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咩咩Blacksheep

微博ID黑咩咩稿多不压身 墙头反复横跳 老婆按月增加 最近回归老坑 欢迎找我聊银英和圣斗士

【FGO迦周】完美情人--XIV--(维多利亚时代AU)

分级:目前是G级,后面肯定有NC17

警告:普通人AU,无魔术设定

配对:迦周/迦尔纳x阿周那

阅读提示:

· 一个很奇妙的AU脑洞,故事背景是维多利亚时期的伦敦,迦周都还是保留了印度人的设定。大体是一个其实并不复杂的刑侦故事,但本质上是恋爱剧

· 会有其他英灵和摩诃婆罗多中的人物出场

· 作者脑洞奇葩,请轻拍

·本章剧情可以概括为【听罗大爷讲那过去的八卦】


————————————————————————



XIV.

 

“不是他干的。”

库丘林说这话的时候正站在路灯底下,福利院的童工刚刚猜爬上灯柱去把这些煤油灯都点亮了。艾米亚多少有些担心这些孩子们,站在灯下看了好久,直到那几个孩子都利索地从杆子上非洲狐猴似地爬了下来,他才放心地叹了口气,转过头看着这个爱尔兰人。

库丘林被一种微醺的黄色光线给笼罩着,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朦胧。

“你说什么?”艾米亚觉得自己仿佛没听清对方说的话。

“我说,不是他干的,”库丘林加重了语气,“不是克里希那干的。”

侦探对此不置可否,“那么,证据呢?”

“这我没有,但我始终看着他的脸——”

库丘林冷冰冰地说。

“在你指责他的时候,他有多惊讶,你也看到了吧?我觉得在此之前,他甚至不明白你指控他的罪名是什么呢。”

这个爱尔兰人长吁了一口气,他有些防御性地抱紧了胳膊。

艾米亚点头肯定了他的说法,他开始迈开长腿走向回家的路途。一整天的奔波令他的靴套和裤脚都沾满了泥土,这令略略有些洁癖的他颇为不快,恨不得快些走回去好好梳洗。

“你说得都对,但有一点我十分不解,”侦探低声说道,“如果迦尔纳的意外和克里希那真的没有关系,他为什么要承认?”

“你没接触过这些人,你不懂,”库丘林笑着摇了摇头,“这是一种防御机制,当组织的两位负责人中的两位被指控,那么他们会尽可能把指控缩小到一个人的范围——保证至少他们的活动以后还有人能继续领导。”

 

艾米亚没有回应他,侦探只是沉默地将礼帽压得更下了。帽檐投下的阴影遮住了他的眼镜。他一路沉默地走过第二条街,末了,终于回过头来看着他的爱尔兰助手。

 

“你当初就是这样……被丢卒保车了吗?”

然而这一次,库丘林没有回应他。

 

>>>

 

第二天他们又一次前往了迦尔纳的办公室,这一次他们没有再给这个富商任何阐述自己想法的机会,而是径直走到了他的办公桌面前,逼问他两年前的行程安排。

迦尔纳显而易见地露出了不解的神情。

“我告诉过二位了,我并没有事发那半年所经历的记忆,”迦尔纳坦诚地说,“要如何告知你们两年前具体发生了什么?”

艾米亚却仍旧不依不饶,他已经抓到了事件隐约的核心,不可能就此放手。

“那么重要的行程呢?您的秘书总是会留有一些记录吧?”

迦尔纳偏头思索了一下,“……重要行程似乎是有记录的。”

于是这位印度富商只得唤来了他的秘书,让他将这两年来全部的记录全都取了过来。

那位穿着紫色衣裙的漂亮女士在故纸堆里翻找了好一会儿,方才抬起头来用甜美的嗓音回应道,“那短时间除了商业会晤都没有太多的私人行程——不如说,您的私人行程原本就少的可怜吧?”

 

“不过在您出意外前的半年,您参与参事会的次数倒是颇多……”她又这样不紧不慢地说道,“当天晚上,您不是也要去参事会吗?”

侦探的大脑内警铃大作,几乎震得他脑壳作响。

“参事会?”艾米亚下意识地发问道,“是印度参事在伦敦的私宅里举办的民间性质的聚会吗?”

迦尔纳点头对此表示了肯定,“不错,是印度参事罗摩举办的聚会。他是一名热爱音乐和热闹的年轻人——只是我对参事会的兴趣向来不大……”

“两年前您对参事会可不是如此呢,”那名漂亮的秘书匆匆地补上一句,“那时候您多热衷于参与参事会呀,每次临走之前,都看起来像是要去打仗一般。”

言罢,她用手捂住了嘴,吃吃地笑了起来。

 

侦探终于直起了身,他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之中:似乎所有的线索都在指向一个既定的终点,然而脚下的路途却迷雾笼罩——他该去打探那位印度参事吗?而他是否有能给出有用的线索呢?

