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咩咩Blacksheep

微博ID黑咩咩稿多不压身 墙头反复横跳 老婆按月增加 最近回归老坑 欢迎找我聊银英和圣斗士

【FGO迦周】完美情人--XV--(维多利亚时代AU)

分级:目前是G级,后面肯定有NC17

警告:普通人AU,无魔术设定

配对:迦周/迦尔纳x阿周那

阅读提示:

· 一个很奇妙的AU脑洞,故事背景是维多利亚时期的伦敦,迦周都还是保留了印度人的设定。大体是一个其实并不复杂的刑侦故事,但本质上是恋爱剧

· 会有其他英灵和摩诃婆罗多中的人物出场

· 作者脑洞奇葩,请轻拍

· 快结束了,真的快了……


————————————————————————

xv.

在清晨的阵雨之后,伦敦的天气似乎终于出现了一些放晴的迹象,在穿过的公墓时,能看到一些白教堂附近的女工,她们大多穿着朴素的黑灰色罩衫,苍白的脸上带着颓唐的病气。
和他们逆行而过的迦尔纳也是如此苍白的,但他的面貌精神焕发,婴儿蓝的眼睛在阳光之下熠熠生辉着。
迦尔纳拄着拐杖走过这片墓地,他的腿脚看起来仍旧算不上灵便,但脊背却挺得笔直,显示出独属于他的风范来——他是这样一名充满了异域风情的俊美绅士,以至于同他擦肩而过的女工也都忍不住地纷纷侧目。
然而迦尔纳是毫不在意地,他的步伐随着坡道的陡增而愈发迅捷,这让他的呼吸声也加重了起来——他正是在翻越过一座小山了,而这挑战让他的步伐更加颤抖也愈发坚定。
如果他决定要征服高山,那么他便能征服高山。

在公墓的另一边停靠着一辆马车,奢侈而浮夸的洛可可式浮雕被金箔包裹着。而这显然出自吉尔伽美什令人堪忧的手笔。迦尔纳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他顺着下坡的山道,扶住了两块业已破损的墓碑,走向这辆马车。
车夫为他开了门,并且搭着他的手将他送进车厢。
车厢内浑浊的空气中伴随着一股北非香料的气味,迦尔纳坦率地向埃及将军鞠了个躬,借着坐在了他的身旁。北地公爵正用一种极不规矩的姿势在他们的对面睨视着他们,就好像他的两位好友是从粪坑里爬出来的臭虫似的。
“所以我们今天是要去哪里?”迦尔纳用平缓的语调表达了他寡淡的好奇心。
“俱乐部。”吉尔伽美什冷笑着道。
“那没必要非要我到这里来碰头吧?”迦尔纳对此表达了异议,“难道俱乐部的集会不应该是在老地方吗?”
“哈哈哈哈,我们是不是一直没有告诉过你?”奥兹曼迪亚斯大笑了起来,“我们给俱乐部找了个绝妙的活动地点——”
车轮动了起来,迦尔纳感受到一记微弱的颠簸,伴随着马匹低微的嘶鸣,这架车轻轻掉了个头便驶上了大路。
迦尔纳没有理解这个“绝妙的活动地点”到底掩藏着什么样的秘密,他只是平静地坐在马车之中,一言不发地盯着窗外。

