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咩咩Blacksheep

微博ID黑咩咩稿多不压身
墙头反复横跳 老婆按月增加
最近回到银英怀抱了 是个红茶党

【FGO迦周】完美情人--VIII--(维多利亚时代AU)

分级:目前是G级,后面肯定有NC17

警告:普通人AU,无魔术设定

配对:迦周/迦尔纳x阿周那

阅读提示:

· 一个很奇妙的AU脑洞,故事背景是维多利亚时期的伦敦,迦周都还是保留了印度人的设定。大体是一个其实并不复杂的刑侦故事,但本质上是恋爱剧

· 会有其他英灵和摩诃婆罗多中的人物出场

· 作者脑洞奇葩,请轻拍

· 最近开了很多坑,不过这篇还是会更的!我会完结的,请放心!!

————————————————

VIII.

阿周那回到宅邸的时候意识到迦尔纳已经外出了,按照约定,今天又是他前往毕达哥拉斯俱乐部的日子。
而意识到这件事令阿周那十分不悦,他当然清楚究竟是谁在教唆迦尔纳做出近来的一系列出格行为:但鉴于迦尔纳本人从未停下过他做那些出格之事的脚步,阿周那也拿不准眼下这岌岌可危的现状是出自他人的诱导,亦或是迦尔纳的本性呢?
他独自穿过大理石铺就的门厅——在这里,一切都是英国式的:凌厉的天花板上挂着镀金的天使,但他们的眼神空洞,看不见远方;弯曲的栏杆被漆成了白色,绿色墙纸铺陈的墙壁上挂着裸露的古典主义油画,他们甚至说这些淫乱的男女是古典的诸神,那压根不是阿周那所信仰的神——尽管这座由公司购买的庄园极尽奢华,但也只在门厅点亮了两盏白炽灯,当阿周那拾阶而上的时候,油灯的昏暗光线将他的影子投射在楼梯的缝隙之中,折叠扭曲。
没有人接近他,没有人同他说任何一句话,只有他和他孤独的影子,被拖得尖细而绵长,在这张豪华的阿富汗地毯上。
阿周那最后在书房里停了下来,他在黑暗中将自己完全依靠在书桌的一角,他沉默地伸出手,轻抚了一下台灯的开关,最后却仍将手缩了回去。
他注意到书桌上仍然摊开着一份正在审核的报表,很显然迦尔纳从没想过将这些事避而不谈:弥尔顿的棉花厂近来资金周转有些艰难,而迦尔纳显然已经把目光投射到了更有前途的煤炭矿产上去。
然而阿周那的目光没有在这些报表中迟疑很久,他确信自己是来找其他东西的:然后他也切实地蹲下身,在那堆叠得整整齐齐的泰晤士报里翻找了起来。最终,他在去年五月两张泛黄的旧报纸里翻出了一张几乎被揉烂了的信笺来。
阿周那将信笺一下展平了,他将整个身子侧向落地窗去。借着月光,他的视线在一整页的长篇大论中跳跃着,紧接着,他在昏暗之中看到了一些关键字句——年轻男人的眼睛如同被点亮了一般,他的视线显而易见地被这几个字给黏住了。
这封信之后,迦尔纳似乎就再也没有收到过来自母亲之国的信件。
他想他知道这一切的原因了。

就在阿周那站起身的瞬间,书房的雕花木门忽然被无声地推开了,昏黄的金色光线漏出一条缝来。
突如其来的闯入者让阿周那的身躯猛地震颤了一下,他下意识地讲信纸在手中揉成了一团。年轻的学生绷直了背板,他抬着脸望向大门。逆光的门口矗立着一个仿佛雕像般的身影,女人的裙摆在地面上摆成一朵黑色的花。
“你在这里做什么?”年长的女佣毫不客气地发问道。
“找一些属于我自己的东西。”阿周那也毫不退缩,他孤傲地抬着他的头颅。
“这里没有你的东西……”女佣低声说道,她傲慢地推开门想要走进,但又忍不住地回头望了一眼。最后,这名年长的女性仍旧紧握着把手,她的声音软化了下来,“现在是晚饭时间——再者,迦尔纳已经到家了。”
最后,她终于退回到了黑暗的影子之中。
年轻男子的脸不可遏制地凝滞了一下,阿周那仿佛被人固定在了原地似的,变得摇摇欲坠起来。
“我知道了,我马上下楼。”他哽着嗓子这样回复道。

