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咩咩Blacksheep

微博ID黑咩咩稿多不压身 墙头反复横跳 老婆按月增加 最近回归老坑 欢迎找我聊银英和圣斗士

【FGO迦周】我和我兄弟的弟兄在宝莱坞==1==

分级:GGGGG,没有肉,只有坑爹的不好笑的搞笑

警告:

自我脑洞的月球般度五子其他四位,人设的话可能会倾向于tbr太太之前做的

配对:迦周/迦尔纳x阿周那

阅读提示:

· 标着迦周但其实周根本全文不会出现,反倒是会提及一些咕哒x玛修(百合向)

· 其实就是个“男女朋友确定关系之后被女方家人轮番盘问”的傻屌小故事

· 我特么还给四子设定了技能……简直不敢想象我是有多无聊

· 对不起我开新坑了,《出轨》会在十月内完结的请放心,这篇大概也就5更完结

· 本文就是各方面都很清奇的不好笑的搞笑文,写了一长串警告就是希望同人警察放过我

============================

1

虽然很少表现在脸上,但藤丸立香还是看得出来最近迦尔纳兴致很高。

来到迦勒底一年多以后,在玉藻前(和立香本人)的不懈努力之下,迦尔纳与阿周那总算达成了共识——甚至,近来立香也注意到,迦尔纳开始频繁地出入阿周那的单间,两个人之间也能够不那么剑拔弩张地长期友好相处,并且时常让人下意识的脸红心跳起来。

不过即便厚脸皮如藤丸立香,也不是很好意思去询问两位印度英灵是不是正在谈恋爱?

……毕竟不管得到是或否的答案,都会显得自己这个御主很没意思吧?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一个平淡无奇的星期三下午。

藤丸立香与迦尔纳走在一个全新特异点的森林之中。

“非常抱歉啊,迦尔纳,”少女偏着头朝白发的英灵不好意思的笑着,“原本今天你应该休息的……但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这个特异点,我试着带其他从者,但是他们没有一个能进得来的,只有你才行——不得已只好让你加班了。”

“无妨,”迦尔纳诚恳的点头回应,“这本来也就是我们从者的职责。”

瘦削的印度男人偏过头去,他仔细打量着身边的这片丛林。

“只是这个地方让我觉得有些熟悉……”

“迦尔纳以前来过吗?”

“这我倒没有印象,”迦尔纳对此表示了否定,“只是这些植物都是印度本土生长的,我生前经常会见到——可惜跟您来的不是阿周那,在植物辨别方面,他可是比我要擅长得多。”

少女御主有些吃惊的眨了眨眼睛,“阿周那还会这个?我还以为王子都是四体不勤,五谷不辨的呢。”

迦尔纳回应道,“没有的事,阿周那生前有过很长时间的野外经历,这方面可是我远不及的。”

“这样啊,”少女兴致缺缺的向前走去,“我听玛修说过一些关于你们的故事,但自己倒是一点也不了解……”

“御主有兴趣的话,我可以讲给您听。”

“那还是不用了,”立香摆摆手,“我觉得现在的你们就很好,我更希望把你和阿周那当做朋友一样对待。”

迦尔纳怔了一会儿,又终于笑了起来。

“您是……”

“迦尔纳!”

少女忽然抬高了声音,打断了他,“那里有座城市!是不是那儿就是特异点了!?”

迦尔纳顺着少女指尖所指的方向望去,在树丛之间他看到巨大的城堡,白色大理石的阶梯式建筑上盘旋着精美的花纹,流水声和年轻少男少女们嬉闹的声音交织而来,果香扑鼻。

迦尔纳瞪大了他钢蓝色的眼睛。

“象城……”

 

藤丸立香停下了脚步,她转过头去看着他,“象城?那是什么地方?”

“……是我的家乡。”

迦尔纳说,“我是在这里成长,也是在这里遇到阿周那的……”

“这次的特异点是这样的地方吗?”立香吃惊的皱了皱眉,“那我们会不会遇到根本不认识的阿周那什么的……”

“这我不知道,”迦尔纳坦诚的说,“我们不妨过去看看?”

“真的吗?”立香有些犹豫,“你难道不会害怕在这里遇上你的过去吗,迦尔纳?”