伦敦的日光又很快地被云层笼罩住了,阴影将这座城市的一切都打上了一层灰色。

在驶出了几英里之后,迦尔纳忽然又一次看了口。
“……你们是准备去娼妓馆吗?”他问,“我不准备这么做的。”
“没人逼你去和那些姑娘们睡觉,”吉尔伽美什低低地嗤笑起来,“但你不觉得,这是个绝好的伪装吗?把我们新俱乐部的地点换到娼妓馆,这样在白金汉宫看来,我们就不过是一群无所事事的享乐主义者了——自由啊,多半在泥潭之中诞生的。”
“……也许这是你所想要的东西吧,但是我对这些并不感兴趣。”
迦尔纳冷静地回应他。
“如果你见到我们的新会员,你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
这辆内饰着奢华的真丝天鹅绒衬里的马车在街角拐了个弯,最后在一栋被漆成了橄榄绿的独栋小屋前停了下来。
透过窗户,迦尔纳注意到两个打扮得轻佻艳俗的少女正倚靠着木栅门站着,她们掀起裙子露出光裸的脚踝。然而那个正被她们环绕着的矮个男人却浑然不为所动。他抬起头,以期盼的眼神注视着马车——当他看见迦尔纳从车上走下的时候,玫瑰色的脸庞终于绽放出一抹笑容来。
迦尔纳在见到他的瞬间是有些吃惊的,但这样的吃惊稍纵即逝,就好像实际上这一切是如此合情合理的,他望着眼前令他尊敬的男子,向他行了礼。
“罗摩先生,”他呼唤男人的名字,“您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伟大的印度参事抬起脸来注视着迦尔纳,他的神态重充满了蛮横的命令和谦卑的请求。
然后他说,“我来这里,是希望你能够回应我的请求,迦尔纳——”
“我希望你能够帮助我,拯救印度的未来。”

>>>

克里希纳已经同德罗波蒂拥抱了三次,在伦敦大火车站拥挤的人潮之中——对于阿周那不能前来送他的挚友离开,他们二人都表示了十二万分的遗憾和理解:他们必须时刻保持警惕,不可让不列颠人抓到一丝把柄。
前两日罗摩为他送来了前往曼彻斯特的车票,希望他能在港口稍稍地躲避上一段时间——而阿周那是决计不能知道这件事的,运动的领导者对于彼此的动向了解得越少越好,这名长发的智者对此了然于心。
然而克里希纳也无法判断,罗摩究竟是从哪里搞到了这张车票,但眼下局势紧迫,一切已经不在他的判断之中。
在第四次与印度少女拥抱之后,克里希那向着他的车厢走去。这个身材高大的印度青年将自己打扮成了雇佣兵的模样,希冀能够逃脱盘查——然而就在他转身即将进入车厢的瞬间,克里希那又一次地被人拦住了去路。
他用不愉快的笑脸与艾米亚对视着。
“侦探先生,”克里希那轻快地假笑着,“这真是个可爱的巧合!”
“这压根不是什么巧合,”艾米亚冷冰冰地反驳,“我听说您要离开伦敦——您就真打算这样一走了之吗?”
“有什么不行?反正又没有人因我而死。”克里希那笑嘻嘻地问他。
“请您别再装傻了!”艾米亚压低了声音怒吼道,“我知道您并没有让阿周那去杀了迦尔纳!为什么到如今都要为他遮掩呢?”
印度青年脸上的笑容终于凝固了起来,他的目光在侦探的脸上久久停留着。当他最终在开口的时候,声音是艾米亚从未见识过的凝重。
“您有过朋友吗,侦探先生?”克里希那说。
“不是普通的朋友,是那种能与他性命相托的挚友,你了解他,就如同了解自己的双手一样——
“我的朋友,他的内心有着深重的阴霾,他的肩上背负着枷锁,这样的枷锁来自于很多人……也包括我。他从没有痛快地活过,而我虽然知道,却无法拯救他……”
克里希那这样说着,他的眼神终于越过了艾米亚的肩膀,飘向远方。
“所以我恳请你们,不要再让他背负更为深重的黑暗了,”最后,这个高个的印度男人柔声说着,他低下头去向侦探微微地鞠了一躬,“让他好好享受哪怕片刻的,但起码属于他的,少得可怜的宁静吧。”
克里希那直起身来,他转头向自己的车厢走去。

