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咩咩Blacksheep

微博ID黑咩咩稿多不压身 墙头反复横跳 老婆按月增加 最近回归老坑 欢迎找我聊银英和圣斗士

【FGO迦周】致新世界 --I--(银翼杀手paro)

分级:目前是G级,后面肯定有NC17

警告:

故事可能涉及到部分人不能接受的科学伦理问题,确保自己可以接受

配对:迦周/迦尔纳x阿周那

阅读提示:

· 故事灵感来源于看《银翼杀手2049》时迸发的脑洞,捏他银翼杀手系列,但不是完全遵守这个系列的设定,如果有不太理解的关于设定的问题随时提出,当然我也会尽我所能在文中将这个设定讲清楚,不过我不是个喜欢长篇大论讲设定的作者,更喜欢把整个世界观放在事件里这样,所以如果看不懂,欢迎提问!

· 会有其他英灵和摩诃婆罗多中的人物出场

· 还是那句话,作者脑洞奇葩,请轻拍

· 前两章会涉及到迦尔纳的BG(原典向),不过不会有BG描写,只是出于剧情设定的需要

==========================

 

I.

 

 

阿周那在车里睡了一觉。

这一觉他睡得并算不上太安稳,车窗外的霓虹灯即使是闭着眼睛也无法逃避。所幸的是这段路算不上太漫长,他也只是稍稍打了个盹。

当他关闭悬浮飞行车的发动机时,警局大楼上正投射出一张属于他的,360度环绕的脸。

【……阿周那】

广告中的电子女声昂扬而自豪似地说道。

【银翼杀手的典范——】

阿周那面无表情地路过那块闪动着的屏幕。

【旧型仿生人的末日利刃——】

我不是。

阿周那有些放弃地想。

【人类社会的骄傲——】

阿周那叹着气走进警局的大门,这则悬窗广告出现在警局上空已经大约有半年左右了,他从来都没有适应过。然而所有人都执意要求他参与到这场别开生面的宣传中来:仍旧蜗居在地球的人类始终惶惶不安于旧型仿生人的叛乱,他们需要眼前的一切,需要有人为他们照亮本就黯淡无光的生活。

所以阿周那能抗下这样的责任:他是现役银翼杀手中最优秀的人类,理所应当肩负着所有以自然生物手段繁衍的高等灵长类动物的希望,他们需要有人为他们铺平眼前漆黑的道路,他们希望有人为他们扫除威胁和障碍。

……他们希望有人替他们成为刽子手。

 

而那个人,现在是阿周那了。

 

警局的走廊里总是弥漫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这也许是因为前些日子里有几个妄图越狱的仿生人在走道被他当场击毙的缘故——阿周那还记得那场景,那个女仿生人的头颅绽裂开的一瞬间,窗玻璃上反射出一道微弱的彩虹。

由灯光折射出来的。

然后那道彩虹很快就不见了,她的一块肉片飞溅到灯泡上,恰好遮住了折射的角度。

走廊的灯闪烁了两下,当时漆黑一片。

阿周那很难忘记那天后来发生的事,在黑暗中他听见他的同僚微微喘息的声音:作为擅长狙击的银翼杀手,他有着超出常人的夜视能力,但也远远弱于专为战争制造的仿生人,阿周那在令人窒息的黑暗之中凭借经验射出了他的子弹。

然后毫无疑问的,他赢得了赌局。

还活着就是最好的证明。

 

当阿周那走过回廊的拐角时,他遇到了他的几个仿生人同事。

和他同为人类的警察对这些九型仿生人充满了仇恨,他们当着这些尽心尽职的同事的面管他们叫“冒牌货”,叫嚣着让他们滚回人造子宫里去。

阿周那曾经也想要阻止他们,但看起来这些仿生人同事都不曾在意这样无休止的谩骂,他们是没有知觉的“超人类”,他们对此无动于衷——事实上这些九型仿生人甚至对伤痛都显得无动于衷,阿周那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理由站出来让其他人住嘴。毕竟在这里生活的人实在太过沉闷,他们多少需要一些发泄途径。

所以他选择沉默,如同沉默的少数人。

 

在靠近局长办公室的时候他和库丘林撞了个正着。

对方用冷漠的红色眼睛盯着他,这让阿周那多少有些不悦,但他的那些同类们向来是不敢对库丘林这样的仿生人置喙的,他们是超越了九型的存在,甚至为了一些恶劣的癖好或所谓的“使用功能”,在胚胎阶段就被肆无忌惮地撕碎嫁接着,最终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库丘林凝视了阿周那许久,阿周那也不甘示弱地抬着头与他对视。最后,“狂王”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他粗大的尾巴扫过地板,转身走向了走廊的另一头。

于是阿周那伸手去敲办公室的门。

 

当阿周那推开门的时候梅芙正坐在那张鲜红的椅子上审视她粉红色的、透亮又精美的指甲,她抬起头来,像是看到新年惊喜一般对着她最优秀的“人类银翼杀手”露出了烂漫的笑容。

“阿周那,你回来了!”