最终,艾米亚仍旧站定了,他镇定地提出了自己的需求。

“请将罗摩先生的地址告知我,我一定亲自拜访。”

他郑重其事地说道。

 

>>>

 

对于拜访罗摩,艾米亚其实有着诸多困惑,他知道这位印度参事在伦敦的地位也非比寻常——他的爱情故事更是印成了小册子在白教堂到处流传着。低俗怪谈,那个故事里有着他美丽的新娘,他的长得像猴子似的朋友和他的猿猴大军,以及他本人玫瑰一样的脸庞。

当一个人物过于传奇时,真实的他便被掩盖在人们的话语之中:他们用夸夸其谈装点他,用流言蜚语诽谤他,用各式各样的花朵和刀锋凸显他的存在,而将他本人掩藏于所有的真相之后。

罗摩会欢迎他们吗?侦探对此表示了十二万分怀疑。

 

当艾米亚与库丘林来到这名印度王公的府邸时,他们果不其然地被冷眼相待了——侍从们彬彬有礼又冷若冰霜地将他们引到了这名年轻而稳重的参事面前。

这个面色如烈焰的玫瑰一般的美青年表情相当直接,他既不信任两位侦探,也对接待他们并没有太大的兴趣。罗摩随便地安排他们在门厅坐落了,甚至连红茶都没有准备:很显然,他对两位怀揣着一种自信,自己定然能够在十分钟之内将他们扫地走人。

然而这样的态度显然刺激了艾米亚和库丘林的神经,他们落座后便笃定了主意,不将所有他们需要的细节问得一清二楚绝不离开,即便府上的主人连口热茶都不愿意给他们喝。

“二位的来意我已经清楚了,”罗摩这样说道,“迦尔纳昨天有给我拍过一封电报,详细地讲述了这件事——他说他需要我的协助,而我很显然也答应了。对此,我会知无不言。”

然而艾米亚注意到他的脸色,这个有着玫瑰花瓣似的脸庞的年轻人展露出一种隐约的迟疑来:罗摩显然并不打算将所有的真相和盘托出,他铁了心要隐瞒一些什么。

会是什么呢?年轻的侦探想,大约仍旧是与克里希那相关的一些事,印度的局势、战争的恶化,以及他们被唐宁街紧紧盯住的窘迫……每一个人都身处在当下的局势之中,无法脱身。

“……您在担忧,对吧。”侦探不紧不慢地说着,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对方的表情:罗摩的眉毛轻微地蹙动了一下,这让艾米亚非常笃定自己说对了。

库丘林连忙接上了话头,在这方面,他们向来有着相当的默契,“这一点大可放心……我们对印度民族的未来,是站在你们这边的。”

但这么说还是有些太激进了,艾米亚在心里叹着气,也许会被当做虚伪吧。

果不其然,罗摩紧绷的身体没有丝毫的放松,他仍旧如同盯着两个显而易见的窃贼似地盯着他们。

“如果你们对阿周那的社会活动不感兴趣,那么又是……想知道什么呢?”

“事实上,”艾米亚试探性地开了口,“我们想知道一些其他问题——参事会是您举办的,您是否有在这样的集会上见到过迦尔纳和阿周那?他们的关系……是怎样的?”

在听到这样的问题后,罗摩的双肩耷拉了下来,他的身体全然地放松了。

“啊,事实上是这样的,迦尔纳与阿周那的第一次见面,正是在我所举办的参事会上,”他语调轻松地说道,并且艾米亚注意到这并不是在伪装,“那时的场面还真是记忆犹新啊……”

这个年轻的参事一边这样说着,一边陷入了微笑的回忆之中。

“那场面当真很有意思,我从没见过阿周那对谁这么气势汹汹过;当然,迦尔纳当时也不像是个成熟的大人,他竟然和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争辩。”

“争辩?”艾米亚有些怔愣,这是他从未在那两人身上见到过的,“您是说,他们在刚见面时就大吵了一架?”

“何止是刚见面,”罗摩的眼睛夸张地瞪大了,少年人一般的神采又回到了他的脸上,“他们的争吵可能持续了将近大半年吧,几乎每一次参事会他们都会就各种问题展开争辩,有时候迦尔纳丰富的经验会帮上大忙,时常能将年轻的般度之子说得哑口无言;但有些时候,阿周那又会凭借过人的学识将迦尔纳给驳倒……那可真是有意思。

“我可从没见过迦尔纳那么频繁的参与参事会的活动,”罗摩笑着说道,“就好像他是专程来与阿周那争辩的似的。”

这样的答案倒是令侦探有些始料未及。

事实上艾米亚对迦尔纳与阿周那曾经的关系有过诸多猜测,但是罗摩所说的这种绝对是他不曾想到过的——他们曾经争辩,甚至毫不犹豫地相互诋毁吗?

“仅仅是争辩……吗?”

侦探问出了他的疑惑。

罗摩也很快给予了否定的答案。“当然不是了,”他的神色又一次肃穆起来,“我还记得他们的最后一次争执,事态已经相当僵持不下,甚至发展到了需要依靠比拼射艺来一决高下的地步……”

“竟到这样的程度吗?”

“就是到这样的程度。”

 

“那么,这样的争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停止的呢。”

最后,艾米亚这样问道。

“停止?”罗摩有些茫然地思索了起来,“如果非要说停止,那就是从……迦尔纳的马车在路边倾毁后,阿周那搬进他的宅邸开始的了……

“老实说,他们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是我所未曾遇见的,”罗摩这样说道,“谁又能想到,曾经挑牙料唇,甚至不惜赌上荣耀的二人……会成为如今的爱侣呢?”

这样说着,他双手抱起胳膊,竟有些愉快地笑了起来。

 

当真是爱侣吗?

艾米亚却没能讲这句话说出口,他心中只觉得冷。



TBC



评论(11)
热度(115)

© 黑咩咩Black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