顺着那些弧线向上攀爬着,逐渐靠近了驾驶舱。殷红的驾驶舱光洁如新,在浮尘被清扫干净后,竟如同红色的镜子一般,在发光棒昏暗的光线下,甚至能折射出迦尔纳的影子。

骑士伸出手去,他轻轻地触碰了一下驾驶舱的外壳。

蒸汽忽地升腾起来,伴随着齿轮紧扣的声音,鲜红的宝石状的外壳缓缓开启——迦尔纳看见骑士的驾驶舱出现在面前——然后声音戛然而止。

“你看见什么了?”

海伦娜在下面问他。

骑士沉默了很久,他最终这样开了口。

“……是一具尸体。”

“尸体?”海伦娜有些好奇,“这架MH遗落在这里起码有两千年了,能看清它的样子吗?”

“完全不行,只剩下头发了。”

“这样啊,MH驾驶舱内的含氧量确实会让腐败变慢,是大部分已经腐烂,导致看不清五官了吗?”

“不,已经只剩下骨头了,”迦尔纳坦诚地说,“还剩下点战斗服的塑胶残余……”

“能麻烦你帮我把它挪下来吗?”海伦娜问道,“小心一些——”

迦尔纳听话地伸出手,他轻轻地触碰了一下那具骑士的骷髅,然而那颗枯萎得发黄的头颅很快跌落了下来,它摔在自己的掌心之中,随即化成了齑粉。

“啊……”迦尔纳略略有些震惊,他的手中只剩下一缕红色的长发。骑士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回复道,“它……风化了……”

“风化了?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

“是的,我一碰他就碎成粉了。”

海伦娜的声音这下带上了明显的失望。

“真可惜,不过好歹还有制服碎片什么的吧?”

“这个倒是有的,”迦尔纳一边说着,他将这缕红发塞进手里,只身爬进了驾驶舱,“头发也留着呢。”

“他的头发……那名骑士的头发,是什么颜色的?”

海伦娜又一次发问道。

迦尔纳已经在骑士的席位上落座,然而没有Fatima,没有链接,什么也没有发生,他轻轻触碰着驾驶舱。

“是……红色的……”

他回答道。

“红色的,”海伦娜的语气带上了迟疑,“你等一会儿,我爬上来!”

她的声音又一次变得轻快起来,“迦尔纳!你记不记得那个传说——”

“黑日骑士的头发,是火焰一样的鲜红色啊!”

迦尔纳没有回应她,他恍惚地想起那个传说:始于两千年前的传说,黑日骑士带走了属于帝国皇帝的Fatima,他输掉了与皇帝陛下的决斗,于是被帝国作为苦役奴役,从此开始了他征战的一生——他的功勋无人能匹,但他的叛逆也令他声名狼藉,在他的战功之下,帝国的星图扩展到无限庞大的轨迹。

而他的Fatima,那名被历史除名了的惊世之作,迦尔纳翻遍了典籍也不曾找到过那名Fatima的名字。但他当然记得那个故事:在黑日骑士将他(她)拐走后不久,帝国的军队仍旧追踪到了他们的行动轨迹,宽宏大量的帝国皇帝许诺给予他的Fatima与人类平等的权益,来换取他/她业已遗失的忠诚,然而他却得到了一句令后世历史都铭记的警世恒言。

“然而我只是一名Fatima。”

那名被抹去了名字的Fatima这样回答了帝国皇帝奎师那。

在那之后的数百年里,再也没有一位Fatima如他/她那样接近权利的顶端,帝国的法律开始要求他们穿上塑胶紧身衣,要求他们遮盖住除了脸之外的任何部位,他们没有作为人的一切权利,他们是骑士的武器,是骑士的附属品,甚至……是性奴。

历史给予了这名Fatima令人扼腕的评价,他们批评他/她的背叛,斥责他/她作为Fatima丧失的本心——然而迦尔纳却怎么也想不明白,既然规则规定了由Fatima来选择骑士,那为什么属于帝国皇帝的他/她却不能选择自己想要跟随的骑士呢?