她用矫揉造作的甜美声音迎接了他。

“我收到你传回来的讯息了,你的第97个猎物。”

梅芙朝着他干巴巴地笑着。

阿周那没有回应,他只是冷漠地站着,双手垂在身侧,他沉默了一会儿,说,“我需要迦尔纳的新消息。”

“嗯嗯,”梅芙登时皱紧了眉,她摆出一只手指来在对方面前强硬地晃动了两下,“K.R.85/W/5-8S,不要叫他迦尔纳。”

“好的,”阿周那在心里叹息着,“K.R.85/W/5-8S,我需要他的动向。”

天真烂漫得仿佛少女一样的警察局长终于心满意足,她将双腿抬上桌面,以一个常人做起来极为不雅的姿势交叉起来,将整个身子陷进了椅子里。

“巡逻队昨天在无人区发现了他的踪迹,坐标我会马上发给你,”梅芙咯咯笑着说道,“当然,如果你不行的话,我会派其他人去哦?”

阿周那的心脏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没有其他人。

他想。

除了库丘林,根本没有其他人。

办公室窗外有驾体量巨大的飞行器掠过,黄色的柱状灯扫射过整条街道,照得阿周那几乎睁不开眼。梅芙的笑容在灯光底下变得迷离而魔幻,这张清纯而美艳的脸仿佛被扭曲成了立体派的画作一般。

阿周那只好哽着嗓子回答她,“我会捉住他的。”

而他的局长只是皱了皱眉,在飞行器巨大的轰鸣声中,她显然没有听到对方说的话。

“我会捉住他的!”

如同起誓一般,阿周那厉声重复了一遍。

紧接着,他就像是被人抽干了力气一样,他的双肩显而易见地垮了下来。

银翼杀手转身离开了局长办公室。

 

>>>

 

阿周那的这次飞行进行了十二个小时——在他的飞行车穿越一整片垃圾场和无人区的这段时间里,天空最终由暗转明。灰白色的穹顶之下到处都是死寂的一片,焦黑的土地上有枯萎的树木,白色的树干在风中摇摇欲坠。然而即便是这样,这也是阿周那见到过的为数不多的真正的树:它们的枝杈如同张开的手掌,皮肤自指尖皲裂,垂死而扭曲着的身体直指向天空。

然后他在一块巨大的广告招牌下停了下来,引擎的热浪扬起的尘土扑面而来,拍打在车窗玻璃上,阿周那等了一会儿,他将视线转移到车内的GPS上。

降落的位置与线报发现迦尔纳的地点完全吻合在了一起。

待那一阵扬尘落下之后,阿周那从车里走了出来,他的视线穿越过眼前的这片雾霾,他看到远处的小坡上横着两根巨大的金属管:那是什么?是很久以前就被废弃的输油管道吗?头发蜷曲的青年人紧紧地盯了一会儿——他的视力向来是很好的——他似乎在那业已生锈的管道上看到了铸铁门的痕迹。

……有人居住在那个管道之中。

阿周那想。

会是迦尔纳吗?

然而阿周那无法肯定,因此不论如何,他也只能自己去探寻这个答案了。经验丰富的银翼杀手又一次检查了自己的所有装备,他舍近求远的选择了一条更为隐蔽的小路,弓着背一路向山坡走去。

正如他所猜想的那样,废弃了的输油管道被人改造了,它在两端被封上了铁皮——而制造者甚至还开了一扇小窗,阿周那注意到那扇窗的里面有白色的纱帘摆动,很显然,有人在里面住了很长一段时间。

银翼杀手抬起头,他透过窗户向屋内望去。

窗户里的是个厨房,阿周那注意到在灶台的边上挂着一件粉红色的绣着紫色花纹的围裙:那绝对不可能是迦尔纳会穿的东西,他想。

他猫着腰伸手去推了推铁门。

门是上了锁的,阿周那已经很久没见识过这种形式老旧的锁了,他从绑腿上的工具袋里掏出激光刀,沿着锁扣细细地切了一圈——有些生锈的锁一下坠落在了沙地之中。

阿周那悄无声息地从枪套中掏出他的枪。

 