>>>

然而他们的晚餐进行得也并不有趣,事实上,这一切无聊极了:迦尔纳和他分别坐在长桌的两端,他们沉默着进食。阿周那已经被一整天的状况搞得毫无胃口,他随便吃了几口之后就停下了刀叉。
迦尔纳倒像是很饥饿的模样,但是阿周那注意到他总是在停下刀叉的瞬间,从他过长的发梢之间静谧地盯着自己。
餐厅的一切都沉默而诡秘。仿佛是泰晤士河的河水一样。
当最后的最后,迦尔纳终于选择了打破沉默。
“我察觉到你不大高兴。”他平静地说。
阿周那的脸上看不出表情,但迦尔纳知道他正在不高兴——少年人的伪装如此浅薄,以至于尽管他努力地拉扯着嘴角,他的眼睛仍然在诉说着他的不快——阿周那就是不高兴的,他甚至是委屈的,但这一切他并不想让坐在对面的,年长的男人获知。
他太骄傲了。
迦尔纳想。
骄傲得如同一只受伤的黑猫。
阿周那朝他干巴巴地微笑了一下,“我很高兴你看出来了。”他微笑的表情看起来像是受了极大的挫败。
“我今天下午就在思考这件事,在打牌的时候,”迦尔纳斟酌着语句,他自知不是个善于言辞的人,但表达的欲望胜于一切,“其实你可以告诉我你究竟为什么不愉快——我愿意同你分担。”
阿周那坐在原位上不曾动过一份,良好的教养迫使着他的脊背挺直,他脸上的表情分不出是愠怒还是欣喜。
但他没有回答。
“事实上,我也是希望与你分担的,我希望能排解你的苦闷,”迦尔纳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你不必一个人这么不愉快——我想看见你开心的样子,然而那真是太少见了。”
阿周那的肩头不可遏制地颤抖了起来,他仍停滞在餐桌上的左手紧握住了餐巾,将这块雪白的棉布搓揉得一团乱糟。
“所以你……可以告诉我吗?”
迦尔纳看见年轻男人的脊背忽然地弯了下去,他像是被卸掉了什么重担似的紧蹙着眉闭上了眼睛——方才那番单方面的请求也许动摇了阿周那的内心,而这让迦尔纳的内心多少有些欣喜。
随后阿周那抬起了眼睑,他黑曜石似的眼睛看着对方。
“所以为什么要找人来调查?”他说,“真相于你而言就这么重要吗?还是说,你对目前的生活状态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
迦尔纳的眼睛忍不住地瞪大了,显然这样的答案令他措手不及。印度商人不曾料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以至于他显而易见地沉默了。
“……是这样吗?”迦尔纳做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来。
“我不喜欢侦探,”阿周那语调迅捷地补充着,“我不喜欢他们闯入我的生活。”
“我们的生活。”迦尔纳强调道。
阿周那显而易见地怔住了,他紧皱着眉头盯紧了眼前的人。他的唇轻微地颤抖着,末了,他像是泄了气一样垂下了头。
“这么说,我并没有独自决定的权利。”他冷静地说。
迦尔纳沉默了,这个混身浅白得如同一道光一般的男人站了起来,他没有像往常一样扶住自己的拐杖,而是伸手扶着桌沿,朝着他的爱人缓缓走了过去——他在阿周那的面前停了下来。
“你说得对,你没有。”迦尔纳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然后男人忽然微笑了起来,他的脸如同春天里湖面消融的第一块薄冰,霎时绽放出瑰丽的神色来——迦尔纳俯下身去,他几乎是跪在了阿周那的面前,以一个郑重其事的单膝着地的方式。
然后他伸出手来,拉住了阿周那颤栗的双手,以指尖摩挲着他的手掌。
“因此我也要向你道歉,”迦尔纳真诚地望着他,他清浅的瞳投入阿周那夜空一样的眼中,“这也是我所不该做的事,而在此之前,我甚至没有考虑过征求你的同意——”
“……但是你没有歉意。”阿周那长吁了一口气,他冷淡地说。
迦尔纳握紧了对方的手,他的手是炽热的,与阿周那略带凉薄的皮肤粘着在一起,他指尖的温度源源不断的传递给对方。
“是的,我道歉是因为你看上去对此很不高兴——但我仍希望这样做,是因为我想要获得真相,”迦尔纳笃定地说,“还是说,你对此有别的期待呢?”
阿周那终于笑了起来,但这让迦尔纳觉得他的笑声是如此无奈,“难道说,若我说希望这一切停止,你就会照做了吗?”
“那么你希望我怎么做呢?”迦尔纳真诚的问道。
“……这样就好,”阿周那仿如妥协一般说道,“做你想做的就可以了。”
“但你仍然不曾开怀。”迦尔纳有些懊恼地说。
阿周那近乎抱怨地说,“难道你对此就没有担心吗?……真相,是否有可能破坏现在的生活;你所知的一切,是否有可能不一样?”
“如果真是如此,”迦尔纳坦率地回应他,“那么我愿意承担真相的代价——无论我最后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他握紧了阿周那的手,他们之间的热度已经近乎持平,只有黏腻的汗水将皮肤牢牢地吸附在一起。迦尔纳不得不承认他并不想松开手,他迟疑着,仍手缩了回去。
迦尔纳郑重其事地从西装的内袋中掏出一个黑色的布袋来,紧接着把布袋里的东西倒在了掌心之上。
阿周那浑然无知地看着眼前的一切:静静躺在男人苍白掌心上的,是一对已经有些发黑的金色耳环,漂亮的掐丝和不甚完美的弧形似乎在诉说着它们有多么廉价,然而制作时又是如何的花费心血。
迦尔纳捧着这副耳环,如同捧着全世界的珍宝。
“这么说来,我该再次道歉了,”迦尔纳郑重其事地说,“因为无法获知沮丧的缘由,我只好去请教了对情爱之事更有心得的奥兹曼……拉美西斯将军。”
阿周那的表情看起来仍旧是伤感的,但他似乎又像是想要微笑的样子,只是那笑容停滞在了嘴边,年轻的男人强制着不让自己笑出来。
“他说,‘你应当送她礼物,使她快乐’,”迦尔纳平静地复述着友人的话,“但我意识到,你在这个世上并不缺什么……已经几乎没有什么是我能给你的。”
这样说着的迦尔纳捧着这副黄金的耳环将之呈现在阿周那的面前。
“因此我只能将我最珍惜的东西给你——”
“这是母亲用她的嫁妆打成的耳环,我希望你能收下。”
“我希望你能原谅我的鲁莽,回应我的爱意。”
他用他一以贯之的,风轻云淡,又虔诚无比的声音说道。

tbc

本来这章打算写小太阳给娜娜打耳洞的……结果写的有点太长了,挪到下一章吧!我争取周末搞定!!!

评论(21)
热度(152)

© 黑咩咩Blacksheep | Powered by LOFTER