 

海伦娜终于艰难地爬到了他的身边,她的视线越过迦尔纳的肩膀望进驾驶舱里。

“那是什么?在骑士位的后面——”

女科学家伸出手去指了指迦尔纳的身后,“照理来说,那儿应该是Fatima的位置,不是吗?”

迦尔纳的视线顺着海伦娜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他看见蓝黑色的水晶将原本属于Fatima的副驾驶座完完全全地包裹了起来,在发光棒的照射下,宝石一般的舱体折射出粼粼的水纹——那是流动着的,生命的痕迹。

“这是什么?”海伦娜看着这块水晶,又转头去看迦尔纳,“他的……黑日骑士的Fatima呢?”

白发的骑士没有回答,迦尔纳仿佛魔怔一般,他朝着那块水晶伸出手去。

“他一直都在这里……”

迦尔纳轻声说道。

“他一直都在……”

蓝黑色的水晶,在黑暗中崩塌,迦尔纳看见紧紧包裹着里面黑色的迷雾般的存在一点点地清晰起来,而那些深蓝的、曜黑的,则在崩塌的瞬间化为虚无。

“这是什么……!?”

海伦娜震惊地睁大了眼睛。

“你应该问,他是谁。”

迦尔纳这样回答了这个问题。

 

骑士看着这名Fatima的苏醒,他伸展开他的四肢,展露出白色胶衣包裹着的棕褐色的皮肤,他仰起他的脖颈,弯曲的弧度如同舞蹈中的鹤,绵密蜷曲的黑色发丝垂在耳梢,当他张开双眼时,迦尔纳终于能够再次确定了,那双折射着光芒的,亮得却没有光点的黑曜石一样的眼睛。

那正是Fatima戴着特质隐形眼镜的眼睛。

属于传说中的,活跃于两千年前的,黑日骑士的Fatima。

 

“你是……谁?”

迦尔纳向着Fatima伸出手去,“我……”

“迦尔纳呢……”

这个皮肤黝深的印度型Fatima深深地看着他,向他叫出了一个令骑士感到大为惊异的名字。

“迦尔纳,他认识你……”

 

这个Fatima是罕见的男性形态,他自被包裹的形态缓缓舒展开来,朝着白发的骑士伸出手来。

“迦尔纳……?”

于是他眼前的骑士朝他诚恳地点了点头,“我,我是迦尔纳。”

然而Fatima却忽然紧蹙了眉毛,他如大梦初醒一般地猛地缩回手去,“不,你不是……你只是长得像而已……”

海伦娜在骑士的身后小声抢白道,“……他真叫迦尔纳。”

“……迦尔纳呢?”

Fatima置若罔闻,他只是重复地问道。

迦尔纳思忖了一会儿,又顿时恍然大悟,他以他冰蓝色的眼睛注视着Fatima,“黑日骑士……叫迦尔纳吗?”

“不会吧,”海伦娜在一旁笑声叹息着,“你和黑日骑士叫同样的名字吗?”

黑皮肤的Fatima震惊地盯住了这名熟悉而陌生的骑士,他的眼睛扫视过整个MH的内部,最后似乎是不得不接受了眼前的现实——他又一次地跌坐在副驾驶座上,小声地喘息着。

“……过去多久了?”

他小声地问道。

“距离我们离开……过去多久了?”

海伦娜小心翼翼地说,“从传说来看的话……已经过去两千年了。”

“两千年啊……”

Fatima长长舒了口气,又一次笑了起来,“也许这就是宿命吧,他该还我的,我活该欠他的……”

一边这样说着,他深深地低下头去,将脸埋进了双手之中。

“他真是,最差劲的骑士和主人了……”

 

迦尔纳看不出他是不是在哭泣。骑士从没有这样长久地接触一名Fatima,他甚至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会流出眼泪?但迦尔纳的心脏被剧烈地波动了,他的心弦随着Fatima的叹息而骚乱起来。

于是迦尔纳向着垂首的Fatima伸出手去,“你的主人,已经死了。”

“不!这不可能!”

Fatima剧烈地抗拒着这句话,他激烈地抬起头来,同迦尔纳对峙着,“我感受到他!他还在这里!我的骑士……我感受得到……”

他紧盯着眼前年轻的骑士,忽然地愣住。

“不可能……除非……”

Fatima的视线又一次地落到了迦尔纳的身上。

“是吗……是这样吗?”