>>>

艾米亚不大记得他是如何从火车站离开的,他也不大记得在下午伦敦又一次下起了雨,雾霾在雨中散发出一种浓烈的硫酸臭味,这让侦探的心情变得更差了,他在站在雨停后的墙沿下,才意识到自己又一次回到了迦尔纳的宅地门口。
一切的谜团从这里发端,一切的谜团又都回归到这里。
只是克里希那的话如同响钟一样在他的脑中回荡着,这让侦探想起阿周那那张年轻俊美又覆盖着伪装的脸,他直起身的时候面容如同背负千钧,就好像他只能这样前行一般。
所以他的私欲,究竟隐藏在哪里呢……

艾米亚叹着气,他的目光向庭院内眺望着:这个时段似乎迦尔纳与阿周那都不在家,只有树叶的哗哗作响陪伴着侦探的步伐。
艾米亚听到有微弱的脚步声从他身边而过,东瀛侦探扭过头来,他看见一个大约不过十多岁的女孩,她脏兮兮的脸下露出白洁的皮肤和漂亮的五官。那姑娘正将她期待的目光越过铁门,投射进园子里。
“你是来找谁吗……?”侦探蹲下身去,将自己的视线与女孩齐平,他放柔了声音说道,“这家的主人现在似乎不在家呢。”
那女孩的神色显而易见地沮丧了起来,她不开心地低下头去,甚至连嘴唇都撅了起来。
“这样啊……大哥哥不在啊……”
她满不高兴地说。
“大哥哥?哪个大哥哥?”
女孩的眼睛忽然变得闪闪发亮起来,笑容出现在她的脸上,“就是住在这里的那个!皮肤黑黑的大哥哥!”
“……阿周那吗?”
“唔……大哥哥没告诉过我他的名字……”她显得很有些犹豫。
艾米亚思忖了大约一两秒钟的时间,“你叫什么名字?”
“爱丽丝……”女孩小声说道。
“好吧,爱丽丝,”侦探努力地挂出一个极尽美好的表情来,“你来找大哥哥做什么?”
“大哥哥经常会送吃的给我,有时候他还会带我去玩……”那女孩低声说道。
“但他最近都不来找我了……我就是想他……”
“这么说,这个大哥哥,是你的朋友吗?”侦探问她。
“嗯!”女孩猛地点起头来,她对此奋力地表示着肯定,“我认识大哥哥好久了!”
她申出手指来回掰了掰,“有两年了呢……!”
艾米亚被这个微妙的时间点吸引住了,他愈发好奇地追问了起来,“两年……?这么说你知道这个大哥哥是什么时候搬到这里来的咯?”
小小的女孩点了点头,露出理所当然的得意神色来,“我当然知道啦,没住过来以前大哥哥就来过这里呢——只是那个时候他都没发现我在看着他……”
“那个时候?是哪个时候?”艾米亚警觉了起来。
“就是大哥哥搬进来的前几天啊,”爱丽丝用她软绵绵的声音说道,“那个晚上,我看到大哥哥从这个园子里跑出来……”
侦探的双肩猛地一颤,与此同时,他的心脏业剧烈地跳动起来,它凶猛而强劲,就好像能在瞬间冲破他的喉咙,从嘴里吐出来似的。
“你确定是那个,你认识的,皮肤黑黑的大哥哥吗?”
他强调性地发问道。
然而女孩只是这样理所应当地回应了他。
“当然是他了,大哥哥是我的朋友,我不会看错的,”她说,“而且,不光有我呀……还有其他人也看到了大哥哥呢。”
“谁?还有谁看到了他……?”
爱丽丝显然有些不大适应这样紧迫的追问,她皱着眉头,几乎在用极大的心力回忆着。
“是个女人,”最后她说,“就是住在这栋屋子里的那个女人。”

这下艾米亚几乎连手指都要颤抖起来。
如果说是阿周那策划了整场意外——那么迦尔纳的母亲罗陀,则目睹了这一切。
而她,选择了沉默。
为什么?

TBC

评论(2)
热度(123)

© 黑咩咩Black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