印度枪兵以凌然的姿态面对着御主。“无妨,”他坦然回应道,“我早就将过去放下了,这座城市所给予我的一切,如今我已经都能坦然接受——倒是御主你,与其在意过去的阴影,不如更着眼于当下,解决这个特异点的问题吧。”

“迦尔纳你啊……”

少女佯作不悦地摇了摇头,“和你相处的时间久了,我也大概能听懂你话里的意思……但是换了别人,恐怕真的会不高兴哦。”

“这样的话我也不是第一次听说了。”

迦尔纳无所谓地回应着,“来吧御主,往象城进发吧。”

 

>>>

 

象城是个美丽的异域都市,若非在眼下的情境,立香倒也愿意好好游乐一番,只是现在,她实在没有这个心情——

象城看上去,异常平静。或者说,太过于平静了。就如果长久地处于和平之中似的,这座城市如此地安逸,花香和果香填满了空气,人们在市集上交谈着,孩童嬉戏打闹,妇嬬争辩着今晚的菜单,铁匠铺的门口不挂刀弓,挂着犁头和马具……

这太和平了,和平得几乎让人感到懒惰。立香忍不住的叹起气来,眼下看上去敌情不明,她的身边又只有迦尔纳一位从者。

“要是玛修在就好了……”少女忍不住地叹着气。

“御主是不擅长趋使玛修小姐之外的英灵吗?”迦尔纳问道。

少女御主摆了摆手,作出并不在意的样子,“没有没有,我和你们相处的时间也够长了——只是从一开始玛修就陪着我,所以有她在我就会觉得安心嘛。”

“这样,”迦尔纳若有所思,“但这个特异点只有我才能进入。”

立香又一次微笑了起来,“这不怪你呀,迦尔纳……我们还是……”

少女的话音被自己猛的吃了进去,他们脚下的石道忽地轰然作响,原本平缓的道路一瞬之间变成了陡坡,藤丸立香无法站稳,陡然跌落下去。

坠落之中她的从者将她抱紧了,藤丸立香最后跌落在那堆厚实松软的绒毛之上——糗大了的御主急急忙忙从迦尔纳的斗篷上连滚带爬地站回到地面,又有些恋恋不舍地伸手揉了揉那堆绒毛。

“唉……迦尔纳你这个斗篷真是……帮了大忙了……”

少女沉迷于柔软多毛的手感,姿态上自然难看了许多。然而藤丸立香不愧是久经沙场经验丰富的老道御主,她立刻抬起了头环顾四周。蓝天之下的圆形竞技场,四周点满了火盆,热浪滚滚而来,将天空都扭曲了,鲜花和丝绸绕满了整片围墙。

“这是什么地方!”

立香又一次大喊起来。

这个印度英灵只是扫视了一下,便随即道出了答案。

“演武场……”

“那是什么地方?”

“啊,是我和阿周那第一次见面的地方,”迦尔纳几乎陷入了一种回忆,脸上泛起一种得意的笑容来,“那时候他才刚成年,实际上也就……”

白发的枪兵伸出手来,比划了一下鼻尖附近的那个位置,“差不多就到我这儿这么高吧,一低头就能看到发旋呢。”

迦尔纳津津有味地说。

“哇,”立香用一种平铺直叙的语气感叹到,“我知道你很喜欢阿周那了……不用强调了,真的,被喂狗粮的感觉超差的,尤其是在我还没发回塞你狗粮的时候。”

“什么是狗粮?”迦尔纳真心实意地问道。

“不,没什么……”

立香开始顾左右而言他。

“你不觉得这里很奇怪吗,迦尔纳?”

少女御主向前走了两步,她抬起头来凝视着这片寂静的空旷场地,“如果这里是演武场的话,为什么现在一个人都没有啊?这么安静的,就好像没有人会来一样……”

 

少女的话还未说完,就好像是为了回应她的话语一般,华丽的音乐在一瞬之间响了起来,热闹非凡的西塔尔琴的声响和鼓乐声响彻了整片场地。藤丸立香吓得猛跳了起来,一下躲到了迦尔纳的身后。

“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有音乐了!”

迦尔纳没有回答,他当然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因为就在这个瞬间,无数花瓣随着风,伴着音乐的节奏从天空中纷纷飘落,美得不似凡间。

但这也太诡异了。

“这都是哪里来的花瓣啊!”

立香不可置信地大喊起来,“什么玩意儿啊这都是!玛丽苏登场吗!?”

“什么?什么玛丽苏?”

迦尔纳好奇地发问。

……不知从什么地方,忽然钻出了七八头大象,看得枪兵两眼都直了(立香也是后来才知道迦尔纳其实相当喜欢大象的,然而大象看起来似乎并不怎么喜欢他)——那七八头戴着漂亮装饰的亚洲象显然经过了精心的训练,他们摆成规整的圆形在场地的中间来回旋转着。

“大广场还带音乐……还有动物跳舞……?”