他如坠魔障一般地呢喃自语起来,“你就是……”

“你就是新的骑士……是吗……”

迦尔纳吃惊地睁大了眼睛,他有些不可思议地向着眼前的Fatima伸出手去,期待着对方将也能将手交付与他。

这是Fatima身为人造人的唯一权利。

他们选择自己的骑士。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这种荣幸?”

迦尔纳诚恳地询问道。

而这个头发蜷曲,有着黝黑皮肤和哀伤脸庞的Fatima并没有向他伸出手。

“接受我,是没有任何好处的,”他用宁静而悲哀的声音轻轻说道,“这是个诅咒,你明白吗?

“我背叛了我的第一任主人,选择了迦尔纳,这为他招致了奴役与毁灭的命运……你愿意接受这样的诅咒吗?成为被人唾弃的反叛者,用鲜血在历史上留下骂名?”

“你愿意接受我的诅咒吗?”

Fatima这样说着,他朝着迦尔纳露出冷酷的微笑来。

然而白发的骑士不为所动,“为什么,你会觉得,你是背叛了自己的第一任主人?”

迦尔纳轻声叹息着问他。

“Fatima的原则是不能违背的,不是吗?”

他疑惑地问道。

“如果你向奎师那坚持你是一名Fatima,那不就意味着,你从未背叛过那个原则——”

“奎师那并不是你的主人……只有黑日骑士,他才是你真正的主人,不是吗?”

“如果你只是属于他,那么又怎么谈得上是背叛过主人呢?”

“你是Fatima,这从来都不会改变,不是吗?”

迦尔纳向着这名Fatima更加坚定地伸出手去。

“所以要我说,这不是个诅咒,这是属于我的荣耀啊——”骑士的声音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只是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资格,获得这份荣耀?”

 

稀有的上古Fatima终于心满意足,他向着迦尔纳伸出了手。

“你给出了和他一样的答案,”他说,“你有这和他一样的面容和名字……”

“也许你就是他,因此我才能在呼唤中醒来——”

 

“请记住,我的名字是,阿周那,我选择你成为我的骑士。”

 

他的Fatima,他的银白,他的前世与今生,终于有一次落入迦尔纳的手中。

 

 

END

 

 

星团历4080年,因陀罗开始在其实验室研究适用于帝国皇帝的Fatima

星团历4082年,苏利耶进入因陀罗实验室,篡改其培养槽数据

星团历4083年,因陀罗实验室宣布皇帝专用Fatima试验成功

星团历4093年,Fatima阿周那于三月诞生

同年五月,由因陀罗赠送给帝国皇帝奎师那

星团历4097年,迦尔纳加入幻象骑士团

星团历4101年,被授予黑日骑士头衔的迦尔纳因参与叛乱被捕入狱

星团历4102年,迦尔纳携Fatima阿周那叛逃帝国

               帝国派遣军队,由皇帝亲自追捕

               途中,帝国皇帝奎师那承认属于Fatima阿周那的人权,给予其公民资格

               迦尔纳战败被俘

               阿周那说出改变历史的名言“然而我只是一名Fatima”,后史学界认为,其不当发言致使Fatima权益水平倒退五百年

星团历4013年,阿周那归属权正式由奎师那移交至迦尔纳

               迦尔纳回归幻象骑士团,升至太天位

星团历4018年,普尔泰星战役爆发,黑日骑士迦尔纳与Fatima阿周那驾驶MH机神净皇·日轮之影参战,全歼敌方舰队

星团历4019年,大犬星叛乱爆发,日轮之影剿灭全部叛乱军团

·

·

·

星团历4129年,黑日骑士与Fatima阿周那前往卡马鲁星进行难民护送工作,从此下落不明

 

星团历6133年,Fatima阿周那与MH日轮之影于卡马鲁重见天日,归属权转交于骑士迦尔纳Ⅱ

星团历6135年,迦尔纳Ⅱ正式升格为天位骑士




END


评论(17)
热度(144)

© 黑咩咩Black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