然而这间输油管改造的小屋里空无一人。

门口摆放着两双鞋,从尺码来看是属于不同身高的两个人的;简陋的客厅里摆放着一张老旧的布艺沙发,因为年代久远已经看不清楚那是什么颜色,沙发的一角甚至已经跑出了一些海绵来,化纤地毯上的茶几也是纸箱改造成的,上面摆着一张照片。

阿周那走近了,他拿起那张照片仔细端详。

那是迦尔纳。

他一下就认出了那个仿生人。

同那些极度趋近人类外形的八型仿生人不同,迦尔纳长得过于“非人化”了,他白得仿佛医院走廊里灯光下的光晕。

而那种光晕曾经让幼年的阿周那不寒而栗。

但这张照片上不只有迦尔纳。

阿周那有些疑惑地盯着照片,他没有动弹。

迦尔纳的身边站着一个身材娇小的女性,她看上去大约二十出头,有着一头漂亮的黑色长发和浅褐色的皮肤——这名女性依偎在迦尔纳的身边,她的脸上挂着令阿周那难以理解的灿烂微笑。

她是谁?

 

“你是谁?你是怎么进来的?”

女性的声音打断了阿周那的思路,在转过头的瞬间,他看到照片中的女人正站在他的面前。她漂亮的黑色长发被随意地盘在脑后,她的身上穿着厚重的防寒服。

啊,是的,无人区的夜晚,冷得令人近乎窒息。

阿周那没头没脑地想。

“不好意思,”他用诚恳的声音道着歉,“我不知道您的名字。”

“这和你没关系!”那女人抬高了声音,“你给我从我的家里滚出去!”

她颤抖地伸出手,试图去够墙根上挂着的扳手。她以为这样的东西能够自卫?阿周那想,她不知道他是谁,他能做到些什么。

但是阿周那眼下还不能轻举妄动,他甚至还没能见到他的目标。

“据我所知,这不是您的家吧?”

阿周那彬彬有礼地反问。

“起码不是您一个人的家。”

“这与你无关,”她举着扳手的手仍在颤抖着,“你给我滚出去!”

阿周那在心里叹息着。

眼下的事情远比他想象得要难办得多,这名女性已经两次回避了他的试探性问题,她的主观意识远超于大多数的生化人——阿周那心想,他恐怕不得不将她划分进人类的行列。

然而为什么?一个人类,会和一个叛逃的生化人,远离城市,住在这样偏僻的无主之地呢?

阿周那沉默了片刻,他朝着这名女性伸出手去。

“这张照片,我注意到了它——您和另一个人的合影,”他用他温柔的声音说道,“您应该是知道的吧?他是个仿生人。”

年轻女人的脸在一瞬间紧绷起来,她注视着阿周那的神情忽然从恐惧和愤怒变成了仇恨。

阿周那继续说道,“事实上,容我提醒您,他不但是个仿生人,他还是个非常危险的仿生人——”

我没有撒谎。

阿周那想。

迦尔纳危险之极。

他是个战争用仿生人,他策划了泰坦星的仿生人叛乱,他带着一支多达二十人的仿生人分队劫持了一艘货船回到地球,至于他深陷追捕的次数可谓数不胜数,阿周那与他经历过数次交锋,在那期间他们甚至折损了两名警探——所以阿周那并不撒谎,迦尔纳,是个绝顶危险的人物。

“你说的仿生人……”

年轻的女性扬起她漂亮的脸庞,用一种自傲又轻蔑的神态睨视着眼前的银翼杀手。

“你说的仿生人,”她艰难地吞咽了一下口水,咬紧牙关,“你说的这名仿生人,是我的丈夫。”

 

阿周那原本就微蹙的双眉皱得更紧。

 

TBC


借着更新跟大家讲个事儿_(′·ω·`」∠)_

是关于《出轨》的,我曾经信誓旦旦说一定完结给大家看,近期可能做不到了,事实上是我参与的一本迦周合志,有一同参与的作者太太因为三次元的缘故不得不退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我只好决定把出轨的完整稿放进去作为添补用,因此出轨的下暂时无法在lof上放出,非常抱歉!

当然了,其他文我都会好好写的,这次CP争取把合志好好搞出来!以及要搞一本小料或者无料!!!!

谢谢大家这么久以来支持我码字……真的,我会加油平坑的……

评论(5)
热度(127)

© 黑咩咩Black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