然后大象们散了开来,从他们的身下冒出一群……

如果她的背后站着的是她可爱的学妹玛修,那么藤丸立香一定选择第一时间晕过去。

“为什么还会有一群穿着纱丽的猴子啊!这是怎么回事啊!”

少女歇斯底里地大叫了起来。

 

“因为这里是宝莱坞啊。”

天空中传来少年人自带混响的声音。

“……宝莱坞?”

藤丸立香不解地抬起头,她看见金色的光束自天际落下,更多更浮夸的花瓣伴随着金箔纷纷飘落,在扭动着穿着纱丽的猴子和排着队型的大象之间,少女看到两个模糊的人影。

“代表幸福!”

一个高亢的声音说道。

“代表真理。”

另一个则更加沉稳一些。

“美貌是我的武器!”

“坚韧为我的胄甲。”

 

“什么东西?”立香忍不住地对着迦尔纳吐槽起来,“火箭队吗!?”

 

“能够和动物沟通的超级偶像!”

“会做预言的那个弟弟。”

超级偶像一样的自我介绍忽然戛然而止,刚才还在自夸美貌的那个声音立刻又抬高了一个八度,“不对!不对!都跟你说了要做一个很厉害的介绍啊!”

“可是这真的很无聊……”

“这一点都不无聊!”另一个声音激愤地说道,“只要能气到迦尔纳,什么都不无聊!”

 

“啊……”

被提到了名字的枪兵如同恍然大悟一般,忽然瞪大了眼睛,“是他们两个啊……”

“他们两个?”立香从迦尔纳毛绒绒的斗篷里探出头来发问,“他们两个是哪两个啊?”

“啊,被认出来了啊!”

其中一个少年的声音忽然打断了主从之间的谈话。

“嗯,被人出来了呢。”

 

金色的光芒不断地在褪去,两个少年人慢慢从这片光芒里走了出来——他们留着长长的卷发,挽成了漂亮的发髻,其中一个甚至在鬓角插着一串剑麻花,这两个穿着几乎一模一样衣衫的少年朝着他们款款走来,并在距离大约三米开外的地方停了下来。

“他们是谁啊,迦尔纳?”

藤丸立香忍不住又一次发问道。

“他们也是我的兄弟……般度五子中较年幼的那两位,”迦尔纳据实相告,“是对双胞胎,看起来比较稳重的是年纪最小的偕天,另一个则是无种。”

头上插着剑麻花的漂亮少年显然不乐意了,他蹙禁了自己纤细的眉毛,哑着嗓子说道,“明明介绍我的时候应该说是比较漂亮的那个吧!”

啊……还确实是呢。

立香的视线在无种和谐天的脸上来回扫视了一下,并最终肯定了他的自负。

确实是无种长得比较好看,俊美得简直像个女孩子一样。

“好吧,我的错。”迦尔纳平静地承认道。

“这就是……御主吗?”无种没有同迦尔纳继续纠缠,他的目光越过对方的斗篷,落在了橙红色头发的少女身上。

“是的,她便是我如今的御主——”

“啊,是了,虽然我们同属英灵,但却只有你和阿周那哥哥被召唤了……”

“那么,你们出现在这里做什么?无种,谐天?”

无种猫眼石一样的眼睛眯成了两条缝,他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来。

“当然是来揍你的了,迦尔纳哥哥。”

他心平气和地说。

“真是稀奇,”迦尔纳说,“你们可从没叫过我哥哥啊。”

“我也不想的嘛,”无种的笑容开始变得冷冽起来,“但坚战哥哥说了,既然你是我们的大哥,那么我们就应当尊敬你——”

“虽然叫叔伯也是可行的,但我们可不想让你比我们大上一辈,”从刚开始就一言不发的偕天忽然抢白道,“不能让你占这个便宜。”

迦尔纳对此不置可否,他甚至对此表示了赞同。

“我也不希望自己忽然被叫得像个老头子似的啊,虽然理论上你们确实也能被称作我的侄儿们就是了。”

 

完了。

立香有些崩溃地想。

虽然她还没搞清楚这里面的状况,但她非常清楚地知道,迦尔纳刚才的这些话足以触动一般人的神经,更不要提是这些荣誉高于一切的古代英灵们了。

果不其然,就在话音刚落的瞬间,无种的笑容忽然凝固在了脸上,他颤抖着唇角举起了手中的兵器。

“我可没你这种叔叔!……也没你这种哥哥!”

“开战吧,迦尔纳!”

双子厉声喝道。

TBC

双子的父亲双马童神是苏利耶的儿子,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双子也确实能算是哥的侄子23333

评论(8)
热度(229)

© 黑咩咩Black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